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鬼釋經

771
◎李明翰

對許多基督徒來說,「金句」不僅能時常提醒自己,也能適時用它來勸勉別人。然而,我們在運用金句時,往往會只截取一小段經文,而忽略它上下文的脈絡,並先入為主地用我們這時代的語言、文化套用在經文上。這不僅讓我們斷章取義地在理解神的話,有時更糟的是,會「濫用」金句而傷害他人。

如此一來,「釋經」就變成一個很重要的功課。不過,到底怎樣才算是不偏差的釋經?畢竟,許多傳道人表面上有在釋經,但實際上仍然是胡亂地引用經文。筆者之前拜讀曾思瀚博士的著作《壞鬼釋經》系列(基道出版),他點出了長久以來基督徒錯誤詮釋的經文,並試著用深入淺出的方式,來釐清聖經作者想要表達的意思,以及詮釋出經文的當代意義。

曾博士認為,要詮釋一段經文,必須要放在其上下文的脈絡,以及全書的語境去處理,才不會斷章取義,錯失原本要傳達的東西。另外,當時的讀者觀看世界的角度與我們不盡相同。他們會在其固有的文化中,用社會體系以及群體身分的觀點來聆聽信息。因此,信息的意義不僅是侷限在個人的領受,更是在於建構群體的身分。

在一個篇章中,他用哥林多後書6章14節「不相配的軛,不相配的婚姻?」來舉例。「信與不信的人不能同負一軛」,往往被拿來當作是「基督徒不要與非基督徒結婚」的佐證經文。然而,放到6章14節~7章1節的語境來看,保羅主要是在關心哥林多教會內部沾染異教習俗的事情。因此,他用「光明、黑暗」「基督、撒但」「信、不信」「神的殿、偶像」,來勸勉會眾要專心敬拜上帝,成為祂的子民,並潔淨自己。如此一來,這段經文跟婚姻一點關係都沒有,而是使我們思考:有什麼事情或舊有的生活正在阻撓我們敬拜上帝?

釋經是一個很嚴肅、很複雜的一件事,凡是想要偷吃步,斷章取義地套用在現今的處境,都須再三思。就如引用創世記「先造男人,再造女人」的故事,或是哥林多前書「婦女不可講道」、「在會中要閉口不言」等經文來反對現今的男女平權,不禁令人啼笑皆非。畢竟,這些經文有它的目標讀者,而且所針對的群體有其困境,並且是在某種文化背景下被書寫而成。若不謹慎地去探究這些,所得出的當代意義,乃是會偏離了這些經文所要給我們的教導。願我們能認真地查考神的話,用心地來詮釋經文,並在當中得著神的話語中豐富的含意! (作者為七星中會古亭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