鴉片

◎陳清俊

最近美國總統對鴉片類 ê 藥品大注重。為啥物?因為今年(2017)美國每一日鴉片類 ê 藥品中毒死亡 ê 人超過100人,也 to̍h 是每年有3、4萬人因為食鴉片類 ê 藥 á 過量致死。鴉片類 ê 藥 á 是用來止痛。醫生開止痛藥 á 是幫贊人減輕身體 ê 疼痛。Soah 無注意 tio̍h 會變做中毒,成癮,無食 bōe 用得。當然,chiah-ê 死亡 ê 人亦有一部分是真正食毒 ê 人。若是死亡 ê 人有4萬人,估計有中毒癮毒,毒癮 ê 人就應該有10倍 ê 人,就是40萬人。Chiah-ni̍h-chōe ê 人家庭受影響,是一個嚴重 ê 社會問題。Tī 公司 beh 倩(chhiàⁿ)人 ê 時,常常 ài 抽血檢驗毒品。若是驗血有毒品,公司就 bōe 倩。真 chōe 人就失業,koh chhē 無頭路,無工作機會,變流浪街頭,無家可歸。

鴉片類 ê 藥 á 真 chōe 款,主要成分是 mô͘-hui(morphine)。真早 to̍h 知食鴉片會中毒,上癮。Mô͘-hui 主要用 tī 癌症尾期 ê 止痛。後來,人 koh 製造、提煉出 Hé-ló-in(heroin,海洛因)、khó-khán(cocaine,古柯鹹)、khô-tián(codeine)種種鴉片類 ê 藥 á,藥性 ná 來 ná 強,hoan-thá-ni(Fentanyl),chit-ê 藥 á 是比 mô͘-hui 藥性強50倍以上,koh 是上容易過量中毒。過量來死 ê 人真 chōe。因為鴉片類藥 á ê 止痛效果好,人 lóng ài 醫生開 chit 類 ê 藥方。醫生也無注意中毒 ê 可怕性,所以產生真 chōe giàn 毒者,引起 chōe-chōe 人用量過度來死去。

用我 ê 經驗來講,我去挽嘴齒,齒科醫生開 chit 類 ê 藥 á hō͘ 我,去病院開刀、手術,退院 ê 時,mā 開 chit 類 ê 藥 á hō͘ 我,我若講 iáu 會痛,醫生 mā koh 開 chit 類 ê 藥á hō͘ 我。連續使用,會變成中毒,成癮,無食 soah bōe 用得。因為止痛效果好,藥 á 方便得 tio̍h,所以,差不多身體有病痛 ê 人,無 ài 用市面一般 ê 止痛藥。我 chit-má iáu 有一小量 ê 鴉片藥 á,是用來出門旅行用 ê 。若是嘴齒痛發生 ê 時用來止痛,效果真好。我因為是化學出身,實驗室以前 lóng 有用 chit 類 ê 藥品做研究。後來 chit 類 ê 藥品 ài 鎖起來,因為驚人偷 the̍h。後來 koh khah 嚴格限制使用 chit 類 ê 藥 á。咱 tio̍h 知愛睏藥 á、鴉片類藥 á 會嚴重成癮,非不得已,m̄ -thang 食。

有話講:Tī 100年前,台灣 mā 有食鴉片 ê 問題,to̍h 是 pok 烏薰。鴉片 m̄ 是純 ê 化學藥品,khah bōe hō͘人死,總是會 hō͘ 人變成鴉片鬼,中毒。我 ê 外祖(Ta-po͘ chó)to̍h 有食鴉片 ê 習慣。Hit 時,台灣食鴉片 ê 人數真 chōe,有1、20萬人。用 hit 時台灣 ê 人口300萬來算,約20人中 to̍h 有一個人食鴉片。比現在 ê 美國中毒 ê 比率 khah kôan,khah 嚴重。日本政府 tī 台灣有實施鴉片政策,有配給,掠走私,大酷刑。用時間來 hō͘ 癮毒者漸漸消除。好佳哉,台灣出一個有名 ê 杜聰明醫學博士。伊對戒鴉片有漸漸除癮 ê 方法,效果真好,伊戒鴉片 ê 作為是國際權威。Tī 1926年費城(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開國際麻醉會議(葉炳輝、許成章 著作《南天的十字星》(杜聰明博士傳,1960,pp66~67)中代表台灣發表台灣戒鴉片毒害 ê 演說。(Chhàu-tú-khám,我 chit-má tòa-tī 費城附近)其中有一首《戒鴉片》(附“Opium Smoker”英文翻譯)歌 ê 詩 án-ni 講:

許多煙鬼最堪憐,憔悴形容如坐禪,
不覺漸成長命債,對人無語更悽然。
Opium Smoker! The wretched fellow!
Face Like brass, all pinched and yellow,
Pitiful!His body shrunk;
Weary and Stumbling, lean and bony,
Wrinkled skin and features stony.
Gone are honor, strength and money
Up in smoke, in ashes sunk!

煙鬼痴迷真可憐,室家重寶化成煙,
任人談笑渾無恥,剩得妻拏泣涕漣。
Poor, deluded Opium Smoker!
Living dead, a wheezing croaker,
Health and wealth, house, home and life.
Through your pipe they have been flying,
Like a dream, Folks laugh, when dying,
You leave nothing but a crying,
Penniless and lonely wife.

最後,希望咱每一個人 tio̍h 注意毒品 ê 威脅,教示 kiáⁿ 兒 m̄ -thang 去食。台灣 tī 100年前,已經受害一遍,m̄ -thang koh 重複 hit-ê 災害!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