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上帝敲了一下腦袋

57

&nbsp◎周加分

學生時代養成早起的習慣,幾十年來天未亮就起床。讀過聖經,為每一個會友的家庭禱告後也才6點,習慣性的拿起一只大大的環保袋去附近的山丘繞一圈,欣賞上帝創造大自然的美,順便來個「資源回收」環保動作。近7點我下山時,把在山裡撿的一大袋瓶瓶罐罐放在阿玉姊家門口,再返教會沖個涼,迎接一天的開始。

&nbsp&nbsp寡言的阿玉姊

勤勞的阿玉姊平時在家附近的一塊小空地種些蔬菜,還整理些瓶瓶罐罐,撿一些紙箱以增加收入。

一天我到阿玉姊家探訪,她正在家門口,坐在椅凳上整理著剛從私家菜園採回來的地瓜葉,好準備晚餐的菜餚。阿玉姊已上了年紀,雙腳關節並不靈活,起立、坐下一些基本的活動對她而言,都算是為難她的高難度的動作。一見到我走近她,客氣的連忙要站起來,我了解她的不便,便直接抓了另一張小椅凳坐了下來,陪著她一邊剝著地瓜葉的粗絲。

我不是很會跟年長者聊天,還好神學院老師曾叮嚀,「遇到老人家不知道要說什麼話的時候,就聊他出外工作的兒子,還有出嫁的女兒,外加內孫、外孫就對了。」阿玉姊有一個兒子,大女兒嫁到高雄,兩個女兒在北部上班,我在教會已收集好基本資料,帶著小抄出門,但是,遇到阿玉姊還是口拙。想不起來神學院究竟有沒有教「說話課」?

由於阿玉姊的寡言,加上我的笨舌,自然是有一句沒一句的,除了「今天天氣不錯,沒下雨。」之後,我就再也擠不出任何言詞。

忽然間,阿玉姊若有所思的告訴我,「兒子的工作算穩定,一個月給阮兩個老的5000元,阮兩個老人是有夠用。煩惱他已經30好幾,卻還不結婚,人是真善良,但是他跟我同款,不會講話,一個人就像木頭人,不會交女朋友。若是安排相親,女生都嫌他太安靜,相親好幾次都沒成功,我還沒抱到內孫!」

阿玉姊算是話匣子打開了,「大女兒嫁去高雄,阮女婿是作事人,人真忠厚,賺一頓飯是有啦!我頭家做木工的,做一天,算一天的錢,大女兒初中畢業就需要去工廠賺錢幫忙養弟妹,雖然經濟不算好,男生和兩個妹妹都還有專科畢業,畢了業,都去北部上班。」

&nbsp「我沒比你卡g&acircu」

我低頭安靜聽著她講自己家中大小。忽然間,阿玉姊像是發現什麼事情似的,驚訝的搶走我手中的地瓜葉說:「唉喔!傳道啊!你是讀冊人,不要揀菜,手會粗、會黑。你識字,會讀聖經,還會講道。你實在不簡單,沒看不起我們這些不識字的老人,還開車載我們去市內看病。」

我愣了一下,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回了一句:「我除了比妳卡識幾個字以外,我也沒比妳卡g&acircu,妳煮的菜超級好吃。我只會燙青菜,妳還會種菜。我都不認識菜名,妳還知道什麼季節種什麼菜。妳還認得什麼菜是什麼種子,我卻連種子都分不清楚,在我看都一樣。教會講台太高,妳頭家還特定幫我做了一個矮台子,幫我墊高一點。」

感謝上帝敲了我一下頭,還轉了一下舌頭,臨時幫我擠出幾句話。短短幾句話,幫阿玉姊找回了些自信。

&nbsp&nbsp每次都有新發現

回到教會,坐在桌前,望眼看去,正好是一大片前後相疊的山脈,似霧般的雲彩不很整齊的,卻很悠閒飄過山的那一邊。腦中的思緒不如雲彩的悠閒,還迴盪著與阿玉姊的對話,我這剛走出校門的傳道,還以為書本和電腦可以找到所有的答案;事實上,若非上帝的憐憫,我哪來的本事。

一個下午與阿玉姊的對話下來,我除了比他們多認識幾個字以外,生活上的體驗真的無法相比。去除這些城鄉的差距之外,生活中還有太多無法理解的理論。每一個環扣,每一個理論都隱藏著上帝的攝理。大自然的神秘,融入在年長者的智慧中,親情的奧秘早已連接在感情的流露中。

每一次都讓我發現上帝恩典與憐憫陪著我探訪,讓我次次都有新發現。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