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報廣場】不是業報,而是祝福

(相片提供/Pixabay)

◉陳文珊

台中捷運的不幸事故,讓許多熟識林淑雅老師的社運同仁震驚不已。她投身於各項人權議題,從廢除死刑、環境人權、原住民運動,至申請國際特赦組織救援政治犯。許多人將因果報應的觀念套用在她的不幸,這種說法抹殺了她四處奔走的善行,也忽視了此事背後的公安結構性問題。

十多年前,在我參與廢除死刑運動時,有幸認識淑雅。那是2010年,當馬英九一手簽署兩公約,一手任命曾勇夫為法務部長,恢復死刑,廢死聯盟成為眾矢之的,黑函和恐嚇電話不斷。在討論群組裡,所有人都以坦誠的態度討論行動策略,因為我們相信,即便意見不同,我們都有共同的價值信念,是真誠的夥伴。對實施轉型正義國家,修復式正義是否可以適用在死刑廢除上,群組裡面有不同的聲音。我引述美國天主教主教會議的文獻,提出以最小暴力原則為出發點,如果連大規模的殺戮都可以用修復式正義來處理,沒有道理死刑廢止不可以援引。

當年,法務部假意在全台各地舉辦辯論會,我是東部場次的與談人,淑雅則在中部。當我聽到她提出制定罰責應以最小暴力原則為依歸時,一方面,覺得吾道不孤,在廢死之途,有好夥伴同行;另一方面,心裡也很感恩,覺得她沒有因為我缺乏法律專業背景,便因人廢言,對我的主張嗤之以鼻。

此後,我與淑雅的交集並不多,但在兩次我因玉山神學院學生狩獵觸法急需協助的時候,她都耐心親切地接了我的電話,並轉介給她的學生或朋友來協助。這兩次的經驗讓我對她的俠女性格有了更深的認識,她完全是幫理不幫親的好人!

對於這樣一位社運夥伴的不幸去世,當我聽到新聞媒體用「林姓助理教授」稱呼她時,我非常不以為然,而網路上有人以「果報說」去誹謗她,我更感到痛心。淑雅的遭遇是台灣公安設計不良的結構性問題,中捷以無人駕駛列車和煞車反應不及為理由推脫責任,是無法接受的。為何站台沒有控制閥?為何車道沒有監視警報器,防止異物進入引發事故?為何控制中心未能發現並緊急應對?這都是空間設計和管理文化出問題的證據。我們的公安管理,需要有遠見的公民社會共同推動。

淑雅的不幸,並非什麼惡報,而是真大德!她捨身犧牲,留給同車的人、留給台灣這片土地最後的祝福。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榮譽副研究員)

廣告/美好腳蹤368認購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