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紐約,拒絕偷竊人們未來

◎王乾任

最近2週,「佔領華爾街」運動迅速擴張,不久後改名為「佔領紐約」,並且快速地在全美10數個大都會區引發響應,遍地開花。「佔領紐約」運動的發起者希望透過直接民主的精神,發動公民不服從運動,抗議貪婪的企業置普羅大眾的死生於度外,更要對早已被企業財團購併的國家機器發出批判,奪回被這些人壟斷的未來。

美式資本主義隨著新自由主義的市場經濟原則,大幅對金融管制進行解禁,徹底實踐了「馬太效應」,貧富兩極分化,1%的富人擁有99%的財富,許多美國人努力工作,但卻無法賺到足以供自己溫飽的薪水。美國創造出一套讓所有的經濟果實往資本家靠攏,靠外包、自動化科技、非典型就業消滅中產階級,剝削中低收入者的勞動力來維持國家運轉的恐怖體制,有16%的人落入貧窮線,正職工作越來越少、薪水越來越低,人們被迫舉債度日。

如果單單是貧窮就罷了,不知節制的貪婪資本家,創造出「次級貸款」來剝削窮人,等到次級貸款爆發鉅額虧損,銀行業可能面臨倒閉時,再出來要求政府拿老百姓的納稅錢拯救企業,被紓困的企業則繼續從中拿走大筆金錢當做CEO的薪資與股東紅利&hellip&hellip,貪婪到無以復加的華爾街金融業激起美國民眾的同仇敵愾,終於爆發了「佔領紐約」運動,人們再也無法忍受只想賺錢卻不想承擔社會責任的惡質資本家繼續偷竊自己的未來。

近10餘年來,台灣也迷上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國家開始以BOT、科學園區、農地徵收、大減富人稅、大減營所稅、賤賣國有地等方式,將公共資源轉移給財團企業,政府成了為富人服務而非普羅百姓服務的機構,富人的企業一出事,政府馬上出手相救,窮人卻連想要爭個津貼補助加碼、合理的社會住宅來居住,都難上加難。

聖經一再告誡我們,富足的弟兄應該幫助不足的,神是憐恤窮人而恨惡那些不幫助窮人的富人,神無法忍受富裕的基督徒一邊在教堂裡敬拜,卻一邊假裝沒看到貧窮與不公義的事情正在發生,若是富裕的基督徒不肯分享自己有餘的部分,不肯挺身出來為貧窮的弟兄姊妹爭取權利,有一天,神都要算總帳。

雖然基督徒在台灣的人數稀少,但卻有不少人的社經地位高於社會平均值。雅各書上明白寫著末日的警訊之一,是人們只知道積攢錢財,雇主虧欠工人的工錢,自己富得流油,卻讓為自己做工之人活在赤貧的生活光景之中。我們應該要警醒,面對這個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的社會,不但應該奉獻自己有餘的來幫助不足的弟兄或鄰里,更要勇敢地站出來批判這個世代錯誤的資產分配與累積方式,切莫因為如此批判會讓自己的利益受損,而眼睜睜看著窮人受苦卻默不作聲。我們應該仔細留意「佔領紐約」的後續發展,並且留意自己所身處社會的政商勾結之發展,必要時也應該秉持公民不服從運動之精神,挺身而出,為那些因為制度不公義而落入貧窮之中的鄰人爭取應得的權益。

(作者為景美福音堂會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