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彩見證】敘利亞難民志工服務3-2:陪伴他們,求主親自安慰他們

文圖◉Double

經過長年的等待、心理預備、能力裝備、禱告及尋求,因著心裡對難民服務的熱心不減反增,我很期待也預備好上前線。能夠到L市,是上帝對我禱告的回應;能夠有機會進到穆斯林難民社區裡,讓我對神有非常大的感恩。雖然過去也服事過其他難民,但是對這次的服務隊,我仍是非常興奮和期待。

我在學習了相關的專業知識後,便很期待應用所學的東西。知識的裝備不僅讓我用更寬廣的眼光看待難民,也讓我知道,雖然讀了很多政策、故事,也在國外難民安置機構做過志工,但還是不同於實際生活在他們當中、認識他們的需要後學到的,而我很渴望這樣的第一手經驗。

我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住在土耳其,未婚夫是土耳其人。志工團隊抵達當地後起初幾天,他們在家中接待我們,我們從土耳其未婚夫口中聽到土耳其的難民政策,以及土耳其人對敘利亞人的看法。他說就像某一天你家隔壁房屋失火,於是你好心收留鄰居一家人,未料這一家人住進你家,不僅白吃白喝,還開始要求跟你有一樣的待遇,而且打算就這樣住下來了。結果就導致你家支出大增,錢開始不夠用,生活品質大受影響,而當你請對方離開時,對方反而說你沒有愛心!

聽完這樣的說法,我們很能夠理解土耳其人與敘利亞人之間的張力。我也開始理解,一個立足在土耳其卻服務敘利亞人的機構,需要多麼高超的手腕及技巧才能夠在此生存。

來土耳其兩個月,我沒有水土不服、沒有生病,每天都活蹦亂跳、精神抖擻……我想,我實在擁有蟑螂體質!我在美國生活得非常舒適,來到L市,卻遭遇停水、停電、酷熱、吃土(路上總是塵土飛揚),有挑戰,也有驚喜。當我想著將來在這裡生活的可能時,就可以把一切視為正常了,不論生活條件如何,都可以快樂地過下去,在苦中找樂子。所以,我很享受這兩個月!即便生活上有許多不便,但比起許多人,我已經幸運許多,我為一切擁有的向神獻上感恩。

我這趟旅行的高峰,也是收穫最多的地方,就是和難民孩子一起「玩英文」。從一開始預備教案,思考如何透過課程賦予學生能力,到實際執行,根據孩子的程度調整教案內容,還有課後和孩子們互動,每一個環節……我都深受激勵。孩子們學會認識自己、介紹自己,理解不同情緒,並感知、表達自己的情緒。

L市充滿了憂傷。在這個充滿戰後創傷的環境裡,悲傷、憤怒似乎都不被允許提起,或者被包裝起來。最後一堂課,我問孩子們感覺悲傷的時候會怎麼做?然後我播放《Holy Spirit Rain》這張音樂專輯當背景音樂,讓緩慢而安靜的療癒音樂播放在教室裡,並帶著孩子們擁抱自己。我告訴他們,悲傷的時候,可能不會有大人在旁邊安慰,或者沒有人懂得怎麼安慰,但是他們可以安慰自己、鼓勵自己。我在內心為孩子們祝福:「聖靈啊!每個孩子悲傷的時候,願祢親自安慰他們。」

最後一個禮拜,雖然還在L市活動,但我的課程已經結束了。孩子們開始問:「Double在哪裡?」離開L市五天後,志工傳訊息告訴我,孩子依然在問:「Double在哪裡?」他說孩子們很想念我。

我也想念孩子,想念他們的單純、天真,還有渴望愛和擁抱的心。我深深渴望,能夠在他們年幼時,就讓他們得到不變的愛和永恆的盼望。我當老師,帶給他們知識和美好未來的可能,但是透過陪伴,我可以給他們愛、擁有他們的愛、教導他們真理、肯定他們,這些都帶來影響生命的力量。

不知道神接下來要帶我去哪裡,但不論去哪裡,都在神的旨意裡,我會立刻說:「主,我願意!」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