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撒馬利亞婦人

8.竇加,《燙衣女工》,1884年。

小菜

我的母親是個很傳統、認命的女性,外公在她十多歲時就拋家棄子、風花雪月去了,作為家中的長女,分擔外婆的重擔、幫忙家務、照顧3個妹妹……成為她不得不承接的責任。或許因為如此,母親沒有念太多的書,成年後依然忙著分擔家計。一晃眼,在她27歲那年,透過媒人婆的介紹、相親,認識了父親。短短不到半年的時間,她便將這一生的婚姻交託在父親的手上。母親似乎從她小時候到成年階段,就沒有什麼選擇的權利,而是一步一步被環境、命運決定了她人生的走向。

父親在家幾乎不做家事,後來甚至因為股票投資失利,賠了不少錢,母親雖然生氣但也無可奈何,她依舊逆來順受,繼續努力工作、把每件家事做好、將三餐安頓好、接送小孩上下學。似乎早已習慣,對於命運的安排,她沒有說「不」的權利,或者她根本沒空去消化這些負面情緒,就被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務淹沒了。

看到母親每天為了家庭辛苦付出,加上大我10歲的哥哥當時處於叛逆期,為了升學問題,常常跟母親產生衝突,因此,我從小就覺得認真讀書、考取好成績很重要,因為這是我唯一能讓母親得著安慰、感到驕傲的方法。資質還不算太差的我,後來考取了不錯的大學,也在大學階段接觸了信仰,開啟了我對人生截然不同的看法。

我曾經問過母親:「人為什麼會自殺?」她回答:「這都是命。」當下我很震驚,如果人的出生只是一切的巧合、命運的安排,那究竟人活在世界上有什麼意義呢?如果一個女人從出生到死亡,只是順服長輩的安排、結婚後為了家庭犧牲奉獻、每天像陀螺轉著卻沒有方向,那到底為什麼活著?

回想大學畢業後,我一邊工作,一邊積極地參加教會活動,這幾年來換了3、4份工作,受了許多挫折,一直找不到人生方向,我不知道自己應該聽從長輩的建議,考個公務員、穩定過日子、然後找個好對象嫁人,還是我應該努力找尋自己有興趣的道路,勇往直前。但在我越來越認識上帝的話語後,我明白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上帝所造的、有價值的,不是誰的物品、財產,或是工具。

我們活在世上,更是要積極認識上帝創造我們原本的樣子,發揮祂給我們的恩賜,活出討主喜悅的人生。於是,我不再受限於人的眼光,我也不願被動地讓「環境」、「命運」決定我的人生,而是開始學習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去思考上帝的心意是什麼。

或許這個社會給予女性許多框架,或許傳統文化給予女性很多包袱,但這些都不應該成為女性發展的限制。福音書中多次提及耶穌和婦女的關係,耶穌被釘死與復活,都是女性門徒陪伴在一旁,而路加福音8章提到耶穌治癒了生病的、被鬼附的婦女。在那個女性被視為財產、飽受不平等對待的時代,耶穌的做法徹底顛覆了傳統父權社會對於女性的想像,祂醫治了女性們生命中的苦痛、釋放了長久禁錮的靈魂,讓這些婦女得以看見自己的價值,甚至願意獻上自己的一切跟隨主耶穌。

我期許自己的未來能繼續被上帝指引,活出祂喜悅的樣式,而我更盼望有一天,我的母親也能喝到這生命的活水,如同約翰福音中到井邊打水的撒馬利亞婦人,因著耶穌所帶來的盼望,她的生命得著救贖、永遠不渴。 (作者為大專工作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