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德核能 廢核永保世代福祉

長老教會1992年即發表〈反核宣言〉  呼籲檢討能源政策   落實信仰責任

【黃以勒專題報導】台電在2010年自辦核四廠設計變更案達700多件,影響工程品質,受到原子能委員會處以最重1500萬元罰鍰並要求停止違法行為,台電不服打行政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在今年1月判台電敗訴。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指出,台電進行的723件設計修改案,都和核能安全有關,原能會裁罰台電,於法有據。

雖然判決一出,台電連忙出面澄清局部修改不影響系統安全,甚至經濟部也背書,請國人放心,但是在官官相護的疑慮下,仍然無法安撫民心。

長老教會自1992年基於信仰關心受造界的立場發表〈反核宣言〉後,便持續呼籲教會兄姊與社會大眾,正視核電廠可能帶來的危機,推動台灣成為非核家園。在日本311大地震引發核災後,更以人飢己飢的精神,協助日本基督教團從事救助與重建的工作。

受到日本震災的影響,已於再生能源耕耘許久的德國率先宣布2022年全面廢核。震災似乎也搖醒了台灣社會,開始有更多人正視處於斷層帶的現有核電廠安全,並起身反對準備拼裝上路的核四。不僅廢核大遊行有20多萬人上街表達訴求,許多公民團體也投入長期教育、研究對策的工作。

〈反核宣言〉開宗明義指出:「我們確信宇宙萬物是上帝所創造,人類負有維護自然界完整與和諧的使命。所以我們應改變以人為本位的管理方式,使自然生生不息,以保世代子孫永續福祉。」並呼籲檢討台灣能源政策,開發安全、乾淨的替代能源,並改變生活型態,避免過度消耗能源。盼所有教會兄姊共同落實信仰責任,因為「世界和其中的一切都屬於上主;大地和地上的萬物也屬祂。」(詩篇24篇1節)

 

小羊宿營  讓災區孩童重現歡笑

【黃以勒專題報導】核災一旦發生,造成的影響是全面而持久的,不只帶來直接的死亡、傷病;對於健康活下來的人來說,也無法置身事外,反倒帶來跟隨一輩子無法消散的痛苦。

2011年日本311地震引發大海嘯與核電廠事故,自核電廠周遭20公里撤離的1萬6000位居民仍然無法返家。相較於有家歸不得的居民,在20公里外政府無力撤離的民眾則必須自求多福。尤其是孩童,為了避免輻射傷害,每天戶外活動時間只有1個小時,上下學途中不能觸摸路旁的花草樹木與泥土;在炎熱的夏天,還是要穿著長袖、戴口罩,窗戶也要關上,儘量不到戶外。

雖然日本政府開始檢討這項措施可能損及孩童的生活適應與體能發展,逐步解除限令,但許多家長仍不放心,在矛盾的心情下,寧可讓孩子在家中玩遊樂器,卻又擔心老是待在家,體能與人際關係都會下降。日本基督教團(UCCJ)為此發起「小羊宿營」活動,在寒暑假帶災區兒童外出旅行,讓他們能夠接近大自然,呼吸戶外新鮮空氣,迄今已在日本舉辦了7次。

2014年UCCJ特別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總會教社委員會合作,預計連續3年於春、冬兩季共6次,接待15組小羊宿營親子,讓災區的孩子們有機會出國,體驗更豐富的生活經驗。今年第一梯次於1月4日來台,由嘉義中會協助,安排小羊宿營享受林子內焢窯、關仔嶺溫泉與參觀烏山頭水庫及八田與一紀念館等。

小羊宿營一行29人於下午抵達桃園機場,並舉行記者會。就讀中學一年級的日本孩童平栗靜那致詞時,感謝PCT的接待,以及過去這3年PCT多次派義工團前往日本福島進行重建的幫忙,由於福島災區輻射污染嚴重,孩童戴口罩、窗戶緊閉多待在室內,無法長時間在戶外嬉戲遊玩,還好有「小羊宿營」活動讓災區孩子重現童顏歡笑,這次能來台灣有休息喘息機會,他們很珍惜,也會更努力活下去,希望有一天可以報答大家的關心和支持。

總會議長許榮豐代表PCT歡迎說,彼此都在基督信仰中同享上帝的愛與恩典,正如台灣經歷921地震等災害時,有來自世界各國的援助與關懷,PCT也願實踐聖經「與歡喜的同歡喜,與哀傷的同哀傷」的教導,希望大家能在台灣體會對上帝有信、對人有愛、對土地有情的信仰精神。

「台灣歡迎你們,PCT也歡迎你們。」總會總幹事林芳仲說,台灣與日本一樣都會經歷地震、颱風,也同樣有溫泉、高山,這次安排參訪日籍工程師八田與一興建的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看見他如何幫助台灣南部農田提供穩定的灌溉用水,也參觀由日本監造、台灣師傅施工的嘉義西門教會,更會去關子嶺泡溫泉,歡迎一起來經驗台灣之美。

UCCJ救援對策本部擔當幹事飯島信牧師也帶來UCCJ總會議長石橋秀雄的感謝信函,感謝PCT總會、嘉義中會本著「肢體受苦,全體就受苦」的精神,熱情接待小羊宿營親子到台灣休養生息,誠願上帝的慈愛與大家同在。

福島小羊宿營一行29人,1月5日上午前往嘉義中會嘉義西門教會禮拜並獻詩;下午則到林子內教會靈修營地焢窯,孩子們難得親近大自然,玩得不亦樂乎。許多人直說:「台灣什麼都好玩!」

上午的禮拜中,許多家長看見會友不分彼此的向孩子們招呼,忍不住掉下眼淚,帶隊的工作人員片岡自由感激的說:「這些孩子在日本當地遭受其他地區居民的排擠,沒想到來到台灣竟被熱情接待!」讓他們感到十分溫馨。

片岡自由在「會津放射能情報中心」工作,這個中心由會津當地的教會成立,關注輻射對兒童健康的影響。他隨身攜帶一個卡式隨身聽大小的輻射檢測器,輻射若超標便會響起警報音。片岡自由說,只要帶著孩子出外活動,隨身都得帶著檢測器,確保安全。

到林子內教會焢窯、接觸土壤,對這些孩子們是極為難得的體驗。除了學習同心協力堆疊土塊起窯,也主動照看柴火;封窯時眼見費盡千辛萬苦起的窯被打碎,難掩遺憾神情,直到雞蛋、番薯出窯,大家又爭先恐後的不顧燙手,想要一嚐滋味。11歲的鈴木壯孝說:「在台灣的一切經驗都很棒,尤其是食物,非常好吃!」片岡自由補充道:「福島附近海域由於輻射過高,孩子們難得吃到大量的海產,來到物產豐富的台灣,讓人食指大動。」有孩子甚至開心得以宮崎駿的動畫《神隱少女》比喻自己吃得跟豬一樣!

小羊宿營1月6日參觀烏山頭水庫,並商請公部門開放週一休館的八田與一紀念園區,下午前往關仔嶺泡溫泉;7日上午回國。PCT總會教社幹事林偉聯說,這次活動感謝嘉義中會的熱情接待,一行人住在88水災後啟用的梅山安置所,獨具意義。希望4月由七星中會接待的活動,能夠讓日本友人們感受北台灣九份之美。

 

非核亞洲訪核二核四  籲控訴美日核製造商

【林宜瑩專題報導】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研發中心主任黃哲彥、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副秘書長李秀容陪伴下,非核亞洲行動聯盟(NNAA)事務局長崔勝久、「非核亞洲論壇」執行長佐藤大介、日籍律師島昭宏,2014年1月6日前往即將於今年6月試運轉的核四廠,以及目前正在停機大修的核二廠參觀,並拜會鹽寮、萬里當地反核人士,除傳達要控訴美、日核電製造商的訊息外,也實地了解台灣核電廠狀況及反核人士的心聲。

NNAA一行人在參觀核四廠時,由廠長王伯輝親自接待,除說明核四廠目前正在進行各種測試的進度外,也強調核四廠設備的安全性,並親帶所有人前往核四廠全面電子化的主控室參觀,而這也是台、日非核團體首度突破防線,進到核電廠了解實況的先例。

到核二廠時,則是由課長郭國銘接待,他表示,已商運的核電廠在停機大修期間,安全等級提高,所以無法入內參觀,不過他也盡力解說核一、核二廠的發電運作。NNAA成員直言,核一、核二廠採用與日本福島核電廠同一款原子爐原型機,而且使用年限還比福島核電廠久,台灣人民居然還縱容台電使用如此老舊核電廠在運轉,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NNAA成員在參訪核四廠、核二廠後,也都在核電廠門口,高舉反核標誌及要對核電製造商訴訟的海報拍照留念,同時也分別拜訪鹽寮反核自救會會長吳文樟、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召集人許富雄。

對馬政府無視於一旦核四商轉恐將危害人民性命安全的事實,吳文樟表示相當氣憤與無奈。從船長退休的許富雄,家就住在金山離核二廠不遠處,他一生為反核奮鬥超過20年,卻也感慨台灣人民的無知,雖然有金山青年在2013年幫他拍攝一部《北海老英雄》紀錄片,可是透過鏡頭看他開著宣傳車,於金山街頭用廣播器呼籲當地居民應該起來抗議時,居然還遭到部分居民抗議聲音太吵!看到有人如此冷淡的態度,許富雄也感嘆不已。不過,吳文樟與許富雄都當場簽下「核電廠製造商訴訟」委任狀,以表達其堅定反核的決心。

遏止輸出核電廠設備  跨國連署蒐集委任狀

【林宜瑩專題報導】非核亞洲行動聯盟(NNAA)事務局長崔勝久、「非核亞洲論壇」執行長佐藤大介、日籍律師島昭宏,1月6、7日抵台,在長老教會總會研發中心與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協助下,期望能在2月底前,也就是日本福島核災3週年前,能收集到至少2萬份「核電廠製造廠訴訟」委任狀,對奇異、東芝、日立等核電廠製造商提出法律訴訟。這份由22位日本律師發起的訴訟行動最主要目的,就是要遏止日本核電廠製造商再把核電相關設備輸出到他國。

崔勝久說,很少人知道,一旦核災發生後,這些製造商在現行核能政策法源保護下,幾乎不必負擔任何賠償責任,也因此讓這些製造商肆無忌憚向各國鼓吹興建核電廠來賺黑心錢,為了喚起世人正視此一不公義的現象,NNAA才會發起這樣的跨國連署活動。

島昭宏指出,這些核電製造商透過英、美大國向各國施壓,導致各國為了保障核能發展順利,在日本訂立「原子爐事故損害賠償法」,僅由電力公司負全責,讓製造商免責,一旦出事,就由電力公司有限的保險金,或由政府拿人民納稅錢來賠給核災災民,所以這次特地飛來台灣,期望能取得至少2000名台灣人民的訴訟委任書,也會到其他國家去宣揚此一控訴行動,盼望蒐集到2萬份各國委任狀,對奇異、東芝、日立等廠商提出象徵性100日幣精神賠償等法律訴訟。

NNAA也與台灣反核團體委任的律師團,在長老教會總會進行座談會,因為台電還想延長核一、核二廠的使用年限,甚至核二廠一號機的重啟,完全不理會立法院的警告,對此台灣律師認為已違反行政程序法107、108條規定;另外,核一廠因高輻射核廢料儲存將滿,竟在位於山腳斷層的核一廠內又另設乾式儲存槽,恐有危害當地居民健康、居家安全之虞,因此對此兩案,環保團體律師團已向法院提出撤銷案。

日本福島核災至今將滿3年,仍有15萬名災民流離失所,而福島核電廠方圓5公里內幾成廢墟,就算鄰近25公里內的居民,因輻射過高,幾乎無法在戶外長時間活動,相對台灣核一、核二、核四廠過於集中大台北人口密集地區,其核災風險之高,實在令人相當擔憂。

 

核四替代方案

合理降低備用容量率  實現非核家園不是夢

【林宜瑩專題報導】到底台灣能不能沒有核電?根據宜蘭人文基金會參考能源局、原能會、台電網站等資料,於2013年出版的《核四替代方案——概說解核之始》一書的資料,證明台灣並不需要核能發電。

從高階核廢料無法處理、歷年核電廠預算案的追加、天然氣發電與核電比較、頁岩氣與核電能比較、核電成本分析、汽電共生等,甚至引用監察院調查報告可以發現,台灣從2002年至2012年這11年間,實際缺電的天數為零,在2011年時,台灣國營、民營電廠閒置的產能竟高達42.4%、產能利用率僅57.6%等種種現象及數據,證實台灣沒有核電也不會缺電。

事實上根據資料顯示,2012年台灣核能發電量僅占總發電量的11%,燃氣發電為22%、燃煤發電為17%、汽電共生為16%、民營燃氣10%、民營燃煤6%、燃油7%、抽蓄水力5%、慣常水力4%、再生能源2%,而從2002年到2012年,台電電力備用容量率最低14.61%(2003年)、最高28.12%(2009年),幾乎電力備用容量率都高於核電發電比例;另外,從2008到2012年,台灣「無核備用容量率」都在7.1%至13.7%之間,可見台電說核四商轉才能因應台灣電力需求的藉口,其實無法成立。

至2012年底為止,台灣核電廠用過及已啟用的燃料棒已達199萬3746根,而這些高階核廢料的儲存,幾乎已達上限,所以核一廠才會考慮採用乾式儲存槽、核二廠則設置減容中心來減少低階核廢料的儲存空間,可是在台灣,由於斷層地帶密集,地震發生頻繁,海底火山活動眾多,隨時有可能發生意外狀況,其實根本沒有適宜的核廢料最終儲存場地。

根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在2012年10月8日的報導,真正核電每度成本竟高達新台幣3.231元。而核電替代能源中,美國開發頁岩氣發電、日本開採可燃冰等,顯示各國積極在尋找各種可能的替代能源。事實上,台灣中央地質調查所調查發現,在高雄到屏東外海深水海域也有蘊藏豐富的可燃冰。

宜蘭人文基金會建議,興建大潭液化天然氣接收站、大潭電廠及通霄電廠的更新,就足以取代核四,並讓核一、二廠提前除役,也應調整能源政策獎勵汽電共生,若沒有設置餘熱回收,應取消補助課徵能源稅,並將電力備用容量率降至10至12%,能源局要修正台電長期負載預估,如此便能讓台灣朝非核家園的方向前進。

 

綠色經濟報告

宣導能源政策新思維  不需核能可永續發展

【黃以勒專題報導】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在2013年3月與12月各發表了一份核電解密報告,希望能夠向民眾宣導新的能源政策與思維,不需要核能也可以永續發展的方法。

第一份《核四真實成本與能源方案報告》揭露了核四的外部成本與風險,遠遠高過台電自己的評估,核四不運轉非但不會缺電,還可以在「電力零成長」的電力結構規劃下,達成非核家園及國家溫室氣體減量的目標。第二份《綠色經濟報告》則進一步倡導新的發展模式,揚棄現有造成大量環境外部成本的「褐色經濟」,走向再生能源、提升能源效率的「綠色經濟」。

《核四真實成本與能源方案報告》指出,若核四投入運轉,全民將再付出至少1兆1256億元代價,這還不包括除役時土地復原成本,以及如果不幸發生核災的天價損失。而這個經費若投入綠能發展,可創造超過核四廠5.3倍發電量及4萬名以上綠能就業機會。由於核電對再生能源具有排擠效應,只有不將核電做為減碳的選擇,再生能源比率才能提高。

但是上述的數據有個「電力需求零成長」的前提,似乎有報告過於理想化的疑慮。但綠盟也指出,行政院評估報告中,僅在各部門施以簡單的節能鼓勵措施,就能減少至少超過一座核四廠的發電量,顯示電力需求零成長絕對可能達成,核四停建也不會缺電。

《綠色經濟報告》則指出,真正的綠色經濟是「在環境承載能力限制下,增進民眾福祉與社會公平為前提」的經濟模式。「能源」無疑是發展綠色經濟的重要關鍵,而台灣發展再生能源、提升能源效率最大的阻礙,卻是令人無所適從的能源政策。不僅政策反覆拖延本該及早推動的智慧電網發展,甚至以「道德」訴求節能、提升能源效率,而非採行實質策略,令人不禁搖頭。決策者也忽視「因地制宜、多元利用」的原則,台灣應發展分散式能源結構,才能發揮再生能源的最大潛力,而非一再興建大型、單一的發電廠。

報告中同時指出,唯GDP至上的發展是現代經濟的迷思。人們發現,即使GDP持續成長,社會大眾的生活卻沒有隨之改善。追求GDP成長過程中,人被當成生產工具,土地被視為是投資成本、水是耗材,而環境資源則不用計入成本,損害由社會大眾負擔。即便經濟的餅做大了,但社會中多數人還是難以共享,反而必須承擔環境及社會領域中的各種苦果。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