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回應:〈自我書寫圓滿的終結〉讀後感

陳義凱

我的家族是高血壓危險群,外祖父因高血壓中風臥床10年,祖母、大伯父、二位舅舅也因高血壓中風相繼身亡,他們都在臨終前受盡折磨,也造成家庭沉重負擔,另二位舅舅也中風正復健中。因此讀了〈自我書寫圓滿的終結〉特別有感。

父母看到家族成員病史,希望自己人生路程走到終點站時能善終,但很遺憾天不從人願,父親是老菸槍,因肺腺癌離開人世,母親是阿茲海默症認不得親人,到後來生活無法自理,須終日包尿布,之後因腎臟炎導致洗腎,3年後因腎衰竭去世。母親罹病前,因先前看到父親治療過程中,插鼻胃管、導尿管、打點滴、又戴氧氣管,因終日插管造成臉部極不舒服,會拔管,不得已雙手須綁床邊動彈不得,每當我們去探訪時總是見父親臉上掛著痛苦表情,和他健康時聲大如雷的精神,真是不可同日而語,根本毫無尊嚴可言。

母親特別叮嚀交代我,若她來日面臨此刻,絕不做任何插管治療,她要有尊嚴的離世,要我絕對遵守。
實際上,我面臨母親病況和平鑫濤一樣失智,每天昏迷不醒人事,需要靠呼吸器維生,但仍有知覺。她在病榻上受洗,牧師問她是否願意成基督徒,母親微弱點頭,當牧師禱告時,母親瞬間張開眼,即刻閉上,兩眼中含有淚水,看到此景心如刀割,這表示母親並非完全喪失知覺。醫師礙於法令,還是幫母親插鼻胃管、打點滴、戴上氧氣罩,我也無奈背上不孝之罪名,只好以後回到天家與母親相逢時再請罪了。

雖然立法已將「善終」一詞放進條文裡,但唯有將安樂死立法通過,才算真正得到善終,每個人才能坦然面對死亡的來臨而預立遺囑,不然都會遇上困境,而產生家庭衝突。

詩篇62篇1~2節:「我的心默默無聲,專等候神;我的救恩是從祂而來。唯獨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祂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動搖。」

(作者為劍潭基督教會會友)

1條評論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