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運動的威脅?

175

◎張仁和

到底新世紀運動是怎樣的洪水猛獸,值得基督徒用重砲攻擊?日前《台灣教會公報》3165期刊出一篇文章剖析新世紀運動的本質,加上過去幾年來不斷有一些朋友對新世紀的嚴厲批判,讓我覺得有點小題大作。

在歷史的潮流中,擷取世上各宗教門派與哲理的特點熔於一爐,強調世界大同、天人合一的境界與理想,從來就沒有中斷過。例如在漢人社會裡,有所謂的「一貫道」融合了儒、釋、道、基督教與民間信仰,蓬勃發展為一種嚴密的組織,由於神祕的本質與鐵的紀律成為當政者的眼中釘。雖然在台灣早期年代裡受到無情的打壓與污名化,但是他們愈挫愈勇,今日長榮集團的高層與領導人張榮發先生就是最好的代表。

此外,曇花一現的「奧修運動」,也是融合印度教、基督教、佛教與伊斯蘭教的觀念,加上奧修(1931~1990)自創的哲理與眼花撩亂的靈修方式,反對世上任何一種有形的宗教制度,強調人類生命潛能的開發,也曾經獨領風騷好一陣子。但如今這個頗有爭議的「信仰」運動,隨著本尊仙逝,只剩下空殼的名詞供人憑弔!

新世紀運動自從二次大戰以後,肇因於當代人類對工具理性與物質主義的不滿,廣納各種學術的皮毛與各宗教派別的外衣,以一種「新興宗教」的型態崛起至今,的確吸引不少心靈空虛或對制度化宗教不滿者趨之若鶩。從歷史的角度來檢驗,這種運動到最後若沒有扎根於日常的生活,試著回應販夫走卒的人生困頓,自然也會如同過去的新興宗教一樣日趨式微,基督徒又何必對此憂心如焚?

基督教的信仰是奠基於歷史,經過許多波折的考驗,雖然它未必盡善盡美,也曾遭遇不同學說與宗教信仰無情的攻擊,但它能夠屹立不搖的根基,就在於勇敢堅持不斷改革的精神與受壓迫者站在一起;相反的,當歷史中的基督教會把持權威,用排他性的態度想要剷除一切不符「正統」的主張時,也正是它犯下致命錯誤的一步。

我敬佩〈明辨新世紀運動〉一文作者的苦心,想必他花了不少心血分析這個運動的觸角深入了許多當代熱門的領域,例如商業、教育文化、心理學、宗教界&hellip&hellip等等。但該文誇大了新世紀運動對於今日人們的心靈與信仰的影響性,尤其是在心理學的論述上,作者或許犯了「以偏蓋全」的毛病,以「超個人心理學」來涵蓋整體心理學的領域。任何一個對於專業心理學稍有涉獵的人都知道,「超個人心理學」不過是對於心理學界強調以科學方法來探索人的生命與行為領域的一種反動。就我粗淺的了解,這門「學問」究竟是否可以被接受為心理學理論的旁支,或者純粹只是一種「信念」而已,仍舊存在著許多爭論!

新世紀運動究竟會不會成為一種顯學,滲入到人類心靈的各種領域,滿足21世紀人們追求生命與信仰的意義,或者到頭來大江東去、煙消雲散,也許不是現在可以蓋棺論定的事情。但無論這個運動如何演變,我認為基督徒大可不必杞人憂天,否則,不過是突顯我們對於自己的信仰自大又自卑的情結作祟而已!

(作者為台南中會博愛教會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