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性之旅】地動傾頹,按圖新造:霧峰林家宮保第園區

大花廳舞台。

文圖◉李佑生

百年前,日本在台主政的時候,台灣有五大家族,分別是以採礦起家的基隆顏家,藉米、鹽業發跡的板橋林家,擁有大量田地、主導樟腦外銷的霧峰林家,政商關係良好的鹿港辜家,以及經商致富的高雄陳家。其中板橋林家和霧峰林家崛起最早,在清國時期即有俗諺云:「一天下,兩林家。」而霧峰林家的武人淵源更是其獨特之處,直到今日,霧峰林家宮保第園區(下厝),仍保存昔時操練兵勇的設施如箭道,並展示火繩槍、盾牌等文物。

盾牌及箭矢。

功名利祿

林家的功業,要追溯至林家第五代的族長林文察(1828~1864年),他立下帶有傳奇性色彩的赫赫戰功,如協助清廷平定小刀會、戴潮春民變,並於福建、浙江與江西等地領軍對抗太平軍,因而從一介鄉勇武夫躍升至福建福甯鎮總兵。

林文察本人在與太平天國作戰中魂斷沙場,清廷追贈太子少保、授振威將軍、諡剛愍,為今日下厝「宮保第」之名的來由。此外,同治皇帝賜「文朝資正義武德在奇功,大鼎銘昭著元常紀偉庸」對聯,上聯成為林家後代子孫字輩命名的規則,如今這幅對聯仍可見於大花廳中的議事廳。除了功名之外,林家在清法戰爭馳援有功,又獲得樟腦專賣權。

大花廳議事廳。

霧峰林家以武官崛起,自林文察以下三代俱活躍於軍旅,其子林朝棟(1851~1904年)官拜二品,曾參與清法戰爭;其孫林資鏗(1878~1925年)則為民國時期的閩南軍司令,官至陸軍少將,在護法運動時期扮演重要角色。

但林家的故事不止於舞刀弄槍,攤開林家譜系,亦多有文人雅士,大花廳更是櫟社的活動場域。日治時期,台中的櫟社與台北的瀛社、台南的南社並稱三大詩社,且最具批判風格與抗議精神,核心成員如林幼春(1880~1939年)、蔡惠如(1881~1929年)、林獻堂(1881~1956年)等人,均熱心於抗日民族運動,可說櫟社之所以成氣候,即因背後有霧峰林家支持。

宮保第正門。

豪門傾頹

林家這座豪邸雖然在過去百年匯聚了文武英豪,見證無數風雲逸事,但今日我們可以一睹宮保第、大花廳的雍容華貴,卻不是理所當然的事。1999年震央位在集集的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後,宮保第、蓉鏡齋、將軍府等建築損毀程度超過五成,大花廳、五桂樓、草厝等更是全毀。天地主宰施展威能之下,人手所作如此脆弱,榮景瞬時成為廢墟。

五桂樓。

如今能重新看到宮保第、大花廳等古宅昔時舊貌,是基於1988年出版的《台灣霧峰林家建築圖集》。這本著作詳實地記載林家頂厝、下厝等區域,逐一收錄建築透視圖、立面圖、剖面圖等。這本圖集之所以問世,始於林家後代林正方有感於古宅雖美,卻是日漸凋零,因此於1984年委請台灣大學土木研究所建築與城鄉規劃室教授王鴻楷、夏鑄九,協同時任台大歷史系教授黃富三、研究生賴志彰進行研究與修復。他們自然無法預見十餘年後的浩劫,但其研究成果確實成為災後重建的依據。雖迄今尚未完全修復,但已足以叫人感受昔時豪門氣派,先人歷史遺產得以承續。

宮保第、大花廳等古宅得以重建,是基於《台灣霧峰林家建築圖集》。

因書而生

導覽人員所解說的林家宅邸重建事蹟,引發我一番深思。時間不斷推進,人們無法回到從前,記憶亦隨年深日久而越發不可靠,除了會模糊不清,有時更因情感因素而摻雜美化或醜化的成分,使事實受到扭曲。因此《台灣霧峰林家建築圖集》這類歷史紀錄更顯可貴,讓後世雖未能生逢其時,卻可按圖索驥復刻再造。

宮保第、大花廳等古宅得以重建,是基於《台灣霧峰林家建築圖集》。

基督信仰不也是如此?相比於許多文明、宗教,上帝藉著摩西所傳的律法,有著明確、清晰且具權威性的文字紀錄,讓後人有憑據可以依循,而非隨從自己的意思偏離左右(約書亞記1章7~8節)。此律法供歷世歷代上帝子民拳拳服膺,晝夜思想便為有福,先知屢屢發出批判的呼聲,指責的便是他們離棄了原初所傳的律法。即使到了新約時期,律法也沒有改變,反而更積極指出律法的總結、完成者即是基督(羅馬書10章4節)。

宮保第與大花廳間的箭道。

我們考察教會歷史,發現宗教改革的源頭,正是因為有志之士回到聖經,發現人能得救乃是本於上帝的恩,唯獨耶穌基督設立的義歸算在罪人身上,罪人方能稱義,而非倚靠人所做的任何功德。重返聖經的故事,對我們而言不是歷史,因為今時仍有許多偏差需要面對。情願我們持續回到聖經,藉聖經啟示的永恆真理得堅固,在賜下真理、永遠不改變的上帝面前站立得住。

飛觴醉月亭。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