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柯旗化們的苦難

中央研究院在7月4日公布28位新科院士名單,這是我國最高學術榮譽,不僅審理過程十分嚴謹,更需要全體院士投票通過才能產生,是終身名譽職。在本屆新當選的院士中,最年輕的為53歲,最年長的為86歲。顯見,若非積累高度學術聲譽,絕對無法輕易獲得此一頭銜。

其中,人文社會科學組的新科院士柯志明尤其引起關注,他的父親是在台灣鼎鼎大名的《柯旗化新英文法》作者,父子倆人的傑出成就是值得稱頌的佳話。不過還有鮮為人知的故事,高雄中學校長莊福泰在臉書貼出柯志明在國小一年級時寫給獄中父親的信,以及柯旗化在獄中寫給剛考上雄中兒子的信,許多人才驚覺這個家庭是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白色恐怖的受難者。

民主時代中,許多人過慣安逸的生活,不再理解造成這些悲劇的政黨及鷹犬所需負起的罪責,甚至誤以為追究責任是社會的內耗。事實上,有許多家庭的傷痛仍待撫平,無論是誰擔任政府的掌舵者,都不該替威權遺緒添加柴火,更不能輕視轉型正義工程持續推動的必要性。

在美麗島事件發生後,時任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幹事高俊明牧師被捕入獄,當時牧師娘高李麗珍持續奔走關懷政治受難者的妻子子女,並在1983年成立台北婦女展業中心(今台灣婦女展業協會),目的就在於透過心理輔導、職業訓練及成長團體,陪伴受難者家屬走出死蔭的幽谷。至今,事工仍在持續,政治受難者及家屬支持服務台北據點定期舉辦活動,讓政治暴力及人權侵害事件的受害人得到療癒的契機。

柯旗化及柯志明父子的遭遇激勵人心,卻也讓人心痛,這是台灣人都應該牢記在心的故事,不應該重蹈覆轍。然而社會的角落裡其實有更多的柯旗化與柯志明,他們的成就或許不夠顯赫,他們的遭遇卻不該被視為已經過去、甚至不屑一顧的歷史。在一個有公義、有憐憫的社會裡,這些苦難都應當得到重視及補正。

廣告/手到心至抄寫本-箴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