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彩見證】愛主的爽朗才女──記憶中的劉慶理姊

◎林皙陽

知道賴永祥長老很早,大約在1970年以前,當時家父的書架上有一本1965年由台灣教會公報社出版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百年史》,卷末有賴永祥編「基督教台灣宣教史文獻」。雖然那時才初中,但印象深刻,因為它全頁只寫題名和作者。1975年進入圖書館系就讀,得知賴永祥是《中國圖書分類法》作者,但是不知道這兩個名字是同一個人,因為一位是教會歷史學家,另一位是圖書館學者。

初見面受熱情款待

1988年6月,我到美國肯達基州的勒辛頓(Lexington, KY)參加美國神學圖書館學會年會(American Theological Library Association),會後經芝加哥到紐約。7月中表妹來紐約,我們一起到波士頓玩。我想去拜訪賴長老,當時我只是一個卑微的圖書館員,沒想到賴長老一口就答應了,一點兒也沒有架子。這是我首次見到賴永祥長老和長老娘劉慶理,受到他們熱烈的招待。

當時參觀賴長老的工作坊,令我大開眼界,因為他把很多本土信徒都做成檔案。當天我也把我家的家譜簡單告訴他,中午接受他們的招待到鄰近餐廳用餐。

2000年,趁送女兒去Wellesley College入學之便,再次拜訪他們,那時和首次見面,已經相隔12年了。賴長老還記得我,但是長老娘卻不認得我,因在這些年當中,她家來自台灣和全美各地的客人太多,我猜她沒和賴長老一樣,把客人來訪都記錄在他檔案當中。

2003年,離開台灣神學院到哈佛神學院進修半年,當時我所租的房子離賴長老的寓所約10分鐘車程。這段期間我都到波士頓台灣基督教會(Boston Taiwanese Christian Church)聚會。

漸熟識親如母子

由於當時教會沒有牧者,我志願帶領晚上的家庭查經班和白天的週間查經班。週間查經班於每個月第二和第四禮拜的禮拜五早上11點鐘在會友家中聚會,由於是上午,因此成員以家庭主婦或退休人員為主。每次查經時我都去載長老娘一起去,那時候開始才真正認識她。聽她分享年輕時因游泳耳朵進水造成年老重聽,但總是感謝上帝賜給她一對明亮的眼睛,可以開車買東西辦事情;由於她的腸胃吸收不好,因此身體比較瘦,但是頗有精力,尤其年輕時常辦桌請賴長老的學生、同事和教會的青年等,一請都是好幾十個人,一點也不會累。

我們的關係漸漸親密,她常常說我的年紀介於她的長子嘉成兄和次子嘉德兄之間,好像是她兒子一般,我有時拍拍她的背,待她像母親。她有時買些日本零嘴,也常常有我們的份。學期結束當我要離開時,她開玩笑說要把我綁在她家外面的樹幹,不讓我離開。

後來我們因為上帝的呼召,決意留在波士頓台灣基督教會牧會。2004年8月1日上任,因而成為她的牧者。我上任之後,由於居住在南邊的牛頓(Newton)市,之後只有在北邊聚會時會順道去載她參加查經班。

2007年1月,內人秀卿開始幫賴永祥長老設計網站,長老娘三不五時就邀請我們去他家,然後請我們在外面吃飯。但秀卿都說,這是為了建造上帝國的工程,而且這樣可為台灣教會歷史留下紀錄,不致於辜負上帝的恩典,請她不必掛意。由於作網站,我們也常常用電話和賴長老交換意見,順便向長老娘問安。

因為賴長老的資料庫中以長老和牧師做為本土信徒的收集內容,所以每當有牧長來訪,我都會帶他們去見台灣教會史學家,如此可以和他訪談,兩方都有助益。

終離別長老娘「睡了」

2004年12月我帶張瑞雄牧師拜訪賴長老,那天回去之後,長老娘忽然背痛,到醫院檢查是脊椎裡長瘤,於次年1月開刀,記得長老娘醒來第一句話問:「咦,我不是要開刀嗎?怎麼還在這裡?」可見手術有多成功,但從此以後,她的體力卻也越來越差。

2010年我就任長島台灣教會,由於離開波士頓,之後就很少有機會見面。2011年7月和她們吃飯,那是最後一次見面。她於10月3日跌倒、住院、開刀,一直沒出院,後來轉到復健中心,10月29日長老娘和家族在醫院歡度88歲生日(日本人稱為米壽。她生於1923年10月30日),賴長老還把照片傳給我,沒想到後來收到賴長老消息,說她於11月5日在醫院裡平安地「睡了」。

憶才女|典型在夙昔

綜觀她一生,劉慶理長老娘個性爽朗,雖然出身望族,受高等教育,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才女,卻保有台灣和日本婦女勤儉持家的美德,溫柔有禮、待人慷慨體貼。賴長老常笑稱自己是「書呆子」,舉凡家裡大小事、孩子的教養等都由她一肩扛起,特別是在移民美國之後,樣樣都要自己來,由於賴長老近十年來近視深不方便開車,長老娘乃義不容辭地擔任賴長老的專任司機。

她是一位虔誠愛主的基督徒,一生參與教會的服事,1972年移民到美國就參與建造波士頓台灣人教會,她本著服事主的精神,默默的付出。她常對我說:「不好意思,常常勞煩你們載。以前我常常接待學生,查經的時候,也可以充當司機載人,但現在老了。」頗有惋惜體力不濟的心情。我們常安慰她:「妳現在80幾歲,也該是讓年輕人回饋服務的時候了。」

長老娘每次聚會時一定帶日文《聖書》(聖經),我看她的聖書到處都做筆記。然後她會很不好意思的說:「我看日文比較快!」她常常在查經後和我分享當天心得。她是一個充滿愛心的基督徒,她不只疼牧者,也關心每個人。我在Las Vegas教會幫忙時,遇到一位台大圖書館系畢業的姊妹,她口口聲聲地說,很想念師母做菜的手藝。

最後,她也是一個信心滿滿的基督徒,雖然晚年精神不佳,常常無法去教會做禮拜,但是她一定在家與賴長老兩人讀經、分享、禱告。她一生渴慕神的話語,凡事依靠神。今天她雖離我們而去,她的精神卻永遠和我們同在,永遠是我們學習的典範。

廣告/手到心至抄寫本-箴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