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路上遇見樂信‧瓦旦 感受第一個原民政治家的哀愁

(攝影/洪泰陽)

【洪泰陽台中報導】好民文化行動協會等公民團體舉辦2023年「自由路上藝術節」講座系列活動,3月11日下午在台中市區活化再利用的南園酒家樓上,邀請Losing Watan(樂信‧瓦旦)傳記《比亞山的灰暗記憶》編者鄭伊琇,專講「泰雅英雄的哀愁:第一個原住民政治家Losing Watan」。

(攝影/洪泰陽)

鄭伊琇表示,一個人一生要有多少身分?渡井三郎、日野三郎、林瑞昌是不同國家在不同時代給Losing Watan的合法姓名,而Losing Watan才是他身為泰雅爾族之子的名字,卻也是唯一不被任何一個國家與政權承認的名字,「就如同他始終不被授予回到角板山大豹社故鄉的合法性一樣。」

鄭伊琇搭配許多圖文資料介紹Losing Watan從出生、成長到被槍決的歷程,其出生地Ncaq(大豹),泰雅族語的意思是「鬼芒草之地」。1907年枕頭山之戰後,泰雅爾族人大多降伏於日本的理蕃政策,包含Losing Watan的父親瓦旦‧燮促。在家鄉被日本開發成東亞最大茶場同時,Losing Watan也「改頭換面」成渡井三郎,弟弟堂嘎‧瓦旦則在日後帶領族人開鑿水圳,建立下溪口部落。然而,在各種外來政權的壓迫下,留下來的泰雅爾族人過得相當艱辛。

(攝影/洪泰陽)

渡井三郎從蕃童教育所一路讀到醫學院畢業,之後入贅到四國愛媛望族日野家成為「日野三郎」。甚至在日本投降那一年,日野三郎當上台灣總督府評議會員。那些年,一位泰雅爾之子走在國家為他規劃好的人生道路上,為「成為日本人」付出。然而,這位流著泰雅爾族之血的日本人,積極協調國家與族人間的關係,將他的專業造福鄉里,但緊接而來的政權劇變,台灣從落入國民黨政府手中,日野三郎又為了「祖國」改姓名為「林瑞昌」。

鄭伊琇表示,與當時支持「光復」的台灣人一樣,林瑞昌覺得泰雅爾族人終於可以從日本人手上奪回失去的故鄉。他向三峽鎮公所提出〈台北縣海山區三峽鎮大豹社原社復歸陳請書〉,希望「光復」台灣之餘也「光復」故鄉。然而,他非但沒有得到「祖國」的回覆,身為省參議員的他還因為爭取回到家鄉、拿回故土而惹上麻煩。1952年,「高山匪諜案」爆發,因爭取族人回到家鄉的陳情及與台灣省工會接觸等原因,林瑞昌身陷囹圄,終於1954年被槍決。Losing Watan「與族人共浴文明」的一生願望也戛然而止。

鄭伊琇表示,由於當時Losing Watan在台北的山地會館被捕,而山地會館是許多原住民精英子弟到台北念書的住所,受牽連的原住民子弟眾多。她強調,Losing Watan的兒子與侄子也都被判刑,爾後訪問他們時,他們想起當時的害怕與痛苦仍記憶猶新。

活動主持人、台中市新文化協會理事長陳彥斌表示,從Losing Watan看見白色恐怖歷史鮮少談論的原住民觀點,除了從後殖民的角度重現一個消失的族群、喊出一輩子都無法出聲的名字,更要在轉型正義中為他平復國家暴力造成的傷害。

陳彥斌強調,從二二八事件到白色恐怖,不管任何族群,受害最嚴重的都是族群的精英。1954年4月17日那天連同Losing Watan被槍決的,還有湯守仁、高一生、汪清山、方義仲、高澤照等五位原住民精英。當歷史上的判決沒有真相,空白的加害人持續空白,轉型正義就必須繼續談論。「這就是Losing Watan的故事,為他追尋正義不是歷史,而是當代的任務。」

廣告/手到心至抄寫本-箴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