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合作追討不黨黨產與不當私產

Photo credit: Ray Yu / CC BY-NC-ND

周倪安

近日立法院協商「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在野黨團主張,將二次大戰後到威權時期國有財產遭私人或團體不當移轉為私產部分也納入處理,並點名遭前國民黨主席連戰父親連震東接收為私人機構的「仁濟院」,亦應返還公家。

其實,經歷日治時代轉成國民政府的台灣老一輩的人都知道,當時除了許多日本政府的公有資產,被國民黨不當移為黨產之外,更有許多日本人私人資產流入民間,被親國民黨的台灣權貴移轉為私產了,如今,政府既然要推動轉型正義,理應全面調查追討。

行政院「不當黨產委員會」自2016年9月運作至今,不論是透過司法凍結資金、舉行聽證程序等,均遭到國民黨負隅頑抗,甚至以釋憲案來抵制,黨產歸零與轉型正義之路,舉步維艱,遙遙無期,實難以符合人民期待。更不要說到底有多少國產被移轉為黨產、私產都不清楚。

根據一般常識,日本政府與國民政府交接時,交出者與接受者雙方都會持有一份移交清冊。在台灣的部分,當然很容易被既得利益者或有心人銷毀或是隱匿,但筆者相信,在日本的部分,以日本政府做事的態度,所有檔案一定完好如初。

以當前日本與台灣關係之友好,政府如能透過正式管道,要求日方提供當年移交清冊的檔案,並加以比對,到底有哪些公有資產,被不當移為黨產,有哪些日人資產流入民間被移轉為私產,即一目了然。不當占有者如果提不出合法持有之證明,收歸國有是順理成章,則轉型正義當可早日實現。

(作者為URM成員、前台聯立法委員、現任台聯組織部主任)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