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性之旅】山在向我表示歡迎

雪霸國家公園雪見遊憩區

這神聖的稜線啊!
誰能真正完成大霸尖山至雪山的縱走,
戴上勝利的榮冠,敘說首次完成縱走的真與美?(註)
                  ——沼井鐵太郎

文圖◉上行

相隔七年,我重新踏進過往常來藏身的山林,時空的轉移未曾稍減我對這裡的繫戀。往日我如同古時的詩人向山舉目,邊走邊交託在山下遇到的困難、掙扎、甚至羞辱。那些內心的拉扯無法告訴任何人,說了應該也無人能懂,於是我上行至雪霸國家公園,因為我知道神會幫助我。

奔赴一場盛宴

猶記得前次到訪,回程時因施工改道指標不明,我們誤闖進大安溪河床。起初目光所及像是有一條路,慢慢變成起伏不大的沙石地,接著驚覺那不是路而是河床!大小石頭開始與車子作對,車底傳出刮磨的聲音,每個輪子各自站在不同高度的石頭上,有時甚至單輪騰空……發現不對勁時已無法後退,勉強前進極為不智,卻無計可施。漸暗的天色提醒我們得快離開,但我們的車已經卡在河床動彈不得,手機又訊號不良以致求救無門。我們下車,想用其他石頭墊著輪子,好跨過卡關處,但無力搬動石頭,最後只能禱告。
過些時候,前方來了一輛大卡車,見我們擋路,司機只好下車,我們趕緊向他求救。他與我們合力搬石頭,並將我們的車移到路面,又指引我們方向。回家後才發現他將豹紋太陽眼鏡留在我們車上,我們無法歸還,就留作紀念。

將生命倒帶看,神當時彷彿在預告,那之後我們的服事不斷卡關,接著我得了癌症,只得辭掉工作。一晃眼已過了這麼久,此次來見老朋友,山以它特有的姿態歡迎我,大安溪沿岸的山光水色不斷展開,我們如同奔赴一場盛宴。

連結美麗願景

通往雪見遊憩區的路上,抬頭可見天空裡雲的流動變幻萬千,這裡不是什麼香格里拉,但每次來總會收獲大自然的禮物。走步道是必有的行程,最好預備糧食,遊客中心有飲水,很多人在此吃泡麵。林間步道有不少路線,端看個人喜好。常見的濃霧增添夢幻氣息,但也阻礙我們遠眺大霸尖山、小霸尖山與雪山的聖稜線。

若沒有意外,我們下山時會繞道走象鼻吊橋,是大安溪上方便附近部落學生通往象鼻國小的管道。我走上吊橋觀看溪流和遠山,若沒有吊橋,學生將繞一大段遠路才能上學。這座吊橋不僅具備交通的功能,更蘊涵美麗的願景。

苗栗縣泰安鄉的士林攔河堰1994年起造、2002年開始營運,也是下山必經之地。主要用來攔蓄大安溪溪水,集結後流經長達5525公尺的管道至卓蘭發電廠,發電後的尾水再流經1100公尺管道越域流入大安溪支流景山溪,送往三義的鯉魚潭水庫。若沒有士林攔河堰,鯉魚潭水庫將無法供應大台中地區的民生用水。這超過六公里的水路如此珍貴,滿足萬人的需要。順著士林攔河堰往山裡頭走,有一座美麗的村子,看得見尖頂上的十字架,表示有我的弟兄姊妹。

時空的記憶、橋梁的聯繫、水路的綿延,這些連結讓我思想遙遠的福音得以跨越時間與地域廣傳,皆因神始終惦記著受造的我們。

走過限定深淵

原本永生與永死之間有深淵限定,如同河岸兩端,要從這邊過到那邊是不能的,要從那邊過到這邊也是不能的(參路加福音16章26節)。神卻差主耶穌為我們搭橋,我們因此獲得源源不斷的生命活水,救恩從天降下,送達需要的人手中。神叫我們跨越罪惡的淵藪,不僅神人和解,人與人也和解,「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以弗所書4章3節)

有一天,我們在永恆中回頭望所經之路,便能看到作為罪人的自己在世界誤闖河床、刮傷車底,陷入前退不得、無計可施、求救無門的窘境,都是神藉著人生困厄叫我們經歷試煉,好能夠在軟弱中屈下僵直的膝蓋、打開執拗的口,呼求祂的幫助,而祂就拯救了我們。

我們呼朋引伴走耶穌搭起的橋,因主說:「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圈裡的;我必須領他們來,他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且要合成一群,歸一個牧人了。」(約翰福音10章16節)神的心繫戀被領回家的孩子,神的心也繫戀祂還未回家的孩子。

註:根據「健行筆記」網站資料,聖稜線是連結雪山山脈雪山主峰與大霸尖山的稜脈,得名於台灣山嶽會總幹事沼井鐵太郎1927年首次攀登大霸尖山後發表的文章〈關於攀登大霸尖山之考察與實行〉,此為其中一段話。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