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談論的不只是議題而是生命

◎髒圓鏡

一整天劇烈起伏的情緒與思緒,3月11日傍晚走出南神頌音堂時,真的覺得氣力放盡,原來……當那些字詞、語句、態度透露出的惡意與驕傲,直接當面迎來時,是多麼的令人難過憤怒?令人快要喘不過氣。為何可以如此不帶情感的說出那些話?
長老教會同性議題座談會南部場,是我第一次如此親身參與這項議題的討論,最後雖然登記了發言,但來不及輪到,以下,是原本我想說的話:
我是基督徒,也是同志,就是造成今天大家耗費這麼多資源、紛爭、討論的族群。
今天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大家,如果你是同志基督徒,你會怎麼樣去面對你的同志朋友或是基督徒的朋友?面對同志朋友,我想跟他們分享福音,可是網路上許多不實、中傷的言論或行為,讓我們很難建立他們對這份信仰的信任。面對基督徒,我也想透過我的生命、行為,破除他們對於同志的誤解,但我可能必須冒著許多人永遠不再願意跟我做朋友,甚至被逐出教會的風險,這是我現在生命所真實經歷的,每一天都拉扯著我的靈魂。
去年議題發生的時候,我也經歷了很大信仰上的跌倒。曾經,因著相信「上帝愛每一個人,我們每一個人是祂愛的創造」,幫助我走出了童年被霸凌而造成的憂鬱症陰霾,但是去年教會界的氛圍,讓我非常恐懼,我很想再自殺一次。當我們抱怨被「同性戀」霸凌時,我們是否又真的明白,一個同性戀一生中需要遭受多少異性戀的霸凌?
我只是一名平信徒,我不是任何領域的專家學者,許多問題我也還在釐清與思考,我想分享的是,大家今天在談論的,不只是一個議題,而是一個就在你我身邊,可能正在幽谷邊緣徘徊掙扎的生命。請大家在發表任何言論的時候,一定要謹慎,因為我們影響的,可能是一個人的人生、靈魂、信仰甚至是生命。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