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聽我說

我是個在教會長大的第五代基督徒,家族中的成員也幾乎都是基督徒。我從小聽聖經故事、與長輩談聖經道理,在教會中也喜歡跟大家打成一片、參與各種服事,那時候的我真的覺得「在耶穌裡,我們是一家人」。

事情開始有些變化是我國中的時候吧!與其看漂亮的女同學,我更想多看帥氣的男同學幾眼。當我開始意會到這樣的差別時,並從電視中聽到「同志」、「同性戀」,我藉由網路搜尋相關資訊,一方面反思我是不是有這樣的情況;另一方面更害怕「萬一我是的話,該如何是好」。

◎Henry

害怕之餘,我決定向爸爸探問,沒想到他用我見過最嚴厲的表情說明他對同性戀的了解,及聖經中是如何譴責同性戀的。當晚我立刻把這件事放在禱告中,這也成了日後我每天睡前禱告的「首要急事」。

我不知道如果沒有轉變,在耶穌裡我們還會是一家人嗎?社會又是怎麼樣看待一名男同志?壓力不停累積,越來越發現沒辦法靠著意志力改變,因此我開始假裝自己跟社會上大部分的人一樣。上大學後有女生向我告白,我期待有所改變而交了女友,但終究還是分手。 

我立志要有所改變,每日更勤奮查考聖經,更迫切禱告尋求改變,更熱心服事教會,只希望生命可以獲得改變──變成「正常」的異性戀者。最後我決定跟當時的團契輔導坦白這一切,希望得到屬靈夥伴的幫助,沒想到迎來的是種種質問與責備。

我多了很多回家功課,一堆「神不喜悅同性戀」的資料要閱讀,輔導一再強調上帝會醫治我,如果我沒有獲得醫治,一定是因為我不夠努力。他和教會牧者為我安排12小時的禁食禱告,最後我實在沒辦法再想下去,於是選擇再次戴上異性戀的面具,讓大家以為「我已經從邪靈中的得到釋放」。

後來總算找到一間願意接納我的教會,同光同志長老教會信仰告白裡說:「所有人皆為上帝美好的創造,不論其族群或身分,不分同性戀者、雙性戀者、異性戀者、跨性別者等,皆為上帝喜愛的兒女。」直到現在我還是心懷感恩,好險我沒有像電影《為巴比祈禱》中的巴比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很多基督徒可能知道教會中有同志,卻還是選擇忽視與責備,或是用自以為友善卻是一種偏見的態度看待我們。身為一個在教會長大的人,我有許多朋友、親戚、曾經十分敬重的牧者,可能就在那些穿白衣反對同志的人群當中。

我沒有天真到以為婚姻平權法案一旦通過,我也可以像其他朋友一樣在母會結婚、得到祝福,但是至少請讓我擁有該有的權利,請給予我尊重,請讓那些曾經被你們傷害的人可以獲得幸福。

我想要擁有愛與被愛的權利。我想要跟我心中所愛的人在一起,一起組成家庭,幸福愉快地生活。我想要好好活在這塊土地上。我需要一個不受壓迫、免於恐懼的環境。「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

或許我們曾經在教會中受過傷,或許在爭取權利的時候受到各種汙名和誤解,但我始終相信:「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

(作者為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