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樓.真?——致新樓病院

◎林益彰

1、風邪中 ê 蝶仔花

花蕊,會閣開
蝶仔,準備飛

愈來愈久,就會愈來愈遠
醫生館毋是烏天佮暗地
而是這片島嶼頂
疼痛咱天然 ê 養神花

背影徛–咧,可比是光尾中
月娘媽 ê 溫馴手
又閣親像是暝尾了後
踮在 Hú-siâⁿ ê 天光心
叫著輕輕 ê 風吹
摸出若囡仔時 ê 面模仔
喝出跤步就徛予穩
然後沓沓仔攑頭
愈來愈久
就會愈來愈遠

花蕊,已經開
蝶仔,開始飛
咻向看西街 ê 斷根樹
佮舊樓 ê 收喙母
幼骨 ê 肩胛
已慢慢仔、聊聊仔、勻勻仔
落塗出新樓來
也漸漸弓開,真? ê 胸坎
敢若是名字咧護守河溪
更是永久 ê 目睭身

尾後
彼終咱島嶼 ê 人
徛算是無仝款 ê 色水
卻是仝一種 ê 喘氣

2、百病,煞驚一笑

一本又一本 ê 療程冊
寫出病體 ê 春夏秋冬
一片又一片 ê 烏電光
翕出欠安 ê 日月年歲
一床又一床 ê 診療鋪,是欲予看顧
會使走揣出
蹊蹺到底是佇佗位
咧滾笑 hām ?迌

一本一本 ê 療程冊
一片一片 ê 烏電光
一床一床 ê 診療鋪
敢若樓仔厝 ê 面模仔
一手一塊磚
一步一梯崁,親像紅毛塗
咧替世俗人民間事
節脈敨中氣 然後
楗過風尾
弓開針灸形 ê 爍爁
煞尾 ê 一段故
等候,攏會是  文文仔笑

醫生館無號做病山
若寒天 ê 棉襀被,又閣親像
是熱天當中
恬靜鬆勢 ê 搖葵扇

智慧,毋免用喝咻
來緟成  存在
只要寬寬仔
行入去心療 ê 所在,予傷痕
會使閣走揣著
若果子般 ê 好笑神;影–矣
笑聲,已飛出蝶仔 ê 翼股巡–矣

3、桃花顛的桃花地

齪憂症,是毋是連上帝
也攏無藥單

睏袂落眠
體重是一工一工失
心跳是愈來愈
彎來又斡去
血壓也鬥做伙
直直想欲上天梯
神經卻總是,數想欲囊入去
低音聲 ê 土地內
只好卡佇中央
趒跤頓蹄久–矣
就賰行短路爾爾
原來齪憂症

不而過
是毋是上帝咧存後步
展出答喙鼓 ê 療法
敢若耳空鬼仔 ê 傳達,又閣親像
是耳甕仔咧維持
心肝窟仔 ê  重敧爿
予齪憂症 ê 另外名
號做同齊 ê
桃花地

4、海翁仔 ê 營養力

疲勞袂輸是
雨來天
心情底當時
才會當聽著,起毛婸 ê 耳空!

用杜蚓仔筋 ê 療法
咧滴大筒
予母身袂寒著
歲頭也若像
會使看著復甦 ê 路燈
慢慢仔行過來。歹落眠
已是無法度倚近 ê 向時仔–矣、
用杜蚓仔筋 ê 療法
咧滴大筒
荏身佮反症
也攏被藥鈷仔咧滾絞
不斷滾絞
就是欲予體力
不再喉滇

疲勞沓沓仔摸著
起毛婸 ê 聲嗽–矣
In 號做是天然 ê 營養力,宛然
是一領無張持 ê 雨幔,更加
若像
踮在土地頂 ê 海翁仔
喘氣,自然

5、瞬刀後 ê 麒麟骨

斷去–矣!
跤路筋骨一目?仔
攏成做寒天 ê 目頭結
秋天的印堂

你敢有聽著
春霆雷 ê 幼手路
宛然閃電咧撠刺
一陣刀起 一陣刀放
空喙袂輸看著閻君王
直直咧交懍恂
使脈管不再凝血

年紀 ê 翼股
雄雄來野蠻
然後賰吭跤翹
咧行路

你敢知影
春霆雷 ê 幼手路
宛然閃電咧撠刺
一陣刀起一陣刀放
荏身袂輸看著拋麒麟
直直繏著病體 ê 嚨喉,搝出生鉎
全然就交予
藥洗

春霆雷 ê 幼手路–矣
宛然閃電咧撠刺
一陣刀起一陣刀放
就是欲予跤路
袂閣梢聲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