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權會南辦講座 談緬甸現況與難民處境

(攝影/林婉婷)

【林婉婷高雄報導】政變三年的現在,緬甸局勢如何?軍方原計劃以選舉加強其政權合法性,但最終宣布延長緊急狀態至8月。台灣人權促進會南部辦公室舉辦「南方有人」系列講座,以「舉起三指,反抗威權之後-談緬甸現況與難民議題」為題,邀請獨立撰稿人翁婉瑩和台權會難民議題專員賴彥蓉主講。

翁婉瑩長期關注緬甸局勢、多次前往採訪,在2021年緬甸政變後以自媒體方式在社群媒體與寫作平台報導、編譯。講座中,她以「時間軸」和「地圖」來帶領與會者們認識緬甸現況,可以暸解緬甸政局的變遷、族群議題如何加劇衝突等。

1895年,緬甸遭到英國殖民,直到1948年才獨立建國;1962年,奈溫將軍發起政變;1988年學生發起「八八八八民主運動」,並推舉翁山蘇姬為民主運動代表人,然這場運動不敵軍事鎮壓、以失敗告終。2007年緬甸僧人發起「番紅花抗爭運動」,同樣遭到武力鎮壓。

(攝影/林婉婷)

2008年強烈氣旋納吉斯侵襲緬甸,被認為是當時軍政府屠殺僧人的後果;同年政府頒布「2008憲法」,當中設立許多鞏固軍方權力的條款,例如修憲需要取得75%軍方同意。2010年,翁山蘇姬獲釋,但所屬政黨無法取得參選資格;隔年退休軍人登盛執政,開放外資進入,並逐步鬆綁報禁與網路言論審查。

2012年若開邦發生暴力衝突,軍政府武力介入,在那之後,本來就被視為「外國人」的羅興亞人處境更是雪上加霜,2015年爆發首波難民危機;2016年至2017年,羅興亞難民危機持續。2015年,翁山蘇姬勝選、隔年正式執政;2020年再度當選,但隔年2月1日敏昂萊將軍發起政變,隔月27日爆發建軍節武力鎮壓。

2022年底美國通過《緬甸法案》(全稱《2022年透過嚴格的軍事問責統一緬甸法案》)、翁山蘇姬被判33年有期徒刑,今年2月,軍政府將緊急狀態延長至8月,這是第二次延長,也將選舉再一次延後。

翁婉瑩指出,事實上在政變爆發以前,緬甸就因為少數民族的武裝組織(民地武)而邊境局勢不穩定。緬甸最大宗族群緬族僅佔總人口68%,而其次是撣族9%、克倫族7%;這些少數族群握有自己的武裝,並寄望透過自治掌握所在區域的生存資源;族群的文化也影響他們對緬甸政府的態度。

(攝影/林婉婷)

而近來除民地武,還有許多「人民防衛軍」成立,他們接受民地武與民主派的武力訓練與資助以反擊軍政府。現在的緬甸可謂遍地烽火,約有149萬人流離失所,難民主要逃向鄰近的泰國或印度。國際對緬甸軍政府的態度,透過今年中國外交部部長秦剛的發言,可以推敲中國逐漸向軍政府靠攏;而美國的《緬甸法案》當中包含向民地武和人民防衛軍提供提供非致命性武器等條款。

賴彥蓉透過線上互動遊戲帶領眾人認識國際難民現況,包含「尋求庇護者」「境內流離失所者」和「難民」等相關名詞定義;全球造成最多難民的國家依序是敘利亞、最大難民接收國是土耳其;難民決定逃亡何處通常相當緊急,因此最主要是以地理接近優先考慮。

(攝影/林婉婷)

台灣《難民法》草案早在2005年提出,2016年送到一讀後停滯,直到2020年公民團體發起民間版本草案;而國家人權行動計劃報告中承諾將在2024年把草案送入立院審議,但至今未有相關動作。賴彥蓉強調,台灣因為體制不夠完整,造成尋求庇護的難民遇到生存困難;以緬甸人為例,因著高昂仲介費與學費,他們被迫退學或休學,但又因政變爆發無法回到國家,面對護照過期卻無法更換、擔心隨時會被遣返等問題。

台灣常以國家安全和國人權益為由拒絕《難民法》立法。但賴彥蓉指出,事實是台灣沒有《難民法》,但仍有難民,若建立明確難民審核機制,或許更有助於防堵間諜;若世界沒有《難民法》,白色恐怖時期被迫流亡的台灣民主運動前輩們,根本無法在其他國家取得庇護、繼續關心台灣前途,也沒有台灣今日的民主、自由。

廣告/聖經充滿我-經文填充本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