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頻道】烏克蘭人道救援宣教師—台灣來的博士生

相片來源/CGNTV Japan。

◉劉劍玲(台灣神學院道碩生)、吳國偉(自由傳道、濟南教會香港團契講員)

2022年12月19日,王楠穎弟兄在七星中會濟南教會分享他從烏克蘭戰場帶回的見證,讓我們聽得眼眶泛紅,好幾次想要落淚,深深感動了我們。王弟兄是台灣人,本來在烏克蘭攻讀博士,但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期間,他決定留下來與烏克蘭人並肩作戰。

▲運送食物與物資是主要工作之一。(相片來源/CGNTV Japan。)

烏克蘭的戰爭日常

當地街上沒有食物和藥物,與家人通電話時突然聽到轟炸聲,醫院裡滿是斷手斷腳的傷者,人們失去親人和朋友,經常停電,無法上班也無法上學,甚至祖墳被炸……這就是戰爭的日常。烏克蘭東部和基輔遭受最頻繁的轟炸,西部則仍能維持日常運作,商業活動不受影響。王楠穎是日本國際飢餓對策機構的義工,他主要工作是為難民翻譯、運送物資和食物、接送難民到避難中心、陪伴傷者到醫院、探望難民並與其中的基督徒一起讀聖經,以及協助難民申請到日本的簽證。

其中,有一位男士在戰爭中失去了家園,帶著幾個小孩到鄉郊尋找因逃難而被遺棄的空房子暫住。當他看到王楠穎時,大聲呼喊需要他的幫助。難民確實需要食物和藥物,但無法上班上學,天天待在家中呆坐也讓人感到無力和絕望。王弟兄說,烏克蘭並不缺乏輪椅,缺的是幫助傷者復健的人,以及那些能聆聽他們痛苦、陪伴他們的人。他在邊境擔任翻譯義工時觀察到,那些難民為了生存而拚命逃跑,根本沒有時間考慮其他事情。只有在安全後,各種悲傷和憤怒等情緒才開始漸漸浮現。這時,王弟兄會聆聽並陪伴他們。

戰爭下的見證和盼望

戰爭造成生靈塗炭,但同時,在這種極端的環境下,王楠穎也看到了生命的見證。有一位媽媽在與女兒通電話時遭到轟炸,女兒焦急想知道媽媽的情況。當王弟兄去醫院探望這位媽媽時,發現她雖然腿斷了,卻一直在看聖經,每次也會問前來探訪的義工有什麼需要她代禱。這位媽媽還持續在社交媒體上分享她的見證和福音。在無力而絕望的戰爭環境中,人們真的很需要這些能支持他們堅持下去的見證和盼望。

另外,王楠穎還協助一對母女逃到日本。他表示,這對母女出身基層,但對聖經十分熟悉,是虔誠的信徒,甚至曾回答王弟兄有關聖經的疑問。這對母女在患難中仍心存感恩,感謝所有的支持和照顧。王弟兄也一直與當地教會和神學院合作,支援難民。

▲除了送食物,也會聽他們的心聲。(相片來源/CGNTV Japan。)

戰爭改變對死亡和金錢的看法

王楠穎已在烏克蘭生活了六、七年。戰爭爆發時,仍決定留在烏克蘭,甚至在4到6月期間曾擔任前線志願軍。許多人都知道一位台灣志願軍人Singciang(曾聖光)在11月時英勇犧牲,王弟兄也好幾次差點戰死沙場。在戰場上,恐懼是如此赤裸裸,王弟兄總是緊緊地依靠上帝,一遍又一遍地讀聖經,讓他明白使徒保羅的心境:「我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立比書1章23節)面對死亡,王弟兄表示他願意與基督同在。他曾多次在運送物資後不到半小時,那個地方就遭到轟炸。王弟兄也意識到,如果上帝仍然留存他的性命,就表示上帝仍有事情要他去做。

除了對死亡的看法,戰爭也改變王楠穎對金錢的看法。戰爭爆發後,烏克蘭幣的兌換率跌至「0.0000」。沒錯,是「零」!這讓王弟兄明白為什麼耶穌教導不要在地上積財寶(馬太福音6章19~20節),最重要的是「先求上帝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33節)因此,王弟兄選擇繼續支援烏克蘭,期望上帝國的到來。當他離開部隊,到波蘭後,也曾考慮找工作,但想到一旦戰爭波及波蘭,所賺的錢也會化為「零」時,他就決定加入國際組織作義工。

這也讓我們想到,耶穌的時代實際上也是一個戰爭時期,在祂出生前,就有超過2000名猶太人因叛亂而被釘在十字架上。耶穌死後三十幾年,耶路撒冷就被圍攻,第二聖殿也被摧毀……也許正因為這樣,耶穌才提醒人們不要將財寶堆積在地上(因為財務會被蟲蛀,也會貶值,財寶只是暫時的),而是要追求上帝的國(更持久的公義與和平)。

上帝特別照顧貧窮人

在提問的環節中,有人問及烏克蘭國內的親俄派,王楠穎回應,烏克蘭的確有親俄分子,但戰爭的殘酷有可能使這些人覺醒。接續的討論更是刺激思考:人道救援不分立場或身分,儘管戰爭已持續近十個月,是否可以同時深化公民社會和進行人權教育?親俄思想是否可能是俄羅斯侵略的藉口或助攻?畢竟俄羅斯總統普丁在占領區進行公投,試圖獲得侵略和統治的合法性。

這段討論引發王楠穎分享他的一些觀察。他協助了兩對母女逃到日本,一對來自基層,另一對較富有。戰爭對貧窮人的影響更加嚴重,100元的基層錢財在貶值後可能沒有任何價值,但富有人的1000萬元資產,在貶值後可能有100萬元的價值(如黃金等有價資產),在戰亂中仍是可觀的資源。但是慣於富裕生活的母女逃難到日本後,卻認為王弟兄立即離去是照顧不周。其實,王弟兄只想盡快回到烏克蘭繼續人道救助工作,於是他禁不住說:「你們是來逃難的,不是觀光客呀!」

我們突然明白為何解放神學說上帝特別照顧貧窮人,因為貧窮人本來就缺乏資源,不論面對天災或人禍,更容易曝露在危險當中。因此,當王楠穎的資源有限時,他很想幫助最貧窮的人,照顧最弱勢的人。正如耶穌在傳道之先的使命宣言所說:「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宣告:被擄的得釋放,失明的得看見,受壓迫的得自由,宣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路加福音4章18~19節)

▲王楠穎能翻譯日語和烏克蘭語。(相片提供/總會教社)

從博士生到宣教師

有烏克蘭人問王楠穎為什麼要幫助烏克蘭?他回答,希望俄羅斯侵略失敗,然後俄羅斯會崩潰,中國就會被拖住,或許這樣台灣就比較安全了。

聽了王楠穎弟兄的分享,心裡滿是感動和震撼。當我們說要努力互助時,王弟兄指出也需要有資源才能互助。他分享了戰爭初期人們逃離時的慘況,有人為了逃離,而擠上原本只能載50人的火車,最後塞了250人,甚至有人在火車站哭求民眾協助抬起年老的父母上車,一旁還傳來轟炸的聲音……。王弟兄帶給我們的,是身歷戰場的無力和悲痛,也因為有這樣真實的經歷,讓他的分享無比有力、感動人心。

我們也看到,王楠穎跟大部分受影響的烏克蘭人一樣,戰爭打斷原本的日常,卻讓他更清楚上帝的呼召,即便擔驚受怕也要當志願軍,最後成為支援難民的義工。當王弟兄預備好可能會為烏克蘭犧牲生命時,我們彷彿看到了宣教師的身影,那些為了使命而活,不怕危險也要與當地人民共存亡的宣教師。

願上帝國降臨

在台灣,我們經常思考如何準備面對危機。王楠穎的分享讓我們想到,除了在國家層面需要兵役制度和加強公民社會之外,個人層面也需要具備物資準備和急救技能;聆聽悲傷並陪伴受苦者的能力同樣重要。

隨著冬天的來臨,王弟兄告訴我們烏克蘭冬天可能會降溫到零下20℃甚至30℃。我們希望烏克蘭的小朋友和老人能夠度過寒冬,願罪人能夠悔改,願戰爭能夠早日結束,願公義和平臨到烏克蘭。誠心所願。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