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彩見證】當她們親手做工

珍珠家園的故事

文圖◉歆怡

珍珠家園的宗旨是:進入風化場所傳福音,幫助特種行業婦女與主耶穌基督建立關係,重建生命。雖然我們主要目的不是遊說她們轉業,但在信主過程中,自然會碰觸這個問題。

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價值不建立在工作的貴賤上,但有一份榮神益人的工作,確實可以提高我們的自信、自尊,改善與上帝、與人、與自己的關係。因此,協助有意願轉業的婦女退出特種行業,也是珍珠家園不可或缺的任務之一。

珍珠家園在台北市萬華區接觸到的茶室工作者和性工作者,年齡介於40至70歲之間。她們當中有些人沒念過書,好一點的上過國小或國中,但通常沒有一技之長,或擁有的技術已被市場淘汰。她們大多離婚或先生過世,有的還要撫養兒孫,為了還債和扛起家計而進入特種行業。

接觸珍珠家園後,這些婦女開始覺得人生有盼望,可以有其他出路。佩佩信耶穌後,覺得性工作跟信仰牴觸,思考轉業。她身材壯碩,想嘗試做保全工作,但因為識字不多,一開始很焦慮,怕看不懂地址,沒辦法把信件放到正確的信箱。我跟她說:「妳就禱告,求耶穌給妳智慧,然後看看旁邊有沒有可以詢問的人。」

後來,佩佩很喜歡這份工作,穿著保全的制服來珍珠家園時,抬頭挺胸,神氣地說:「以前都是被人糟蹋,現在人家會向我點頭。」生平第一次,她覺得很有尊嚴,可以老實告訴家人她在哪裡工作。

工作有意義

但不管什麼工作,難免會遇到狀況。有一天,溫馨很迫切地打電話來問:「我想離開茶室去當看護,你們可以幫我嗎?」我們把她轉介給萬華婦女暨家庭服務中心,社工馬上幫她安排隔天去上課。後來,她也順利到養護中心當照顧服務員。本來就有老人緣的溫馨覺得這份工作很有意義,她做得很開心。可惜,她的健康後來出狀況,不到兩年就離職了。雖然沒辦法繼續,那段時間對她來說仍是美好的回憶,讓她覺得自己是有用的人。

溫馨是果斷的行動派,她說要做的事情一定會去做。相較之下,菲菲就沒辦法一下子轉換跑道。她對上帝感到虧欠的時候,就想找其他工作,但工作遇到問題或錢不夠用的時候,又會回茶室上班,如此反反覆覆好多次。菲菲患有思覺失調症,長期服用安眠藥。服藥時一整天昏昏沉沉,只能找一些算鐘點的居家照顧或打掃工作。

有些婦女離開茶室後,不需要工作,但也不想閒在家裡,就會到萬華婦女中心、社區照顧關懷據點或社福單位當志工。陳媽媽車禍後,腳底一直有一個傷口。她到社區營造機構台灣夢想城鄉營造協會接受培訓,既當導覽員,也是「真人圖書館」的成員,分享她在萬華打拚的故事。雖然做這些沒什麼收入,陳媽媽還是樂在其中,常說:「我要當一個快樂的老人。」

為了幫助溫馨、菲菲、陳媽媽這些沒辦法找到正規工作的婦女,我們開了手工班,做一些小包包和手工藝品。出去擺攤的時候,她們會很自豪地跟客人介紹她們的作品。

阿花轉業初期在手工班,後來「畢業」了。她為了照顧年邁的母親和還房貸,從事性工作許多年。有一次她正在接客,門外突然有警察要她開門,不開就要破門而入,她嚇死了,也覺得很丟臉。她不識字,找工作不容易,看不懂地址,不知道怎麼使用大眾交通工具。珍珠家園的同工陪她去應徵,旁人還笑她:「妳找工作還要帶秘書來喔?」後來她在辦公大樓當清潔工,自豪地穿著制服回珍珠家園看老朋友。大家都稱讚她,也有人投以羨慕的眼光。她認為那是耶穌幫她找的工作,即使工作上遇到挫折,也百般忍耐,不輕易放棄。最近,她上班時跌倒,手部骨折,開刀後需要三到六個月恢復。她擔心工作不保,只休息一個月就回去上班了。

工作有能力

要改變生活,除了要有動力,也需要能力。小純的工作經驗豐富,做過診所護士、保養品直銷、保險業務、卡拉OK小姐,還開過公司,承包辦公大樓裡的電話系統保養與清潔。本來我以為她是斜槓人才,性工作是其中一個選項,她可能不覺得有什麼不好。豈料有一天她說出心裡話:「有誰喜歡要脫掉褲子的工作呀?」

後來,小純發現年紀越大,越沒有競爭力,生意都被其他年輕小姐搶走了。小姐之間的勾心鬥角,也讓她覺得很厭煩。她的能力不錯,有多元的工作經驗,因此我們把她轉介給艋舺就業服務站。小純有很多想法,個案管理員花很多時間安排職業性向測驗,了解她的能力、興趣,並且幫她媒合工作。小純當房務員時,常做錯事被責罵,上班不到兩、三天就被老闆辭退。珍珠家園的同工發現她講話顛三倒四,思緒很亂,懷疑她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就帶她去看精神科醫師。評估的結果是,小純需要服藥改善注意力。後來疫情爆發,危機成了轉機,她下決心回老家賣鹹酥雞,終於找到自己的一片天。

工作有支持

婦女要成功轉業,還需要有良好的支持系統。珍珠家園的同工持續陪伴、鼓勵她們,幫助她們建立新的生活習慣。晚上早一點睡覺,要記得設定鬧鐘,早上準時起床、上班。工作要確實完成,老闆、前輩糾正時不要生氣,要虛心學習。不懂的時候不要怕,可以問其他工作夥伴怎麼處理。說穿了,就是一些基本的職場應對。她們遇到挫折時,關心她們,提供心靈、精神上的支持。

轉業期間,婦女或許需要經濟支援,珍珠家園會適時提供短期的生活補助。在台北設戶籍的婦女,也可以向公部門申請三個月生活補助。我們也會轉介給社工,讓社工評估她們是否可以申請低收入戶或租屋補助等。李阿嬤從小就被賣到妓女戶幫家人還債,大概七年前離開性工作,轉而當清潔工。她已經72歲了,仍然一個禮拜工作六天,每天在大太陽底下曝晒。孩子沒辦法養她,兩個孫子重度身障,偶爾還到她家住。雖然她有中低收入戶資格,領到的補助還是不夠,需要一直工作。最近她抱怨:「夏天工作很累,我快受不了!我現在還能工作,以後怎麼辦?」她希望可以抽籤抽到社會住宅,有稍微喘息的空間。

在國外,不管是性交易合法如荷蘭或不合法如瑞典,都有性工作者安全退出的機制。可能公部門獨力作業,也可能是公部門和民間團體合作,提供居住、藥癮治療、復學、工作等機會。希望台灣政府和民間團體也可以朝向整合型服務發展,協助婦女走出黑暗的角落,重獲新生。

延伸閱讀:珍珠家園

廣告/美好腳蹤368認購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