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會原宣談中一中事件 台灣社會惡的循環

(攝影/林宜瑩)

【林宜瑩台北報導】台中一中發生歧視原住民事件,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原住民宣教委員會教育幹事Rii Taljimaraw(日依・達里瑪勞)表示,這次中一中事件,讓台灣這不美麗的一面風景赤裸裸地被看見!「歧視」的存在是整個台灣社會長期以來沒有好好處理的惡性循環。

Rii Taljimaraw直言,中一中事件似乎重重打了總統蔡英文的耳光,當年她對原住民的道歉到哪裡去了呢?整個台灣社會沒有因為蔡總統道了歉就學會尊重、接納,也學會不在別人的傷口上撒鹽。以為的民主、以為的進步、以為的文明實質是千瘡百孔,甚至搖搖欲墜,如同蓋在沙土上的房子,隨時有崩壞的可能。漢人歧視原住民、長輩歧視晚輩、有錢的歧視沒錢的、強壯的歧視瘦弱的,「種種的歧視,在台灣各個層面時常發生。」

Rii Taljimaraw表示,若沒有好好從教育體制、從法規去改進,這永遠是無解的難題。過去的教育下,認識的中國省分遠比台灣山區的部落村莊多得多,學生熟背的中國歷史,比對台灣各族群的認識要深得多,時至今日,似乎也沒有改變多。因此,若台灣整體的教育內容不改變,歧視就會不斷發生。若台灣大街小巷的道路名仍是遙遠的中國省分,不了解彼此的狀態仍然存在。

原住民族語言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長馬耀・谷木表示,阿美族傳統文化就教導孩子不可任意歧視人,可是在民主的今日仍存在種族歧視,可見必須從文化深耕、改變,才能讓台灣挪去族群歧視,真正做到不可任意歧視他人。

原住民族青年陣線的Yuli Ciwas表示,20年前有原住民青年因歧視被圍毆重傷,20年後有原住民學生因遭歧視選擇跳樓輕生。在《反歧視法》立法前,各級教育單位是否能把族群歧視與校園霸凌相連結?她直言,中一中歧視事件發生後,原住民青年網頁的留言都是「小題大作」「有那麼嚴重嗎」「玻璃心」,很多原住民學生遭歧視後,都微笑地說「沒關係」,可是其實心裡受了多大的傷害?「難道我們還要等下一個原民學生跳樓後,才來正視族群歧視的問題嗎?」

(攝影/林宜瑩)
廣告/手到心至抄寫本-箴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