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新年心願,寫就對了(下):埋藏數十年,種子見光萌芽

寫作,文字不需要精美,
也無需詞藻華麗,
只要發自內心,我手寫我心,
就能引發生命共鳴,見證恩典。
新年心願,寫就對了!

投稿見證 3-3

文圖◉劉雪嬌

在我們還年輕的年代,職業婦女的名詞才漸漸崛起,但真正投入職場的婦女還不很多。許多女性在婚後仍選擇當家庭主婦,在家安心照顧孩子、料理家務兼顧家庭。我本性木訥靦腆,不善言辭交際,也不喜歡往外跑,又不會騎機車,若要上班著實不方便,所以結婚後就順理成章,安分地當個家庭主婦。

年輕時,喜歡看些雜書,小說則言情、武俠、科幻來者不拒。我以囫圇吞棗的方式閱讀,結果非但沒增加文學素養,反而造就我不切實際、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想法。曾異想天開幻想著,如果爬爬格子賺取稿費,當做謀生的技能也不錯。畢竟文學功力底子不夠紮實,雖然有勇氣嘗試投稿到各報刊,卻屢遭滑鐵盧。

記得投稿後,第一個禮拜是最難熬的,常常坐立不安,心情七上八下、矛盾交戰。有時覺得自信滿滿,一定會雀屏中選;有時又覺得自己的文章空洞無物,錄取希望渺茫。每天早上一拿到報紙,就盯著副刊尋找自己的名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苦等多時,仍無聲無息。因戰鬥力不強,歷經幾次退稿,很快就把寫作念頭打消了。但心中仍不知不覺埋下一粒種子,只是不知何時會見光發芽?

結婚之後,我周旋於柴米油鹽醬醋茶,在奶瓶與尿布之間忙得昏頭轉向,料理三餐加上照顧三個小孩,常感焦頭爛額、心力交瘁,連平常最愛的小說,也拋到九霄雲外了。古人說:「三日不讀書,言語無味,面目可憎。」而我這蓬頭垢面的黃臉婆,更是不堪入目了!

為了解決經濟的窘困,我每天戰戰兢兢地接受小孩托育,期許自己能夠以「三心二意」──耐心、熱心、愛心、誠意、善意,照顧受托育的孩子。這時,我與書的距離更是愈來愈遠,當初要寫作投稿的念頭,完全銷聲匿跡了。

好不容易盼呀盼,一晃就到了耳順之年,我終於有了第一個外孫女。為了當個稱職的阿嬤,我退出職業保母的行列,成為「親屬保母」,好好享受含貽弄孫之樂。我與外孫女朝夕相處,吃喝玩樂在一起,這是屬於我們的歡樂小時光。在這期間,我也意識到自己知識的不足,若不加把勁吸取新知,如何給予外孫女良好的啟蒙?於是,我重拾蒙塵已久的童話故事書及其他書籍慢慢品嚐細嚼,漸漸再次拉近我與書的距離。做家事、拖地時,常常會出現靈感,埋藏在心中數十年的種子蠢蠢欲動,悄悄地見光萌芽了。

於是,我立志在60歲時要交出成續單,一定要彌補年輕時夢想的缺口,至少也要有一篇作品能上榜,留做此生的紀念。我試著開始投稿《耕心》週刊、《女宣》雙月刊及高雄中會90週年紀念徵文等。我帶著忐忑的心情分別投稿,承蒙主編不嫌棄,我的文章居然都被錄取了。看到自己的文章被刊登出來,真是欣喜若狂,也讓我寫作的信心大增。時隔數十年,終於嚐到甜美的果實。

其實,我投稿的過程並不是很順利,因久未接觸文學,有時寫稿文思泉湧,但大部分時間是腸枯思竭、絞盡腦汁也不知如何下手。誇張的是,每到上床要睡覺時,突然腦中出現一個詞句,就得馬上起床記下來,深怕靈感一閃而逝,文章就泡湯了。這樣反反覆覆,也讓我與失眠結下不解之緣。

而今,將年屆古來稀,從心所欲之年,白髮蒼蒼、視野茫茫已是不可逆的現象,但願還能保持耳聰、心靈敏、長存喜樂、骨不枯乾。如今覺得凡事不須強求,曾經走過之路有留下痕跡就好,不要再給自己壓力,好好保持體力,過著正常規律的生活,不可再熬夜失眠,毀壞了身體──聖靈的殿堂。如今,我要學習在年老時仍發旺如棕樹、生長如利巴嫩的香柏樹,可以按時結果子、滿了汁漿而常發青(詩篇92篇12、14節)。

《擁抱老年心生活》一書中提到:「老年就像葡萄枝,秋天懸掛在樹枝上的葡萄,不再繼續成長,只是接受太陽的照射,逐漸成熟直到被採收釀酒,成為別人喜樂的泉源。」自在地作自己,不必追求成功、績效,也不必期待得著別人的肯定與認同,這就是我今後對自己的期許。

延伸閱讀:【特別企畫】新年心願,寫就對了

廣告/手到心至抄寫本-箴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