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歧視無所不在

(相片提供/pch.vector - freepik)

◎盧悅文(外貿從業人員)

前公司有位同事K,進入公司不久後決定舉家搬到台東分公司。當時,不少同事對K的決定持保留態度,認為她有兩個小孩,而台東在資源、生活便利性和教育品質等方面不如西部和北部,並不看好K的前途。三年後,K躍升為東部辦公室的總負責人。

最近,K回到台北總公司,為爭取最優秀的實習生到台東並轉正一事與高層「激烈討論」。聽其他同事轉述那日會議室裡「炮聲隆隆」,事後私下詢問K開罵的原因,才得知那位高階主管在會議中說:「你們東部,不需要那麼優秀的員工。」

這讓我想起自己的經歷。我在東部出生,國小三年級時因父親工作調動舉家遷至西部。在新學校報到時,四年級導師得知我來自東部,臉上露出不信任的神情。直到第一次月考成績出爐,老師的態度才明顯改變。這是我首次意識到「來自台東的人可能會被瞧不起」。

2011年10月,我回到台東關山的天主教修道院當義工半年。隨後從2012年2月開始,在東部的國立大學協助執行教育部計畫,為期近一年半。這段時間我往來於台東、花蓮和台北。當時的東部已有顯著進步:交通更便利,網路普及,網路購物更是無遠弗屆。我在東部的生活與西部並無太大差異,甚至因網購太方便,後來搬回台北需要四大箱才能將所有物品運回。許多西部出生、後來定居東部的朋友常說:「這裡的米和土地很黏,久了就被黏住了。」

K就是個「被黏住」的典型例子。我們之所以成為好朋友,正是緣於她接受調令前往台東整頓分公司。由於我和工程部一位同事是僅有的台東出身的員工,我在K調職前為她引薦了在台東的朋友,並分享了我在台東成長及花蓮工作的經驗。搬到台東後,K的孩子們對自然環境的認識和敏感度都超越了同齡的西部、北部孩子。K一家人對環境變化的觀察力和應變能力也大為提升,這使得台東分部在K的領導下,表現不遜於六都的其他分部。

我不確定我的東部生活與工作經驗是否對K有所幫助。但我知道,無論是K還是我在花蓮認識的高等教育工作者,都不曾表現出「西部人才更優秀」的偏見。那位認為「東部不需要那麼優秀員工」的同事,不禁讓人質疑:他至今仍在公司任職,究竟是公司的不幸,還是他個人的幸運?

廣告/美好腳蹤368認購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