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會真苦好累

185

◎顏約翰

最近與同工分享牧會甘苦談,一個同工感慨說出:「牧會真苦,好累!」一語道破牧會的精神負擔。部分原住民教會無法提供傳道人足夠支付生計的謝禮,以致需要兼牧另一間小教會。主日早上8點在小教會主持禮拜,9點多要趕回原本牧會教會準備10點主日禮拜,時間非常緊湊。有時還因兩間教會背景不同、信仰程度不同、禮拜方式有差異,需準備兩篇講章。更慘的是兩間教會有的相距甚遠,若遇天雨、颱風,都需關照教會,週間也要負責兩間教會之聖工,想來牧會真是好累!

在原住民教會牧會確實會感到累,但比我們累的人更多。耶穌的宣教、使徒的殉身、聖經中的保羅、初代教會牧者受迫等等,比比皆是。我也感受牧會艱苦,除了自己對教會宣教的預備與教會行政管理之統理外,還須為會友信仰造就與生活情況關心。

曾在半夜接到電話接送會友醫院轉診來回近300公里、又多次在半夜不論天候協助臨終病人。這些經驗在在說明,牧會是辛苦的,然而藉著艱苦感受主的恩典與同在,心中自然也能享受那苦中之樂。

其實要說苦,我們真的還不夠苦,要說苦的應是我所敬佩的平地牧師,且在退休後到原住民教會阿美中會鳳信教會牧會的陳南州牧師。試想他是一位平地牧師,是個深具神學素養的學者,要將神學理論在原住民教會宣揚並非易事,加上在語言方面的不足、文化背景之不同,要如何講道與牧會更是困難。但是陳牧師很勇敢,努力改變講道的方法,以大家都能懂得的語詞與文化相近的道理講出來,如此便頗受會眾的接納。陳牧師從不畏苦,甚至樂此不疲。

我們體諒晚輩同工或許受到委屈,或許歷練不夠、忍耐不夠,但縱使再如何的艱苦,要以享受艱苦的味道來牧會,因為這是一生的奉獻,是自己與神的契約,更是生命的託付與使命。為了福音、為了基督,這算什麼苦呢?

(作者為東美中會馬蘭教會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