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就是學神嗎?

292

宋宇哲

愛丁堡神學院的生活很忙碌,不過與其說忙,更可能是茫。南神時期的忙,是忙著在課業與服事的狹縫中求生存;所謂茫,是作為愛丁堡的博士新生,苦思論文方向,常感事倍功半的無奈。聽過學長姊的經驗談,博士第一年都是充滿痛苦、拿不定主意的無力感。當自己硬把提出「具有研究價值的題目」當目標奮鬥時,實如傳道書所言:虛空啊!

的確,在學術重地參加著研討會與講座,許多講題聽起來博大精深,內容卻常雷聲大雨點小。或許為了連結「神學」之故,學者以「研究」之名,提出諸多創新思辨。但能否用之,才是箇中奧妙。做神學,是書本中還是實況中?

望著窗外,陰雨綿綿與冷冽空氣,是個抑鬱的景象。但若抬頭遠眺,市中心那頭,又似一首催眠曲:「來吧,這裡有希望,這裡有溫暖,我的孩子。」在那裡,人群之中,聖誕似乎就在那裡。

聖誕,也許不只是耶穌的誕生,更可以記念祂在世時所行的、所教導的一切。每週最令我感動的是當地教會禮拜的內容與氣氛。南利斯教會(South Leith Parish Church)的牧師,原是銀行經理,卻感慨金融界嗜血般追求利益,轉而投身神職。在講道中感受到他對會眾的殷勤,期待這個信仰能活在他們的心裡,而不是死在神學話術當中。

禮拜時,台上台下互動頻頻;禮拜不是牧師獨立完成,而是會眾一同參與的盛宴。有次小兒洗禮,嬰孩哭了,牧師抱著嬰孩繞了會眾席一圈,縱然伴奏結束了,他仍念念有詞:「Grey,沒關係的,看看你四周!你可能害怕,哭了,但是這些(會眾)是你的家人了。他們會陪伴你,在這裡你可以安心長大。」

另一次,我前往賣場,意外碰到教會會友在募集物資,替教會承接的食物銀行囤貨,好照顧社區中的低收入戶。我很意外看見牧師在其中,只見他穿著牧師服與背心,推著比他還高的推車,吃力地將物資推向停車場的貨車。

這位牧師讓我看見扎根社群的信仰行動,是奠基在實踐生活的層次。比對學院一些無解的神學探討及在地教會牧者殷切的牧養模範,我不禁思索:什麼是神學?「神學就是學神」只對一半。耶穌是神也是人,若只在乎祂像神的部分而忽視祂「做人」的部分,那豈不是閉一隻眼望天?耶穌的誕生,是道,成了肉身,在世間把奧祕赤裸裸行在地上。

耶穌的教導只是局部;耶穌更照顧那些弱小的、佝僂的、邊緣的、因被定罪而羞愧困窘的。難怪耶穌的門徒用問的總問不出所以然,但看著耶穌所行的,就看見了新天新地。

神學就是學神,只是對一半的答案。另一半的答案,學神的行動,你我想通了嗎? (作者為愛丁堡神學院博士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