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自由之地 勇者之鄉

(相片提供/pch.vector - freepik)

◉王昭文(歷史工作者)

聯華電子公司前董事長曹興誠日前先是宣布捐30億元幫助建立全民國防,接著又拿出10億來協助民間團體做培訓,強化民防。其中一部分給「黑熊學院」,準備在三年內培訓300萬名積極協助區域防衛的「黑熊勇士」,與國軍聯合形成全民防衛體系。

在記者會中,曹興誠說要與勇敢的台灣人一起對抗中共侵略,讓台灣永遠是「自由之地、勇者之鄉」。這句來自美國國歌,不僅表現美國立國精神,也是現代國家的構成基礎。國家存在是為了保障人民的自由與基本人權,遇到敵人攻擊時,人民勇敢保衛自己的生活方式,才不會淪為強權之奴。

8月初,中國大規模軍事演習,甚至被許多媒體說成「第四次台海危機」,國際輿論緊張萬分,台灣人卻表現得鎮定自如。不過,面對中國恐嚇,台灣社會過於麻木也不行,因此有識者很早就不斷呼籲要落實全民國防。

民進黨執政後,終於在法制上實現軍隊國家化。2001年林哲夫教授在民間力推「全民國防」,主張「以非武裝防衛策略及所需組訓來增加國防的戰略縱深」;2008年蔡明憲任國防部長時,也力推國防自主和全民國防,可惜任期過短,政策未能延續。但他們仍在民間呼籲政府努力建構全民國防體系。

近年來,台灣有年輕一輩陸續投入推動全民國防,包含吳怡農「壯闊台灣」的「後盾計畫」,已經進行多年,訓練人在災難現場或戰場上自保及救人的技巧;沈伯洋、何澄輝的黑熊學院也開設包括緊急救護在內的民防課程。這些人都努力要將充滿護國熱情的人導向學習有用知識、發揮力量。

但民防不能只靠民間的努力。民間自己訓練,變成團練鄉勇,各自為政,真的要打仗不一定動得起來,還可能淪為武斷鄉曲的社會動盪之源,就像1895年無法發揮作用的台灣民主國政府,辜負了自動站出來抵抗的各地抗日義勇軍。對一般民眾而言,日本軍雖可怕,缺乏中央指揮的反抗軍也和土匪無異,政權交替之際,人民受苦。

穩定且負責任的政府,組織健全且指揮系統清楚的民防系統,才能真正發揮作用。吳怡農倡議組織國土防衛部隊,並指出這需要政府的帶領:「在最前線有陸海空軍,在國土上有國土防衛部隊,在每個社區家園有做好準備的一般民眾可以自助、互救,才能成為韌性社會。」前參謀總長李喜明也強調,由下而上的作戰需要由上而下的領導行為,只有政府才有權力和資源來進行這些整合。

熱血沸騰的愛國者,渴望有管道參與捍衛家園的行動。期盼在民氣可用的此時,政府能以最快速度、堅定的決心,建構全民防衛體系,讓台灣真的成為「自由之地、勇者之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