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踏話頭|

面對歷史傷痕談何容易,然而這卻是一個新興國家凝聚共識的重中之重。在多數人被迫遺忘二二八事件的年代,有一群人勇敢揹起十架,為過往的不義發出不平之鳴;如今,禁忌雖已解除,真相卻仍待善處。聲聲的呼喚,是要避免暴政的歷史重演,展現上帝賞賜人類的尊嚴。這是與信仰息息相關的議題,也是教會為社會帶來盼望的契機。

總編輯|陳逸凡


追尋遺忘的正義與和解 屬台灣的國家喪禮

【林宜瑩專題報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教會與社會委員會近年來積極與公民團體合辦「228・0紀念活動」。總會教社幹事林偉聯牧師2月20日在「二二八事件77週年紀念行動」記者會上直言,當年二二八罹難名單內有許多台灣年輕的菁英,其中不乏長老教會的信徒,如今台灣國人在二二八舉辦各樣紀念活動,實在應視為在參加「國家喪禮」。

林偉聯說,1987年有鄭南榕、李勝雄、陳永興等人發起「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促成執政當局為二二八道歉、賠償、建立紀念碑;至今,各縣市首長在二二八這一天都必須參與相關追思、紀念活動,台灣卻仍有許多人把這天當成是放假在遊玩。他認為,民眾是否嚴肅看待二二八,是全體國民能否凝聚台灣國家意識、國族觀念的關鍵。

(攝影/林宜瑩)

為提升台灣國人對二二八這段外來政權威權統治、濫殺無辜過往的重視,包括鄭南榕基金會、蔡瑞月舞蹈社等50多個民間團體,在二二八70週年的2017年發起「228・0紀念行動」,到2024年已是第八次。林偉聯認為,各級政府與團體責無旁貸要參與其中,以避免殘酷的歷史重演。

不過,林偉聯坦言,就長老教會牧長、會眾參與「228・0紀念行動」的情況,確實反映當今台灣社會對二二八冷漠的現象。他指出,台灣社會覺得二二八是過去式、與自身無關,若牧長想在教會內舉辦二二八紀念活動,恐會被信徒、小會員阻擋,或是擔心會友因此不來教會聚會、奉獻減少等。

曾經牧會過的林偉聯說,可以理解地方教會牧者的為難,因為當會友中有省籍情結或意識形態,加上要是有小會員礙於會眾壓力,不支持記念二二八相關活動時,記念二二八就成為挑起爭端、肢體不合的議題。

林偉聯表示,牧長、信徒對類似政治議題有熱衷與冷漠兩種態度,似乎與聖經中有伸張公義與饒恕赦免兩種教導有所關聯。但他強調,舊約聖經教導,要追求上帝的公義,對或不對的事不能含糊帶過,否則基督信仰的價值就不見了。聖經記載以色列人被外族統治的悲慘歷史,摩西五經都在闡述公共議題,連耶穌都鼓勵信徒「凱撒歸凱撒」、翻倒換錢的攤位,不正是在杯葛羅馬的稅捐制度、挑戰其政權?這也是總會教社為何要鼓勵眾教會響應、記念二二八。

堅守對社會公義的承諾 回歸愛的陪伴關懷

【邱國榮專題報導】在台灣,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不單是信仰的團體,也曾是社會行動的先鋒。新竹中會中壢教會會友余能生是長老教會總會教會與社會委員會成員及公投盟中壢大旗隊隊長,他表達了教會在政治和社會活動中角色的見解。

余能生強調,長老教會的政治立場深植於其改革宗傳統中,即以神的話語為準繩,指導信徒的信仰與生活。長老教會從發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人權宣言〉,到參與各項人權與民主議題的行動,都是基於與被壓迫者及弱勢群體同行的信念。面對中國對台灣的政治滲透和社會分化,他認為長老教會信徒應保持樂觀,堅守信仰。

(相片提供/余能生)

余能生提到,在當今資本主義迅猛發展的背景下,人心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的持續分化策略,對台灣社會的凝聚力造成影響,不僅影響政治層面,甚至滲透至宗教領域。儘管台灣已民主自由,位列已開發國家,但地方教會普遍存在去政治化與去歷史化現象,對教會發展和信徒信仰生活造成深遠負面影響。

余能生回顧自己從其他宗派轉向長老教會的經歷,指出長老教會能將信仰與社會公義相結合,不同於只強調事業成功、家庭幸福的宗派。他認為教會宣教應超越商業傳銷模式,回歸關懷和陪伴他人的核心傳統,特別是在信望愛中,以愛為最大。

提及科技和多媒體為教會帶來的新工具和機會,余能生指出,教會最大的武器仍是上帝的恩典。他呼籲地方教會不應迷失於世俗化,而應堅守長老教會的莊嚴和對社會公義的承諾,在現代社會中找到適當的定位和方向。

在台灣追求民主自由的背景下,余能生探討長老教會平衡信仰與政治參與的方式。他提到,雖有許多牧師願談論公義,卻也有反對政治討論的聲浪,主要來自長老。他呼籲信徒提高警覺,不盲從所謂教會領袖的牧師或長老。因此,他鼓勵信徒積極投身推動社會公義,成為改變的力量,期許信徒們在信仰生活中展現更多的主動性和責任感。

余能生對地方教會在社會公義角色抱有期待,以七星中會的濟南教會為例,教會將空間開放,擴大教會影響力。他建議教會成為社區的一部分,積極參與社會公義實踐。

引領信徒走向公共領域 從告白走上實踐路

【邱國榮專題報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長期積極參與政治及社會公義議題,在此框架下,台北中會公義行動教會牧師柯怡政深入探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信仰告白〉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人權宣言〉對社會政治參與的影響,並以此回應記念二二八事件的行動。

柯怡政引用〈信仰告白〉,闡述上帝如何賜予人類尊嚴、才能及鄉土,鼓勵人們參與神的創造工作,並共同管理世界。〈信仰告白〉強調人類在社會、政治、經濟制度以及文藝、科學領域追求真神之心的重要性,其中提及的「政治」突顯長老教會支持信徒參與政治活動的立場。他解釋,將「政治」納入〈信仰告白〉是一種策略性決定,目的是消除對政治參與的汙名,強調追隨上帝道路中政治活動的重要性。

(相片提供/柯怡政)

接著,柯怡政討論〈人權宣言〉,特別是它描繪的願景「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不僅作為自1990年起教會要求國民黨政府就二二八事件道歉及其對轉型正義的持續關注基礎,也顯示教會在台灣政治發展中的積極角色。他認為,這一願景不僅體現了長老教會的呼聲,也是他作為牧師的使命,反映了教會成為社會先知的目標。

談及二二八事件及其對台灣歷史的意義,柯怡政主張,二二八事件對於建立台灣民主和國家意識至關重要,應被視為文化認同的一部分。他呼籲重述這些歷史故事,以鞏固台灣民主運動和國家建設的努力,促進對新國家和民主理念的理解與認同。而在台灣社會迅速朝向民主與自由的背景下,柯怡政指出,地方教會面臨的挑戰,包括避免討論政治議題的趨勢。他認為,教會應積極參與政治與歷史討論,透過基督信仰的光照與解放,真正理解其本質。 柯怡政建議,長老教會各地方教會應回到的總會及神學院地基礎,尋求明確的信仰態度與實踐方法。這種一致性與明確性,對於全國的長老教會來說,是重要的發展方向。

找回長老教會身分認同 回歸初心再創榮耀

【邱國榮專題報導】在台灣,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不單關注信仰,更扮演社會政治活動的關鍵角色。長老教會總會研發中心主任黃哲彥牧師指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信仰告白〉提及「政治」一詞,體現教會對社會全面關懷的立場。不過他提及,政治是教會關懷範疇的一部分,隨著台灣政治民主化,教會更應廣泛關注經濟、環保等多元議題。

黃哲彥指出,儘管教會在台灣非民主化時期更關注政治,但當代教會應擴大關注範圍至經濟公義和環境。他進一步反思關於經濟倫理的問題,在自由市場經濟浪潮下,長老教會是否應勇於提出挑戰?這不僅是理論討論,也是實踐的考驗。他表示,許多長老教會的企業家必須捫心自問,是否真正善待勞工?這需要在信仰中深刻反思。

(攝影/邱國榮)

關於長老教會在1990年代對二二八事件的立場和對政府轉型正義的要求,黃哲彥認為這是合理的。他強調,台灣轉型正義的特殊性在於過去的加害者國民黨仍參與政策制定,卻未對歷史責任懺悔。他主張,教會應持續追求公義,提醒國民黨的歷史責任,仿照德國誠實面對第二次世界大戰歷史,以實現轉型正義。

在民主與自由快速進步的今日,地方教會面臨人數增長和年齡下降的壓力。黃哲彥指出,這些變化使教會討論政治議題的意願下降,信仰核心變得模糊,關注點轉向信徒的數量,導致教會僵化,逐漸成為俱樂部。他強調,教會應回歸信仰核心──愛神及愛人如己,追求心靈改革,影響社會。

黃哲彥談到,許多地方教會傾向避免談論政治,導致對其他社會議題的關注也隨之減少,轉而專注於教會發展和信徒需求。這不僅削弱了教會在社會中的影響力,也與台灣追求民主與自由的時代精神相悖。

針對地方教會目前面臨去政治化和去歷史化現象,並將其視為當代社會趨勢的一種體現,黃哲彥直言,這些趨勢對教會的未來發展構成了重大挑戰。他批評有部分牧師越來越像是迎合會眾需求的「銷售員」,忽略了堅守信仰原則的重要性,他呼籲地方教會必須清晰地認識到自己的宗派特色,並在堅持信仰純正的同時,積極地參與到社會公義的行動中去。

談及長老教會當代社會中的定位問題,黃哲彥強調身分認同和信仰特色的重要性。他說,地方教會是否願意繼續認同長老教會的宗派特色,是否傾向於僅將自己視為基督教的一部分?這不僅是一個關於宗派身分的問題,更是關於如何在信仰實踐中定位自己的關鍵選擇。

黃哲彥提醒教會成員深刻理解長老教會在台灣逾150年的歷史和背景,強調在資訊透明的今日,教會及信徒不應忘卻自己的歷史身分。他建議地方教會重新找回對長老教會身分的認同,認識其在台灣的特殊性,強調這對教會在信仰深度和社會公義行動上具有不可或缺的作用,從而使長老教會在當代社會中繼續扮演重要角色,有效延續其深厚的信仰傳統。

從關懷鳳林到社會參與 跨越時空彼此連結

【林宜瑩專題報導】畢業於玉山神學院的牧師禾撒(呂羅家琴)因為自己是花蓮人,想返鄉服事,2019年前往東部中會鳳林教會牧會、封牧。她說,雖然對鳳林教會所知甚少,但很快就遭遇卜蜂養雞場事件。

面對卜蜂養雞場的建設,在鳳林自救會成立之際,禾撒毫不猶豫地無償開放教會場地,支援鳳林居民的自救行動。其無私的舉動贏得了社區的廣泛感謝,使鳳林教會成為許多人心靈穩定的依靠。

出身於浸信會的禾撒坦言,自己過去對政治的關注不多,然而玉神的學習讓她認識到,上帝國的實踐不僅是在教堂內,更擴展到台灣社會與社區中,也成為了她傳遞福音的方式。經歷卜蜂養雞場事件後,她對於在地社會參與有了更深刻的體悟。

在牧會期間,禾撒積極與鳳林的在地退休校長和返鄉青年建立聯繫,深入了解被稱為「校長之鄉」的鳳林以及其豐富的文史資源。除了關注地方文史,也參與了地方文創產業的活動,助力鳳林老街的再繁榮。在接受長老潘秀妲贈與的《鳳林228》一書後,禾撒更深入地理解鳳林的歷史背景,特別是與政治受難者遺族張玉蟬阿嬤的交流,讓她了解二二八事件對當地家庭的影響,不僅加深了她對社區的了解,也讓她在教會活動中更有意義地融入了這些歷史故事。後來當她與張玉蟬姊兒子張至滿接觸時,得知2021年是張七郎遷居鳳林100週年,禾撒便將此訊息放在心裡。

(相片提供/呂羅家琴)

2021年,為記念張七郎遷居鳳林100週年,禾撒在鳳林教會設教105週年之際,策劃並執行了一系列紀念活動,獲得文化局等公部門的資助。這些活動吸引了全台逾300人參訪,包括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的師生。禾撒強調,她的目的不在於講述二二八事件,而是分享張七郎的生命見證和故事。

儘管在宣傳過程中遭遇了一些挑戰,但禾撒在鳳林國中的分享最終獲得了校方的全力支持,使學生能夠透過親訪鳳林教會,接受生命教育,並了解基督福音如何影響張七郎。禾撒的努力也得到了媒體的關注與報導。

禾撒對張家的關懷持續至今,即便張玉蟬於2022年底過世,她仍於2023年4月訪問美國,拜訪張七郎家族第四代張愛堂,並引薦她到美國聖荷西台灣人教會穩定聚會,甚至成為該教會兒童主日學老師,今年也擔任教會執事。因著禾撒的連結,也促成張家世代跨海連結深聚意義的相聚時刻,2023年聖誕節期,張至滿、張愛堂一同去聖地牙哥探訪張七郎家族第二代、95歲的牧師張秉仁(張七郎四子),張秉仁親筆寫信給禾撒,感謝張至滿父子、陳惠操等人,將張七郎墓園維持得很好,讓他深感欣慰,也肯定禾撒對傳述張七郎故事、鳳林教會歷史的努力。

從政治傷痕到信仰復興 義光教會轉化之路

【林宜瑩專題報導】2021年8月,33歲的牧師王銘澤開始在七星中會義光教會牧會。一開始,他對義光教會的印象僅是該教會與政治迫害的關聯。然而,在這幾年的牧會生涯中,他發現許多會友都是政治受難者,經常向他傾訴其不幸的遭遇。

面對會友的故事,王銘澤除了靜靜聆聽,對他們的過去也深感不捨與難過。儘管外界普遍認為義光教會具有濃厚的政治色彩,甚至認為會友對某些政黨懷有強烈的反感,王銘澤卻認為,這是會友在特定時空背景下所受的傷害所致。

(攝影/林宜瑩)

王銘澤表示,儘管有基督的愛,政治迫害所帶來的創傷並非一朝一夕可以撫平。作為一位年輕的牧師,他所能做的,就是傾聽與陪伴。如果當事人有任何願望,或希望與過去有所連結,他會盡力協助。對於一個解嚴後才出生的年輕人來說,他能做的確實有限。

王銘澤表示,教會應與社會保持聯繫,因此對會友關注時事政治持開放態度。但他提醒會友,應該採取更多元的視角看待問題,而非僅在同溫層中尋求安慰。對於義光會友熱衷於政治多於追求信仰的現象,王銘澤認為這是他們人生經驗的自然反映,應予以尊重。作為牧師,他認為無需急於改變,而應透過主日證道、日常靈修、查經,以及教會節期活動等方式引導會友,讓他們在教會的氛圍中逐漸調整。

王銘澤提到,義光教會這個地點對林義雄、方素敏來說是一處傷心地,因為1980年2月28日,林家發生了悲劇。在過去四十多年中,他們居然有勇氣一再踏入這片傷心地。當王銘澤設身處地考慮他們的感受時,對於那些為台灣民主自由犧牲的前輩,他感到無比敬佩。

王銘澤發現,義光會友大多具有一種特質:願意熱情地投入教會的各種聚會,樂於關懷需要幫助的人,並願意聆聽前輩的提醒與意見。即便是面對疫情的挑戰,義光教會現已穩定下來,並朝著正面積極的方向發展。


封面圖片提供|Freepik

廣告/手到心至抄寫本-箴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