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中思想│軟弱如我,唯獨倚靠恩典

【第7週】耶利米書6章14節

◎丁書奇

吉次郎必須依賴廉價的恩典,否則他會自責,正如現代人依賴心靈雞湯,否則會糾結一樣。可惜,廉價的恩典只是一種道德情懷,人能給人的最大莫過於此。

最讓我憂傷和震驚的是,吉次郎每次找神父悔改認罪,神父都沒有跟他好好講一講耶穌基督,講一講到底什麼是罪,什麼是恩典,以至於悔改認罪淪為一場無休無止的精神自虐,神父說:「你平安地去吧!」而吉次郎每次都會回頭,繼續求赦免,直到死亡將此終結……然而,我不是在分析《沉默》裡的吉次郎,我是在分析我自己!

有多少次,我把軟弱當成一種體貼自己的藉口,而不是深深看到軟弱是罪人無能的標記,需要警醒禱告呢?有多少次,我把罪當成一種道德瑕疵,而不是深深認識到自己全然敗壞,一無是處呢?有多少次,我把上帝當成了濫施恩典的神父,而不是配得敬畏,甚至是讓人恐懼戰兢的永生神呢?有多少次,我把上帝的聖言兌了水,或者是打破上帝神聖的沉默,用自己的意思將聖經牽強附會,給自己灌一肚子心靈雞湯呢?有多少次,我把神的道嚼來嚼去,品嚐主恩的滋味,然後像口香糖一樣吐掉,掩面不看神的榮美,肉體順服了罪的律呢?(羅馬書7章25節)……每多問自己一次,我就更能體會保羅為什麼說:「我真是苦啊!」每多問自己一次,我就更能體會保羅為什麼說:「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嘆息替我們禱告。」(羅馬書8章26節)一切都是恩典,榮耀歸主不是謙讓,是既定的事實。

喔,主啊!求祢藉著《沉默》裡的吉次郎,讓我看到自己的可憐和可憎,求祢憐憫我,管教我;求祢按著自己豐盛的榮耀,藉著祢的靈,叫我心裡的力量剛強起來,扶持我走義路;求祢保守我的心思意念,讓我在恩典中,既有作兒子的自由,又有作王子的尊貴。奉主聖名,阿們。   (本系列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