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教會成為教會

出於對真理的熱愛,馬丁路德在1517年10月31日清晨,將95條論題貼到當時威登堡大學公布欄,也就是教堂大門上。今天,他可能利用報紙投書,或在網路論壇丟出議題。他的用意不在挑起對立,而是邀請更多的人一起來討論,好讓真理顯明。

但是,當時教會卻以為自己擁有絕對真理,或者說,曾誤以為權勢等同真理,對無權勢者竟斗膽提出問題,只會嗤之以鼻。所以,這樣一個誠懇的討論邀約,被當時的教會視為抗爭與挑釁,所以第一個反應,就是禁制和鎮壓。被強壓的聲音,被視為敵對的意見,只能起來,為生命而戰。

於是,一個原本可能自由和平進行的辯論,卻成了憤怒的燎原之火,迅速延燒開來。四處有憤怒的聲音響起:不要再讓聖職人員成為煉獄的守門者,教會成為恩典的販賣者!不要再讓自私貪婪的聖職人員把持聖禮,以永罰的恐怖威脅信徒!讓教會再次成為宣揚耶穌基督福音的地方!讓教會重新回歸十字架真理!讓所有信徒都能自在直接地享受上帝話語的力量!讓榮耀歸上帝,而不是歸於人!讓教會成為真理發光的地方,而不是以權勢蒙蔽真理,卻自以為在護衛真理!

出於對真理的熱愛,今日我們記念宗教改革運動,記念在禁制與鎮壓下無法澆熄的渴望,那是要求教會回歸真理,回到福音本質的聲音。我們也再次反省:承襲了宗教改革精神的教會,是否無法享受基督裡的自由,正退回以律法與權勢為主要思維的老路?是否敵視所有另類聲音?是否不再辨明真理,只求權力意志的貫徹?是否把論辯真理的自由論壇,視為對抗的運動?是否被可能失落權力的恐懼所勝,被自以為義的熱情蒙蔽?教會是否能透過愛與受苦,宣揚使人得生命的福音?還是退回擁有煉獄與赦罪權的強勢角色?

被釘十架的基督已經用生命的代價解開咒詛,使人因信稱義得自由。但直到今天,能徹頭徹尾相信這道,並且用生命來追隨的,還是非常的少。許多人把十字架掛在身上,掛在家中廳堂當成護身符,真正十字架的道路卻仍鮮少人追隨。

傳講福音不能停止,把生命的道由律法咒詛下贏回來,追隨基督的人得付代價,教會要付代價。馬丁路德在95條論題裡引用中世紀聖羅倫斯的話說:「倒空自己,成為貧窮的教會,才是真教會。」沒錯,在基督裡丟棄萬事,才能趨近真理,才有真正的生命。讓我們的教會再次選擇生命,而不是選擇權力的擴張。讓教會不是傳宗教的律法,不是鼓動擴張宗教領土的慾望。讓教會裡充滿對真理的渴望與認知,傳那使人得生命的道,好讓教會成為教會。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