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性的力量

◎高有智(媒體工作者)

今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給3位女性,分別是賴比瑞亞總統愛倫.姜森─瑟立芙(Ellen Johnson-Sirleaf)、賴國和平運動組織者雷瑪.羅貝塔.葛帛薇(Leymah Roberta Gbowee),以及葉門女記者塔瓦克爾.卡曼(Tawakel Karman)。許多女性身處世界角落,展現堅毅的柔性力量,不僅在全球戰亂頻仍的動盪不安中,扮演維繫和平的基石,也挑戰日常生活中的暴力文化。和平不是虛幻或浪漫的議題,而是實際的生存所需。

國內民眾對3位得主的名字並不熟悉,對於她們的貢獻也很模糊。諾貝爾和平獎除了肯定她們長期付出與成就,也是讚譽背後無數民眾共同促進和平的努力,如同年僅32歲的卡曼所說:「我要把這個獎獻給葉門的革命青年、葉門人民,以及阿拉伯之春民主運動所有烈士與負傷者。」卡曼帶領的示威行動被認為是「阿拉伯之春」的先行者,過去曾因爭取新聞自由及反對威權政府,數度身繫囹圄。瑟立芙與葛帛薇則長期為終止賴比瑞亞的內戰與促進和平奮鬥。賴國是非洲最早的共和國,經歷兩次內戰,死亡逾25萬人,300萬人流離失所。

葛帛薇帶動女性「白襯衫靜坐」,成功讓伊斯蘭教和基督教女性並肩坐在街頭。之後呼籲女性以「拒絕與先生同房」,引起賴國男性對此抗議的關注,直到賴比瑞亞停止暴力與內戰前,她們將不再與先生同房。瑟立芙則選擇從政,她因公開批判新政權而流亡國外,1985年返國後遭羅織叛國罪兩度入獄,而後推翻發動內戰的泰勒政權。她是非洲第一位,也是至今唯一的民選女性元首。

不少評論點出,女性不僅是戰爭與暴亂社會的受難者,也是積極推動和平者。然而過去60年,只有8位女性獲得和平獎。和平獎委員會也表示:「除非女性獲得與男性相同的機會,得以影響社會所有層面,否則世界便難以造就民主與永續的和平。」

柔性力量並非只有女性擁有,不該陷入本質性或定型化的性別想像;不過,男性主導的政治場域中,婦女確實常被排除在戰爭決定的過程,一旦發生戰爭,女性也是最大的受害者。

事實上,柔性力量絕非孱弱或屈服,反而是展現堅強與韌性的意志力,透過智慧與創意化解衝突。這3位女性突顯的柔性力量,發起的非暴力抗爭,雖然是表現在對抗戰爭與威權政治,事實上,和平運動也提醒世人共同對抗日常生活中的暴力文化,包括家庭暴力、種族歧視與環境破壞等,找到人與自己、人與人,以及人與土地的和諧關係。

&nbsp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