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合一運動的斷層

photo credit: World Student Christian Federation Asia Pacific

鍾曉芬(WSCF執委亞太區代表,香港教會青年)

5月初世界學生基督徒聯盟亞太區(WSCF-AP)在泰國曼谷舉行了3天「身分、多元和對話」工作坊和5天的區域會議(Regional Committee Meeting, RCM)。

工作坊的分享,可以參考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學生代表林書弘在《台灣教會公報》3407期「普世眺望」專欄所分享的文章〈我們合一,但擁抱多樣性〉。在此,我比較想分享的是,普世學生運動領導層的斷層。

我想,普世合一運動出現斷層應該不是最近才發現的問題,也不單單只發生在WSCF中。可是從WSCF-AP在這次區域會議準備換屆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不只越來越少人申請Standing Committee,而且還是幾乎沒有學生/青年和女性申請。

到區域會議當天,在所有的申請者中,只有一個申請者是學生,相當可惜。最後,在大會4個職位中,我們也只能選出主席和一般委員各一位,副主席和另一位一般委員,則需要再重新發出邀請。

回到韓國後,不少的教會機構也正值任期期滿,聽到身邊的牧師們一直批評說,教會/機構跟本沒有打算要把機會讓給年輕一輩,也沒有在培養下一輩的普世合一運動領袖,各人只是在為已經享受的權力中,再試圖找出更好的機會。而韓國更嚴重的狀況是,極其少數的女性能躍居於普世合一運動的要職上。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我沒有打算要這裡給一個答案,因為我覺得這是我們應該要不停反省的問題,答案也不單純只有一個。WSCF作為學生聯盟,一個以學生為主體的機構,與教會組織出現一樣的問題,確實必須要有深切反省和檢討。可是,在財政困境的情況,某些運動的方向和目標被忽視掉和被看輕,也的確與欠缺資金脫不了干係。

某些國家的學生運作,因請不起同工做組織工作,而被迫中斷,或是正在萎縮中。但,財困絕對不是唯一、更不是阻礙新一代加入普世運動的最大因素。最大的困境反而是我們漸漸模糊掉的視線,或是在僅有的資源中,只為自己打算的想法。

時代一直在變,我們需要更多更新更貼近年輕人視線的普世領袖。培養新一代普世領袖刻不容緩,也希望有更多的機會讓給新一代,發揮他們有的能力,帶領普世活動走向新的一頁,讓合一精神得以延續更新。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