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時代天命.〈人權宣言〉的後台鑼鼓弦(追述)

找到了!那位愛主愛台灣的原住民勇士

〈人權宣言〉的後台鑼鼓弦。

文◉張宗隆
相片提供◉伍錐

通常禮拜日白天不會有人打電話給我,但那個禮拜日(2月26日)早上,我接到了一通電話,是Bunun Ciubu(中布)中會的伍錐牧師打來的。我們是多年的好朋友,可是從未用電話通訊過。

伍錐牧師和我分享他閱讀〈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時代天命:〈人權宣言〉後台鑼鼓弦〉一文的感想(當時尚未刊載完),並對我有所鼓勵。我趁這機會,向他請問一個存在我心裡數十年的問題。

我問他,在1978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第25屆年會中,布農中會中部教會有位牧師起來發言支持接納〈人權宣言〉,他是否知道這位牧師是誰?

在總會年會開會當天的中午時分,有位山地牧師(當時未有「原住民」這名稱)急急忙忙趕來台南中會太平境馬雅各紀念教會,適巧與我單獨相遇。他告訴我,國民黨政府用一輛包車(當時尚未有「遊覽車」這詞),載著50位要參加年會的議員去台南高工,每人發給數千元(不只1000元,可能高至5000元,恕筆者健忘),指示他們在年會中發言反對總會發表〈人權宣言〉,並投票否決總會接納〈人權宣言〉,以及投票反對續聘高俊明牧師為總會總幹事。

這位牧師是利用午餐、自由活動的短暫時間,來告知太平境教會的牧師,希望能轉達給總會的同工。他將這消息告訴我之後,就匆忙離開,回去「歸隊」。為免發生紕漏,他必須趕緊回去集合,沒時間再與我去會見太平境教會當時的主任牧師王南傑。又因為事態危急,距離年會開會的時間緊迫,我也未及請問這位山地牧師的大名,就匆匆與他道別,趕緊去告知王牧師,由他轉告總會幹部和「年會應變小組」。

在年會開會前,國民黨政府強迫長老教會,讓擔任政府公職和黨部要職卻不具年會議員身分的長老教會信徒參加。長老教會只好同意他們在接納〈人權宣言〉和續聘高牧師為總會總幹事的時段參會。到了年會討論並表決〈人權宣言〉的議事時間,就在山胞省議員華愛發言呼籲否決〈人權宣言〉之後,有一位山地牧師起來發言。

我認出他就是年會第一天中午到太平境教會來與我相遇,並告知黨國單位有斲害長老教會計畫的消息的那位山地牧師。他起立以日語發言說:「各位,剛才發言的人並不是總會議員。他所說的不代表山地教會的看法。山地教會向來在困境中傳道,在迫害中建設教會,我們已經習慣了。我們願意捨命來保守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他的發言不只是深深感動了我,也必然感動、鼓舞了全場的議員。我心裡想,該議事時段結束後要去和他會面,並請問他的大名。可是在那白色恐怖的時代,風聲鶴唳、特務包圍的現場,我選擇對這位牧師是誰「不聞不問」,以免日後萬一洩了口風,造成不利於他的任何不測。接著又想,由衷愛主、愛教會、愛台灣的勇士,上帝必記得,必讚賞他,而不必有人替他褒揚。

在兩個歷史性的議案表決時,都只有49票反對。我們不知道,那50位被載去接受「訓示」的議員當中,除了這位山地牧師以外,還有沒有人不願意順從國民黨政權的利誘、威脅、訓令,而投票支持、贊成〈人權宣言〉和高俊明牧師續任總會總幹事。可是我們可以推斷,那49票反對的鐵票,是50位議員當中除這位原住民牧師外,認同、支持黨國政權,又受賄背棄基督的教會的議員所投。這位勇士的公開行動和見證,尤顯珍貴。我們也可知道,除了那49位樂意支持黨國、接受指使的鐵票議員之外,在場的議員全數認同、支持〈人權宣言〉與其發表,和高牧師的續任。

Banitul Bukusi(伍良茂)牧師。

可是,「他是誰」一直縈繞在我腦海裡。當年更沒想到,我有一天竟會敘述當年〈人權宣言〉的事蹟,卻未能將這位在〈人權宣言〉事件中,成為「奇異並閃耀的亮光」(註)、為主作美好見證的勇士公諸於世,內心感到莫大的缺憾。

再想到,即使情治單位不知道,這位牧師將黨國賄賂並訓令某些人的消息告知總會有關人員這件事,光是在年會中表白對主和教會的忠心,及認同「使台灣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而不遂黨國的旨意,他回牧養的教會之後,必承受情治人員和社區、會友另眼看待的壓力,家人也可能受到排斥或攻擊。想到他會付出的代價,我心裡就很傷痛。

我讚美上帝奇妙的作為,並感謝伍錐牧師。在聖靈感動下,伍牧師在特別的時間打電話給我。當年他也參加總會第25屆年會,在現場,他親見親聞這位長輩牧師起身發言。他說,這位長輩牧師因為不擅華語,所以用日語發言,還說:「長老教會發表的,我支持!」這位長輩牧師後來也告訴他,黨國政府用遊覽車載議員到台南某個學校的事。

這位對上主忠心、愛教會、愛台灣、公開告白「耶穌是主」的勇士,就是伍良茂牧師!

註:引自〈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時代天命:〈人權宣言〉的後台鑼鼓弦(三)〉,載於《台灣教會公報》第3698期19版。

 

延伸閱讀:〈人權宣言〉的後台鑼鼓弦

廣告/聖經充滿我-經文填充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