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海外台灣人移民教會的危機與轉機

◉林楷夫(前PCT普世青年代表)

1950到1980年代間,許多台灣人在大學畢業後選擇出國深造,學成後或因白色恐怖的緣故而無意回國,或因黑名單的限制而無法回國,也造就了海外為數可觀的台灣僑民。這些僑民除了成立同鄉會與各大海外民主運動的組織,也成了眾多海外台灣人教會的根基。幾十年間,這些教會成為海外台灣人基督徒的信仰中心,也因為「台灣」的標籤而吸引許多思鄉學子加入聚會,進而帶領更多人認識福音並相信上帝。

然而,正如同所有移民教會一般,台灣人移民教會也面臨逐漸式微的挑戰。由於台灣少子化加上國內經濟及生活條件優越,因此留學生雖為數眾多,但學成後留在國外的人越來越少。而由於通訊發達,旅外台人的思鄉情緒不若以往濃烈,使台灣人教會對非信徒的吸引力大不如前。除了座落在大量台灣人聚集的城市教會(如洛杉磯、紐約、休士頓)還能維持健康的事工規模外,大部分教會皆已面臨世代斷層的危機。

以美國為例,台灣人教會雖努力將移民第二代留在教會中,但多以「英語堂」的形式建立幾近獨立的事工部,縱使組成份子以台灣第二代為主,但他們多為土生土長的美國人,難以承襲台灣教會的禮拜文化。因此,移民教會也面臨選擇轉型並融入當地社會,或接受教會恐終將逝去的可能。

事實上,美國移民教會轉型早有先例:在美國有近20萬信徒的美國歸正教會(RCA)起初就是由荷蘭人所建立以荷蘭語敬拜的教會,但最終因為英國確立在美國的殖民地位而轉型為使用英語的教會,並成功將其宣教事工延續至今。雖然在情感上,移民教會可能難以割捨受故鄉語言及文化影響的敬拜方式,但若考量教會的宣教使命,則轉型是勢在必行。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長期關心海外台灣人教會,總會議長及總幹事若出訪,也都會安排參訪當地台人教會,並思考如何協助這些教會延續並壯大。然而,大部分移民教會所面對的挑戰並非資源不足或策略不對,而是大環境隨著時間所帶來的變遷,這種變遷恐怕也是不可逆轉的。因此,思考對於海外教會的協助,或許也需要調整方向。再多的資源及關注都無法改變海外台灣人教會的宣教對象不斷萎縮的事實,而若無法即時掌握轉型的時機點,很可能因時間的流逝而連最基本的教會基礎都消失殆盡。

當看到海外台灣人教會初代移民逐漸逝去,新生代沒有進來,而第二代對於台灣人教會的認同又不若父母時,或許更應思考如何協助這些教會轉型融入在地,進而成為當地社會的宣教力量。雖然眼前的現象乍看之下是個危機,但也可能是協助移民教會開發宣教潛力的轉機。

廣告/美好腳蹤368認購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