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發覺自己的「雞湯」與「意識形態」

(相片提供/pch.vector - freepik)

◉楊雅祺(新創公司顧問)

10月時,我到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看了一部紀錄片,片名為《雞湯與意識形態》(Soup and Ideology)。會看這部片主要是因為以前曾經在韓國工作過,對於東北亞各國在戰後各種複雜的歷史與認同一直都感到興趣。片名本身就很吸引我,用一道很日常的食物連結高度政治化的主題。

導演梁英姬是日韓人(在日韓國人或稱在日朝鮮人),紀錄片記錄了她的父母親不經意流露出國族情感。她的母親是濟州島「四三事件」的遺族,這是當年死亡數估計達到3萬人的事件,有130個村莊都遭到國家警察屠殺,跟台灣二二八事件有許多相似之處。這是韓國近代史最血腥的事件,其真相調查卻一直遭到阻撓,近年韓國的轉型正義才開始正視當年的歷史傷口。

導演的母親雖然本來就是生於日本大阪的韓人社群,但全家是因為1945年美軍轟炸大阪而逃往濟州島,遇上了四三事件,在事件發生後又再度帶著弟妹逃難回日本,並且得知當時在濟州島的醫生未婚夫因參加游擊隊反抗警察暴行而死。此後她開始因此認同朝鮮(北韓)政權,並且將三個兒子都送往北韓,也過著不斷借錢寄往北韓資助兒孫的生活。

片中記錄導演的母親受到四三事件研究所的拜訪與訪問,將過去的一切都生動地描繪出來之後,就迅速開始失智。雖然後來導演和日本丈夫一同將母親帶往濟州島參加2018年由當時韓國總統文在寅代表國家主持的追悼會,但母親已不記得當年受訪時心中掛記的人,在刻著受難者家屬姓名的巨大紀念堂牆面前,以及在受難者的墓碑前,導演的母親輕輕打起了瞌睡。

有時候,小人物的遺忘可能也是一種祝福,然而國家卻不能因此遺忘。導演的母親就像為了完成某種任務一般,將這些痛苦的回憶一路帶著,一直記到受訪的當下,以見證者的姿態口述出來之後,她就卸下了沉重的人生記憶。

導演的父親還在世時,曾經表達反對導演跟日人交往結婚,然而後來導演的日本丈夫來到意識形態與他迥然不同的導演家中時,卻受到導演的母親用雞湯歡迎招待。這位日本丈夫與導演二人身為這段家族歷史的下一代,透過向母親學習怎麼燉雞湯,呈現日常生活既清晰又模糊的一面。清晰的是生活的實感,模糊的是說不清的認同。

導演因其身分與家族背景,本身就能透過回溯與探源,找到一個又一個珍貴的故事。其實台灣這座島嶼也有許多歷史背景多元的族群,每個人的家族也都有屬於自己的「雞湯」與「意識形態」等待我們去發掘和記錄,承接之後開啟屬於下一個世代的故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