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愛的國度 斯洛維尼亞(下)

文圖◎硯子

斯洛維尼亞有兩處頗負盛名的鐘乳石洞波斯托那(Postojnska Jama)和斯科契揚(Škocjanske Jame)。由於交通銜接問題,著實猶豫不決該選擇哪一個:前者是歐洲第二大鐘乳石洞,後者則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幾經考慮實在無法割捨其一,決定兩處都去。

布雷德火車站

讚嘆造物神奇

在飄著細雪的清晨6點多,搭乘火車從布雷德前往位於迪瓦查(Divača)的斯科契揚,由於規劃參觀完此處後即往下一站波斯托那,所以需將行李放置車站的置物櫃。但當天車站置物櫃正在維修無法使用,幸好一名好心的搭車人幫忙,請櫃檯老先生讓我把行李放置其辦公室。免費接駁車的標示與時刻表就在車站外頭很是方便,約10分鐘左右即可到達。

抵達時距離導覽的時間尚早,就先沿著標示在外圍逛逛。站在一處有柵欄圍著的制高點往下俯瞰,湍湍激流從狹窄山壁間飛躍而出,即使身在高處仍能感受其浩大聲勢。斯科契揚與波斯托那最大的不同點是,前者為保存最原始自然的樣貌,沒有在洞內建置有軌電車;所以導覽員會在購票處帶領大家步行約10分鐘路程到入口處,再分德語與英語兩團,大致講述鐘乳石洞的形成背景與現況後,就一一驗票入內參觀了。

千姿百態的鐘乳石洞

鐘乳石洞由於深藏地底,未經挖掘前是全然的黑暗,可聽見的只有淙淙流水聲。大家安靜地跟著導覽員走一小段下坡,來到一處感覺相當空曠的地方,當導覽員開啟洞內照明燈,展現在面前的壯觀奇景,頓時讓我陷入驚異、欣喜與感動的複雜情緒中。歷經數百萬年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鐘乳石、石筍與石柱,或由下往上,或由上往下恣意地生長,無論高矮胖瘦或大小橫直,各式各樣奇形怪狀看來卻如此自然協調。站在大自然面前,渺小如滄海一粟的自己,每每只能降伏於全能神的腳前讚嘆不已,「耶和華本為大,該受大讚美,其大無法測度。」(詩篇145篇3節)

遊覽斯科契揚最刺激的一刻,是站在約47公尺高的什凱夫尼克(Cerkevnik)橋上俯瞰底下的滾滾急流。看著雷卡河(Reka)有如千軍萬馬般奔騰、聽著氣勢磅礡的水之交響樂,內心湧現的崇敬實在無以言喻。

搭乘小纜車回到售票處,待接近發車時間回到接駁車上等候,時間一分一秒流逝,預計搭乘3點半火車的我眼見已過三點一刻,司機卻還悠哉地跟人聊天,心急如焚地詢問司機,才發現他在等要改搭下一班車的人,知道狀況後立即飛車在5分鐘內抵達車站,快速地領取寄放的行李後直奔月台,剛好趕上火車,真是感謝主!

 

上帝同行看顧                        波斯托那鐘乳石入口處

上車後為確保不會下錯站,請一同搭車的當地人到站時提醒我,遇到一位很健談的媽媽,聊到最後更好心地提議請她兒子載我一程,開心不已的我連忙點頭道謝。下了火車搭上便車,看著市區愈離愈遠,忍不住拿出住宿地址詢問,原來那位媽媽不知道我住的旅舍在哪,就載我到波斯托那門口。當時已過參觀時間,空無一人的廣場只剩我與一只行李箱,腦袋空白了幾秒,想著既來之則安之,就拖著行李箱走進園內。來到空蕩蕩的入口處,高興地把握難得機會大拍特拍,這才回歸現實尋找善心人士問路。幸好園內詢問處還有人駐守,畫了張簡易地圖說很好找不會迷路。半信半疑照著路線走,一路多是上坡又是碎石子路,累到不行的我只能埋怨自己;而一個人自助的好處之一,就是跟自己翻臉後只能快速和好,所以依舊能保持良好情誼。

 

由於已經知道如何抵達波斯托那,隔天就能算好時間漫步前往。買好票在開放時間依序進入,先搭乘約10分鐘電車到步行處,就又展開另一段奇妙之旅。波斯托那位於斯洛維尼亞西南部喀斯特高原上,全長約27公里,深入地下達200米,洞內時而寬廣時而偏狹,走在曲折蜿蜒的隧道常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驚喜。千姿百態的石筍、石芽與鐘乳石等,或直立或垂掛、或纖細或巨大;隨著照明燈光交織著冷暖光譜,或溫婉或冷豔、或柔美或威嚴。彷若愛麗絲掉入兔子洞般,無法預期下一幕看到的景緻,這過程是如此令人著迷難忘。面對著宏偉的鐘乳石,像是凝視著百萬年光陰的積累,幾十年的歲月無聲無息地消融於時間洪流中未起一絲漣漪。這樣微不足道的我們,卻還能領受神的恩典,看顧保守我們如同眼中的瞳仁。

回到旅舍領取行李再次上路前往火車站,邊努力拖著行李與石子路奮戰,邊拿著地圖跟行人問路,問到一名男子爽快地答應載我去,累到不行的我只能抓住眼前的浮木。巧的是,一年前他也曾被一名中國女子問路,而3天前他剛從中國出差回來,就遇到我這名台灣女子問路,成為我求之不得的天使。

回想起這兩天的旅程,波折不斷卻都能因禍得福,「耶和華必在你前面行,祂必與你同在,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申命記31章8節)是啊,主必與我一路同行,無論環境順逆皆能無所畏懼地勇闖天涯!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