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回應】百家爭鳴,慎思偏見

(相片提供/Pixabay)

◉曾達昇

《台灣教會公報》3688期11版研究生高木的投書〈變成鸚鵡傳聲筒的無冕王〉,觀察到台灣社會大眾對記者行業的不信任,更犀利批判政府防疫政策,認為不少媒體變成政府傳聲筒,筆者有不同見解,不吐不快。

關於台灣的媒體環境,確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在威權時代,記者媒體向來就是白色恐怖迫害的重點對象,一隻禿筆就能使人下獄失蹤。在民主時代,媒體百家爭鳴經營不易,記者的高工時低薪,導致新聞走向另一個極端,為生存譁眾取寵,討好廣告業主屢見不鮮。但即便如此,台灣仍有許多傑出的新聞從業人員,不斷努力提升台灣新聞品質,公共電視及新興媒體《報導者》就是顯著的範例。

事實上,各種對政策批判的聲音之所以能突顯,不正是因為新聞媒體環境的自由所致?倘若媒體真的都是政府的傳聲筒,又豈會有各種質疑聲浪排山倒海而來?更遑論諸多澄清流言的消息,反而遭到無視與忽略,各式輿論仍是各說各話,又豈有政府壟斷之疑義?

就以防疫一事為例,台灣部分媒體屢次針對防疫政策指揮及疫苗進口問題大鳴大放,卻又無視相關部門早已正面回應質疑。平心而論,有心人為政治利益刻意營造社會上不信任氣氛,這種選擇性的接收與傳播訊息方式,其實早已不是客觀事實如何,而是個人價值與立場的偏見。

有人因為疫情病故讓人不捨,這是事實,然而指揮中心防疫有功,同樣是事實,這兩件事並不相違背。茲以一例說明,若面對強敵俄羅斯來襲的烏克蘭政府,最終擊退侵略者,卻事後遭到政敵清算,認為烏軍守土不力造成損傷,並將所有折損的人命算在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頭上,說他謀財害命背負血債,這將會是多麼令人氣憤又無奈的扭曲。

同樣地,面對疫情,在公共衛生政策上,必須有計畫地按階段步驟防疫,並在關鍵時刻做出決定,無論何種方式都無法避免有人染疫病故。而在台灣終於迎向社會開放之際,卻反將批鬥苗頭指向防疫指揮中心,不也讓人心痛無比?莫非台灣也要嚴格清零、每日快篩、有人染疫就封城、隱匿傷亡數字及經濟損失,難道這是台灣人所樂見的嗎?

台灣的媒體環境確實還有長足進步空間,在媒體百家爭鳴的時代,閱聽大眾的素養,同樣是媒體未來走向的關鍵。期盼國人都能在彼此提醒中,學會獨立思考判斷,莫讓片面訊息誤導,這才是國家社會之福。 (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廣場徵文

歡迎站在信仰角度回應本報的報導和文章。文長勿超過800字。本報有刪改權,恕不退稿。來稿可用筆名發表,但須註明真實姓名、聯絡電話與地址。若投稿兩個月內未通知採用與否,請另行處理或改投他報。投稿請多利用email:write@pctpress.org;傳真:06-237-8882。請勿一稿多投。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