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天地】曉深見晨光,冬盡迎明春(下)

甘為霖小說獎得獎作品│第一名

(繪圖/CHUAMG)

◎李阿生

10.留存的人們

「那……我還有問題,聖經記載的剩下的人是什麼意思?」雖然這個主題不是很常聽到,但春仔覺得與自己經歷有切身關係,所以特別留了心。

這著實讓甘為霖驚訝,因為這不是很常被人注意、討論的議題。他不曉得的是,在春仔幽暗的人生中,「賰」是他最不願觸碰的字眼,卻又彷彿是他所有陰暗的源頭。「嗯……這件事簡單地說,是上帝在古時候揀選了一個民族,與他們立約,將應許的產業賜給他們。他們很快就違背了約定,遠離了上帝,上帝卻沒有馬上處罰他們,而是一而再、再而三派遣僕人去挽回他們。只是他們依然不聽那些僕人的話,所以照著上帝的安排,他們被趕逐到世界各地,漂泊無定,直到今日。」甘為霖感覺有點複雜,因為那不僅是歷史,也是現況。

「但這些人不只有漂蕩的子民,還有你注意到的剩餘的人們。雖然以色列人背棄了與上帝立的約,但是上帝沒有完全遺棄他們,祂因著憐憫、慈愛,從他們當中揀選了一些人,讓這些人可以回歸故土,再次建立國家,這些人就被稱為剩餘的人。」
這下換春仔瞠目結舌了,他還以為餘民都是「剩餘的人」,是被遺棄的,不料在聖經中卻是完全相反的意思。春仔莫名地顫抖,忍不住想,他也能像那些餘民一樣得到上帝憐恤嗎?對春仔的提問,甘為霖回答他:「照著人本身來說,是沒資格的。」沒等春仔失望,甘為霖繼續解釋:「但恩典是本於上帝的旨意、主權,所以即使人不配,上帝卻凡事都能,祂能照著祂的心意憐恤人。」這說法原本會讓人不安於無法操之在我,春仔卻莫名感到安心,因為他知道自己不能,在上帝卻凡事都能。

11.真實的歸信

隨著道理一一被解開,春仔逐漸認識甘為霖所傳講的耶穌基督的福音。他也漸漸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對不是倚靠自身的說法感到安心,因為他深知自己是不可靠、沒資格的。他自卑的來源,在福音中,竟成了蒙恩典的開始。聖經說所有人都是罪人,無法憑自己得到上帝喜悅,可能會讓很多人感到不快,因為很少人願意承認自己是沒有能力的。春仔卻慶幸,聖經中所說的上帝願意主動伸出祂的手幫助軟弱的人,捨棄祂的兒子給犯罪的人當作贖罪祭。

春仔認為自己對甘為霖還不夠認識,但對於甘為霖所信的上帝,他已開始有一些了解了。他感謝上帝沒有照著人的條件來揀選人,不然連他都想放棄自己了,怎麼會有足夠的條件被上帝選上呢?照甘為霖所傳的福音,那古老的十字架正是保證信徒得到救贖的憑依,因為所有的罪都歸在那十字架上的耶穌了。

春仔開始在禮拜堂聚會、聽道,但還是會發現自己觸犯了聖經所說的罪。和以往不同的是,他雖然痛苦、糾結,卻不擔心自己會被遺棄,因為聖經應許會保守信徒,讓他們一個都不失落,更賜下聖靈安慰、幫助他們。所以春仔知道自己或許會被世界視為剩餘的人,但是在福音裡,他是蒙上帝憐憫的人。

12.未盡的路程

兩年後,陳春學習盲文的成效,受到甘為霖等一眾教師的肯定,他對福音的認識更讓人刮目相看。在幾經商量後,教師們為幾位學習良好的學生籌措經費,供他們前往日本繼續深造。除了陳春,還有蔡溪、郭主恩等兩位盲生一同前去。考慮到他們的狀況不同於一般人,甘為霖委請搭乘同一艘船的留日學生宋達華幫忙照看他們三人的起居。

前往日本的船上,幾個年輕人摩拳擦掌,頗為興奮。他們雖看不見那一望無際的碧海藍天,卻能感受到海風撲面帶來的新鮮氣息,預告著一扇光明之門即將敞開。「你們看到了嗎?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壯闊的風景……啊!失禮、失禮。」亢奮的宋達華意識到自己失言,當即致歉。

陳春再不像過往敏感地惱羞成怒,他此時的心胸就像大海般遼闊,聞言便昂起臉、語帶憧憬地說:「不要緊,我確實看不到這片美景,也看不到將來如何。但我看得到,我因信救主耶穌基督而一路有牧者引領,我也看得到,上帝為我預備的未來,一定充滿光明。」 (完)

延伸閱讀:【甘為霖小說獎】

廣告/聖經充滿我-經文填充本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