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勞共慘新倍加

Photo credit: alex mertzanis on Visualhunt / CC BY-NC

哆啦A夢

教會看起來與過勞彷彿不相關,但教會管理階層又是如何擔任資方角色?如何管理教會的資產與任人用事的原則?1964年倍加運動讓長老教會的教會、信徒倍增超過預期甚多,沒想到50年後我們在不同面向同樣有倍加成果!

1.貧富差距持續增加

馬偕醫院2003年至2016年,13年來醫務收入從100億突破200億、年度盈餘從4億增加到6億;而人事成本也從55億增加到80億;看似光榮「寧願燒盡不願銹壞」的精神,問題在於收入增長一倍,而人事成本僅成長不到七成,薪資占收入比從54%下滑到44%。換言之,醫院盈餘根本就是剝削、壓榨、高工時、高壓力的成果展現。

彰化基督教醫院醫務收入從71億突破170億,盈餘從6億增加到11億;人事成本從36億增加到70億,看似增加一倍,然而薪資占收入比從51%下滑到42%,營收屢創新高,薪資卻未同步,顯然就是壓低薪資、人力不足的結果。

而對照中會、教會個別結餘十分有限,根本就是「肥醫院瘦教會」,遑論要管理偌大教產,更成為有心人士覬覦目標,不只區域失衡、城鄉差距,更多是劫貧濟富!當初設醫院、學校是年年賠錢需募款,誰知今日是金雞母!

2.低薪工作持續增加

2003年長老教會經常費收入每間平均268萬,2015年超過350萬;整體收入更突破43億,牧者謝禮受中會保障年年調漲,但幹事卻被忽視,機構更對非牧職同工差別待遇,同樣犧牲奉獻,卻要自行負擔租屋、交通、進修開銷,無法享有住屋、津貼、研究費補助。若以經營者角度來看,教會榮耀全歸於上主,或許交出漂亮成績!但第一線同工感同身受「萬民皆祭司,唯有牧師高」的氛圍。持續發展令人擔憂,職業過於單一,或許早已形成一言堂局面。

3.累積基金持續增加

全台建堂基金累積超過8億,我們不是沒有資源,只是把資源投注在硬體,而不想花費在培育人才上,就像發行贖罪券時一樣,爭相蓋富麗堂皇的禮拜堂、高掛十架卻吝嗇伸出援手,對社會上不公義視而不見,以蓋「巴別塔」為目標,縮減各項事工,殊不知存錢速度遠不及房價高漲,而讓無力負擔的忠心信徒遠走高飛,究竟累積金錢目的為何?什麼時候善款淪落變成一灘死水?

4.勞方剝削持續增加

財報公開的醫院、學校等情況如此,更何況教會內部。不同為資方的牧師有訂定最低謝禮,現況是以奉獻之名鼓勵幹事、助理、同工累積財寶在天上,還妄稱上主必記念,實際上不正是以正義之名奴役弱勢嗎?依法應開的勞資會議從沒開過,就算有也流於形式,勞方別說有機會談判,連最低保障都沒有了!自詡人權先鋒的長老教會,早已落後倒退,不只沒有與受苦者同哀哭,更是成為壓倒過勞的幫凶。

(作者為基督徒)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