【道在診間】第Ⅱ部7-5:老少年

(相片提供/Freepik)

◎范泉山

有位八十歲的老先生,拄著拐杖來看病。

我問:「老伯一個人來?」

他說:「老頭子歲數大了,沒人理囉!」

我笑說:「八十歲的少年家,說的是什麼話?」他也笑了。

我問:「好吧,少年人,今天怎了?」

他說:「解了黑便。」原來他因骨節痠痛,長期服用止痛藥,因此傷了胃。胃疼了兩個多禮拜,吃藥沒全
好。今天解了黑便,才由教會松年團契的弟兄轉介到我門診來。

我說:「恐怕得做胃鏡,需要有家屬陪伴。」

他激動地說:「我沒家屬。」

門診小姐幫腔:「可是我們做胃鏡就是規定要有家屬。」

他火了,說:「那就算了,別做了,放著等死。」

我陪上笑臉說:「好好好,就拿一把槍把你斃了好了。」

他說:「為什麼?」

我說:「骨節痠痛,不吃止痛藥,痛死。胃出血,還吃止痛藥,胃穿孔,也痛死。胃出血,萬一不是潰瘍,而是胃癌,若只吃潰瘍藥,也是慢慢痛到死。全都是折磨,不如一槍把你斃了。」他這才笑了。

他說:「醫生,你不知道我這輩子真是徹底失敗,才會落到如今妻離子散,沒人要理。」他談起他年輕的荒唐史,也是因著這樣潦倒才認識主。

我說:「失敗的定義,並不是你沒達到預期的目標,而是在這個過程中,你一無所獲。你真的一無所獲嗎?」

他說:「不會,至少我認識了上帝。」

我說:「那好,就聯絡妻兒來吧!」

他又激昂起來了,說:「我拉不下那個臉。」

我訝異說:「你拉不下臉是因懊悔或痛恨?」

他說:「都有。」

我說:「你記得羅得的老婆是怎麼死的嗎?」

他答:「變鹽柱呀!」

我說:「對,她放不下過去,一直回頭去留戀。你也想一直懊悔著過去,而成為鹽柱嗎?」

他點頭說:「你這解經,我倒是第一次聽到。」

我說:「那你記得那行淫被抓來為難耶穌的女子嗎?」

他調皮地說:「你該不會要我蹲下來在地上寫字吧?」

我說:「你的妻兒有壞到行淫被抓嗎?」

他答:「當然沒有,所以你要我饒恕他們?」

我說:「你的位階還不到耶穌,還沒有能力饒恕他們。你頂多只能放下手上的石頭,因為你也有錯。」他愣住了。

一回神,他又固執起來:「我這麼老了,真的要做胃鏡嗎?」

我說:「老,是因你離開了赤子的本心初衷。你若心如赤子,就沒時間老。乖!年輕人,去打電話,看
他們哪一天有空陪你。」胃鏡排程就定下來了。

廣告/美好腳蹤368認購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