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上主形像

或許我們正在感嘆海嘯地震半年後的日本,重建家園的過程是多麼的高效率,欽佩一個國家的強大,在於遇到突發狀況,他們能快速擦拭眼淚重新站起來。或許我們正厭倦台灣執政者從年初至今,巧立「100」的名目,浪費公帑在虛名的慶祝,不知何為公平正義原則,大舉補助特定民間團體;卻罔顧每天持續發生的民生、治安、經濟問題,任其敗壞。或許我們正難過,難過著在台灣人身上找不到上主的形像。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nbsp

就在這個時候,「微笑球后」曾雅妮連續在LPGA台灣錦標賽和歐、亞女子巡迴賽合辦的蘇州太湖女子公開賽封后,摘下個人今年LPGA及其他巡迴賽的第11勝。就在這個時候,世界最大發明展──德國紐倫堡國際發明展頒獎,台灣代表團一舉摘下26金、45銀、12銅及1面大會特別獎,優異成績,連續3年奪得團體總冠軍。上主給了日本民族堅毅的個性,卻也沒有忘記賜下活潑與創意的特質給台灣人,是好是壞全賴我們如何在挑戰中面對。

當曾雅妮被問到她在高球壇的祕訣,她謙虛地說:「我只是專注在每一桿,保持耐心、不停學習,我會從錯誤中汲取經驗,盡量不要犯同樣錯誤。」而環球科技大學的張宏榮老師,因為從小生長在雲林海邊,看到捕魚回家後的爸爸與哥哥,還要辛苦的刮除魚鱗;常常要幫忙刮鱗片刮到受傷、被魚鱗噴得滿臉都是的他心想,有朝一日要幫家人、幫漁民不再那麼辛苦;終於,他和他的二哥張景山共同發明出「滾筒式魚類去鱗裝置」,獲得今年紐倫堡發明展金牌。

「有一好沒兩好」是廣為熟知的台灣諺語,訴說人與事皆有優缺,一體兩面。日本民族的忠實、守秩序、堅毅,相對的也會被說是呆板、沒有彈性,但是他們知道自己的限制,終究將長處發揮得淋漓盡致。上主造了一座獨自聳立的富士山給大和民族,也給了台灣人群山圍繞,注定多元、彼此崢嶸較勁,好鬥卻也不服輸。希望改變現狀、盡量不犯同樣錯誤的耐心,造就了行行出狀元的榮譽,這世界級的狀元,讓全世界都看到了台灣。

上主創造的各地自然風貌,沒有高低;祂所造知人種,更無勝負。差別是什麼?誰愈能珍惜身上的「上主形像」,誰就愈能迎接挑戰,創造新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