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中看見領導

◎陳建上

過去看過許多領導相關書籍,直到前天與師母對話,才發現更深的體認,「事工的焦點是先做不是先說,更不是先領導。」在近來的事工中,我「說」多過於「做」,自我察覺中思考為何會這樣,或許可以分成兩個面向來看,一為事工本身、二為人:

1.同樣模式:近7年的服事,在許多的固定事工中,自認為基本構想大同小異,因此執行應該非常容易,只要依樣畫葫蘆就好。

2.極度聰明:現代的教會會友結構,我認為是高知識世代,特別在新竹地區博士就有幾千人,碩士更別說,這應證了我的想法,是個充滿思考的世代。

3.不愛說教:聰明的人不願被一再叮嚀,因為內心會將對方歸類為「說教者」,讓人不耐煩,或許這也是投射我的個性(雖然自知不能被歸類為聰明的類型,但卻有這種思維)。

4.不愛強迫:或許在自由思潮中,被強迫是極不樂見的事,特別是教會事工,應該是出自內心喜悅參與,能夠委身,也因此我不願意成為強迫人的人。

對此我的反省是:

1.人員穩定:過去上班經驗是固定模式與操作,但我遺忘了過去在公司或是母會人員穩定度高,而如今我們的教會人員卻是常有異動現象。因此,對我而言事工做法雖固定,但對許多的同工來說,卻是新接觸的方式或概念。

2.專業專工:知識的專精是這個世代的模式,也因此跨領域所面對的就是新的,因為專精之下的具體呈現就是尊重他人的經驗,故此需要別人實際指導,接續才是自主執行。

3.自主認知:強迫會帶來人的不願委身,也因此對於不同觀念與做法,我希望應該尊重而不要強迫他人,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想法與做法不一定是最好的。

在這個電腦的時代中,一個做法如果要透過文字表達清楚,常常比不過實際操作一遍來得簡單容易。這與我認知自己先操作一遍會僵化大家對一件事的思維,有極大的落差,求主給我智慧學習如何成為一位僕人與同工一起完成使命,也求主給同工饒恕我無知與頑固下的某些自我堅持。

(作者為客家宣教中會關東橋教會牧師)

廣告/手到心至抄寫本-箴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