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zoram&Mizowan─生命獨一無二的片刻

Taizoram&Mizowan─生命獨一無二的片刻

◎聽說,那美好的「國度」
從2010後半段,透過朋友的口Mizoram的種種就開始出現在我的生活中,心中對於這地方不禁有許多的「?」;原以為這股Mizo風潮會隨著時間轉淡,但2011年Mizoram Synod Choir的來訪更多人陷入了這Mizo風暴,包括我,Mizoram婦女的來訪也加深了Paiwan與Mizo雙方交流的連結;2012年春節時期,毫不考慮的,我決定要踏上前往Mizoram的旅程。

◎青年要看見
平安降落Lengpui機場後,隨著KTP幹部群駕著車彎彎曲曲的、一路顛簸的看到印象中Mizoram的首都─Aizawl,映入眼簾的這座山城,在這裡人和人、家與戶之間的距離相當緊密,更令人欽羨的是彼此關係是為親密,並且深深的連結於主耶穌基督,互為兄弟姐妹,是個基督教氛圍濃厚的「上帝國度」。
Mizoram雖然屬於印度的一部分,但在經過流血流汗的奮鬥後,仍擁有自己的文化、語言、教育、生活特性甚至是與眾不同的宗教─基督教信仰。在進入Aizawl之前,KTP幹部特地停在路邊介紹一條河,在一百一十多年前Wales的宣教師搭著船沿著長長河流進入「水深之處」,將基督教信仰的種子種在Mizoram的土地上,一直到現在我看見無論在市區或是郊區處處有教會的蹤跡,教會中Mizo人紮實的信仰裝備及豐富的信仰生活,更是走出既有的教會體系透過宣教的行動,差派宣教士往普天下去,無論印度境內或者國外都有其蹤影,差派出去的宣教士竟高達一千名以上!Mizo人在領受了從神來的祝福後,更是領受耶穌的大使命奉差遣往普天下去,使萬民做主的門徒!Mizo人將福音傳播來祝福世人,但這更是Mizoram不斷領受從神來恩典的管道。
Mizo人的為主服事的熱心,我在印刷基督教刊物的數量上看見;Mizo人為主服事的信心,我在真實的奉獻上看見;Mizo人的為主服事的愛心,我在受差的宣教士數量上看見!

◎青年要禱告
在台灣,我們都習慣了禱告要配上「適合禱告」的音樂來堆積我們禱告的激情,但在Mizoram我也感受到禱告的火熱,沒有特別激情的音樂,沒有特別催淚的影像,我感受到的是每一個青年人火熱、不停止、單純的禱告!這又不像在小組或團契中,個人默默的禱告,而是萬口都稱頌、萬口都禱告的景況,萬人一起大聲禱告的經驗令我難以忘懷,單純的向神舉手讚美、歌頌、祈求並感謝,禱告的聲音,即便沒有背景音樂的襯托及堆疊高漲、激動的情緒,依舊聲響如雷;這本是基督徒該盡的本分!這讓我反思自己,除了在特別聚會中熱切的禱告,我相信個人進到內室以讀經、禱告與神交通,與神建立更親密的關係是更重要的事情。我更了解到,個人靈修的養成亦是家庭祭壇的延伸!
  這次有機會在local church裡面聚會並且被當地信徒接待時,我特別注意mizo家庭祭壇的方式。在我居住的姐妹Grace的家庭中,同住的成員很簡單只有叔叔與爺爺,其中叔叔是無法說話,無法溝通所以很多時候總是掛著笑臉面對我,而爺爺更是和藹慈祥的老人家,很多時候與爺爺和叔叔的溝通是不容易的,但這個家庭仍給我非常溫暖、安全的感受。在晚餐前,Grace告訴我這個時間是全家一起禱告的時間,進行的方式不複雜,有一本家庭禱告的手冊每天一篇分享,Grace唸出當天的經文及文章,唸畢大家提出代禱的事情,公禱最後是以主導文結束家庭禱告會。事後詢問Grace Mizoram家庭禱告會的型態大概分為每天一次(清晨、睡前、晚餐前擇一)或每週一次,亦可透過家庭禱告會讓沒有到教會聚會的晚上,各家庭可以聚集、禱告並分享。Mizoram的福音可以如此廣傳,我非常相信家庭祭壇在信仰的紮根上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無論是對聖經的教導、真理的傳承、信仰的規範上,都能在家庭祭壇裡獲得「傳承」。信仰的傳承很重要,因為「信仰」是神祝福家族的管道,進而帶領個人去經歷神的作為,並且在家庭中成為彼此的肢體,互相支持、彼此相愛,這樣基督化的家庭實在是為我們應該追求的,但現今工商業時代的家庭,全家能一起聚集的時間又有多少?個人的忙碌,時常成為家庭裡面無法有家庭祭壇或靈裡交通的理由,反觀簡樸生活的Mizoram,夜裡簡單的教會生活及家庭生活,實在是提升家庭生活品質的模範啊!

◎青年要奉獻
年輕的生命要獻上什麼,才能蒙神的悅納?青年人只要甘心樂意的為神擺上,任何的奉獻神都悅納!在此趟Mizoram之行,自始至終全程的招待及陪伴都是青年人!除了時間,青年人還擺上了什麼?金錢、交通、體力、提供住宿地點、自己全人、搭建房屋或招待…的恩賜才幹,凡我們眼目所及,都是青年人甘心樂意的擺上。在Mizo的現在的文化裡,凡為主所用的皆預備最佳的。Mizoram物資的取得相較台灣是不方便的,但當我走進會場看見所使用的樂器、音響,甚至坐椅都是最完備的專業的,精心製作的,不得不佩服他們服事的態度是如此嚴謹且樂意,他們總將最好的獻上給神使用。除了硬體設施,從各個合唱團的讚美中我也聽見最精心練習的奉獻。合一的心志,透過合唱團的訓練彼此幫補、配搭,為的就是要獻給神最美的讚美,並且帶領人一同在這美好的敬拜中。除此之外,青年人更用精彩的戲劇及舞蹈來歌頌神,每次的fellowship裡總看見各教會青年人,為服事神所做的細心的準備。
在這趟上山下水的旅程中,最令我感動的是始終陪伴、接待著我們的Samuel及Liantluanga,他們自己本身都有固定的工作及既定的行程,但他們願意為了接待我們這些外來的客旅而擺上自己,旅途中他們常問我們「are you tired?」其實這句話也正是我想問他們的,但我相信他們總會一笑置之,為他們的擺上,感謝太多只能感謝神的一切預備!他們是如此的體貼我們,因為他們來過台灣了解其風土民情,擔心我們不吃中餐會餓而為我們預備、擔心我們上廁所不方便而為我們預備至附近牧師館休憩的時間;更甚至在這趟旅途中,兩台接送我們的車都曾「爆胎」,但他們依舊一笑置之,好似無損於他們的感覺。在地教會所擺上的,也超乎我們所能想像的。在台灣,任何活動協辦單位總有些許的補助,但我知道青年大會的辦理地區,從場地預備、公共設施搭建整理、接待青年食宿、青年交通…都沒有所謂的「補助款」,我直覺的問為什麼,他們也很自然的回答:「因為有兩年的時間可以預備」。是的,不只眼前他們所擺上的,在更早之前這個地方、各個教會,每個青年早已為這次的聚會,為了與主親近而擺上更多看不見的奉獻了!
年輕人,正是因為我們仍有體力、仍有能力,我們擁有更多的本錢或是資源,因此要比老年人更多更大的服事主啊!神國的服事,怎能缺少青年人一同收莊稼呢?這趟旅程,我從Mizo青年感受到的是越服事月甘甜的美好,從青年大回返回Aizawl的路上,我與Samuel分享著我在青年大會看到福音在這地廣傳的美好,青年人願意背起耶穌的十字架,跟隨祂的火熱,從全心全力的禱告、從自由投入的敬拜,以及甘心樂意的各項奉獻當中, 我紮紮實實的看見青年人的生命有聖父的全能、充滿聖子的慈愛,並且有聖靈的帶領是一件多麼美好且重要的事!令我想起,在我出發前有一位屬靈的前輩提醒我,從Mizoram帶火把回來吧!期待透過我們的分享及行動,將那看見的熱情為主的復興之火,帶回台灣的青年裡。

◎青年要突破
從FacebooK連結看到大家在討論舒適圈,離開自己熟悉的人、事、物,挑戰自己的不舒服的感受也許就是離開舒適圈。在青年大會裡,我也看見青年人願意單純為了要「領受」神的話語,為了參與在這場敬拜而離開自己的舒適圈。
這次的青年大會,聚會時間是從早上9點到中午12點,休息1個小時後繼續下午的禮拜一直到5點,晚餐時間過後7-9點,9-11點是團契時間,這麼長的位置在磚塊搭起的椅子上,在加上碰到Mizoram的第一場雨,老實說整個場地是非常泥濘不舒服的,再加上長時間的聚會精神狀況應該也是容易渙散的,對我們來說聚精會神實在是不容易,但從底下青年人不時傳來回應主講人的笑聲中知道,他們仍然是focus在聚會當中,少受環境的影響,是什麼原因讓大家在天不對時、地不利人的情況下仍保持高度興趣呢?大會結束,有些青年住的帳棚因為大雨的關係,地板溼了、睡袋也濕了,根本無法入眠,但並沒有因此在隔天的聚會中缺席!how could?我不斷的思考,如果是我遇到如此景況,我會不會為了體貼肉體的軟弱而放棄參與聚會?或是有其他的強烈的原因,讓我和他們一樣風雨無阻也要參與聚會?幾經思考,除了渴慕神的話、不願放棄任何一次被神激勵、與神相遇的機會,我想這是我願意挑戰自己的舒適圈的最佳理由。Mizoram的青年人可以在這麼惡劣的情況下,仍然熱切追求神,而台灣青年呢?願意因為主的緣故,做什麼突破呢?我想就從最基本的固定且不放棄聚會開始吧!

◎青年要行動
離開青年大會,心中不免整理了這些日子的感受,有不捨也有滿滿的感動。不捨是對如此澎湃聚會的眷戀,感動是因為對這段日子聚會的收穫。即便留戀那些日子,但我知道接下來要去看見神在Mizoram更豐盛的實質作為,從學校、醫院、教會、育幼院、Grace home…等機構的服事裡,我想到神的教導「信心若沒有行為那就是死的」(各2:17),無論是教育工作的落實、社會工作的展現或醫療工作的介入,都是因著「信心」而帶出的行為,使得Mizo人得以因此蒙福,我發現更棒的是有許多Mizoram的年輕人即便到外地去念書,畢業後都十分願意回來故鄉服務!並且更以基督的心為心,在自己的職份上榮耀耶穌的名。帶領我們參觀醫院的Ralte醫生就是青年人,他去過許多地方,並且對於愛滋病防治的工作更是不遺餘力,但是因為愛的緣故,他願意繼續在這塊土地上服務。在前往勒戒病房前他和我們分享也許KTP的成員希望我們看見的是Mizoram青年正向的一面,但我們也知道人類的軟弱,因此Mizoram的青年人正在面對毒癮及AIDS的問題是不能被掩飾的,正是因為有這樣的需要,長老教會的醫院願意提供勒戒的服務以及收容愛滋病人的Grace home,接納這一群社會邊緣人,就像耶穌在世上做在人身上的一般,學習耶穌的樣式,「看見就憐憫」。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 願我們都願意成為死透的麥子,為主所用

◎青年要宣教
因為蔡達華宣教師強烈的建議要去體驗一番,我們從Mizoram出境,帶著非常不捨且複雜的心情降落在加爾各答機場。老實說,因為還沉浸在分離的情境中心中就不由自主的剃加爾各答扣了分數,加上機場外灰濛的天空、盤旋的烏鴉群、令人難以招架的味道、詭異的街頭氛圍,以及Mizo青年Fela的耳提面命,這個地方著實令我不由自主的警備起來。

你看到什麼?難道這街道旁熟睡的人,生活看似貧困的人,不是天父所造的世界嗎?的確,相較Mizoram的自在愜意相去甚遠,但沉澱之後,我了解到這個地方更需要從神來的「愛」。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 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歌前13:1-3)若我的心中沒有從神來的「愛」,我只能看見的就是掩飾不了的貧窮及缺乏;若我沒有神的眼目看見這世界,我就只能現在絕望與感嘆當中。這是在加爾各答發生的事,感謝神!難處多少,神的恩典就有多少。在這個地方,仍有神灌注恩典的痕跡,Mother Teresa-mercy home,當Mother Teresa仍是個青年的時候,她就願意委身在加爾各答,堅持留給這些垂死的「人」最後的尊嚴及愛,她清楚的聽到成千上萬的人呼叫著「bring us to Jesus」,這些人也許知道認識神生命不會因此就毫不病痛、衣食不匱乏,不會因為相信神之後生命有戲劇性的翻轉,那他們求的是什麼呢?我想就是在貧困不安的生活中,那一股「平安」的力量吧!
青年要宣教,如何宣教?從Mizoram回來後,仍與一些朋友保持聯繫,在一次的談話中途,朋友離開近兩個小時,詢問後得知原來他去處理同教會的一戶家庭的糾紛:兒子酒醉企圖傷害父母,他和幾個青年一同去家裡面勸誡兒子,並保護父母免於受害,直到兒子睡去。初聽聞此事,我相當震驚,因為Mizoram是全面禁酒但教會中仍有此事,我又追問除了勸架以外是否有其他的作為,這位青年則表示隔天或與教會長老或團契幹部去家庭中關懷、安慰家人,並且了解兒子的難處並邀請他回到教會。聽完我十分慚愧,在基督徒比例高達80%的原鄉部落,在面對部落間醉酒的事件,許多基督徒選擇消極性的面對,形成基督徒與非基督徒的明顯差別,甚至有時基督徒還會自視甚高的將醉酒的人視為敝屣。這個事件給我深深的反省,青年要宣教,該如何做?Mother Teresa留給了我們這樣的話:「人們確實需要幫助,然而,如果你幫助他們,卻可能遭到攻擊﹔不管怎樣,總是要幫助﹔將你所擁有最好的東西獻給世界,你可能會被踢掉牙齒﹔不管怎樣,總是要將你所擁有最好的東西獻給世界。」什麼是我擁有最好的東西?就是主耶穌基督;主耶穌基督,就是上帝的愛。也許我無法做什麼,但我能做的,就是分享上帝的愛,不管怎要,總要去愛。
在最缺乏的人身上,看見單純的喜樂

◎青年要分享

-簡樸生活
我永遠都無法忘記這趟「獨一無二」的生命片刻。這趟旅程中,Mizoram及Mother Teresa帶領我看見並有機會體驗簡樸生活的美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Mizoram的夜生活不忙碌,唯一最大的聲響就是提醒人們到教會聚會的鐘聲,路上商店都關門,行人大部分的方向就是去教會聚會,我真的很珍惜也很喜愛如此簡單的生活模式。何等簡單,不讓忙碌的應酬或加班來干亂敬拜的生活秩序,聚會結束後朋友、家人相聚分享的時間,是何等的美善!我經歷到的是單純的美好,電視播放的節目不再是唯一話題、不被網際網路所釘住、不被智慧型手機影響彼此的談話的品質、不流行精緻的速食文化,總用溫潤的熱茶溫暖彼此,總是「chi bai」不離口,在這個地方許多原本以為「必要的」的需要都成為奢侈。這趟旅途看見生活的需要其實很簡單,「簡樸生活」反而更能讓總是講求速度感的我們有機會沉澱並得著安息,「得力在乎平靜安穩」。

-資本v.s神本
在一次的分享裡,機構的主管針對Mizoram的性別議題提出回饋,他的回饋中亦讓我有不同的思考。當我看見在Mizoram的婦女有時因進入婚姻家庭而從主要服事的工作中退下來,全職投入家庭時、甚至是女性無法被按立為牧者的事件時,順著我成長經驗的思考模式,相較於這世上有別於女性的另一種性別來說,這的確是個差異,但,是歧視嘛?有一些不同的思考。從資本主義的觀念切入,的確兩性必須在同樣的位置發揮同樣的效力,上才是所謂真平等,簡單來說就是同工同酬,不因性別而有所差別。但,我只能說我被資本主義的思考框住了,我習慣他了,所以也落入了這樣的脈絡中。但,我想到排灣族的男女分工,男生因為生理的優勢負責粗活,而男性少能取代女性在處理家內事的角色;這樣傳統的分工,我的想像是兩種性別,各司其職,若是兩性的角色,按著個人的長處發揮在家中的功能,互相幫補、尊重與愛護,必能和睦。
但,我的想像是一種概念,而資本主義v.sMizoram Style對於性別的概念,又是另外各自表述的文化趨勢,孰好孰壞,我看見的仍是神掌權之下多元、豐富文化的美好。

-有神愛的地方,就是天堂
Mizoram的基督教與在台灣的發展一樣,都曾因為與原來的文化差異而有過衝突,但當我們確信這福音是真理時,即便有衝突或差異,上帝仍在這衝突中掌權,並且神總賜下出人意外的平安,以Mizoram來說就是50幾年前的復興運動,在這波震盪中,人民總不離開神,更因接納讓人感受到神的愛。
「 When i saw taiwanes and mizos dacing in the dance yard.. I almost break down n cry.. I think i could feel heaven.. A place where there is no culture, country.. Full of love n happiness..」這是出於一位Mizo青年的敘述,同時也是我的深深的感受。身為排灣族的我,我們的膚色相似、喜好唱歌、笑點也通,但我們彼此都知道我們有更深的連結─就是上帝。在耶穌裡我們就是一家人,即便語言、文化不盡相同,但有神愛的地方就是天堂。
這次的Mizoram之行,我們稱之為「Amazing second time」,鮮少在普世事工當中遇見同一群人兩次,但感謝主,在神使我們相識之前我們完全不認識這個地方,但因著上帝我們得以彼此關懷,互為肢體。要感謝的太多,趕謝PCT與Mizoram長老教會能夠有這樣的機會讓我們彼此在不同的文化中交流,感謝KTP青年幹部的接待,尤其最感謝時刻care我們的Samuel及Liantluanga,Mizoram Synod Choir成員的陪伴,讓我們在異鄉仍有在家舒服的感受,並且所有曾經接待過我們的教會、機構、及家庭…等。
「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提前12:24) Mizoram獨一無二的生命片刻,此行畫上句點。青年人要追隨耶穌的腳步正要啟程……

2012‧Qelen Zingla Partei
生命中獨一無二的片段in Mizoram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