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遠見‧金錢遊戲‧異象

96
Photo credit: Phototravelography on Visual Hunt / CC BY

盧悅文(前WCRC副主席)

我的普世參與深受世界歸正教會聯盟(WARC)模塑。在WARC工作的3年,讓我與一群信仰、神學反省和事工異象可作為典範的信仰前輩與同儕同工,見識普世宣教組織看待教會事工的高度與深度。最重要的是,它教了我妥協與堅持的界線在哪。

2004年發表的〈阿克拉信仰告白〉,是改革宗普世宣教組織對於資本主義自由經濟將人類生活、人性尊嚴還有生態環境全部視為具有市場價值並且可販售的經濟模式,提出的信仰反省和告白。自此之後,WARC面臨不少西歐會員教會的質疑,並被要脅凍結奉獻經費。然而WARC並未因此退縮,反而更加堅定走在推動經濟、性別和生態公義這條路上。儘管經費短缺迫使WARC於2005年裁撤青年事工,但WARC的所有事工幹事在自己的領域確保青年、平信徒以及女性參與的平等機會,促使2010年與普世改革宗協會(REC)合併為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時,於新憲法與法規針對年會正代表的性別比例有新的規定,也使得2017年的萊比錫年會及新選出的執委會創下男女性別1:1的紀錄,同時讓30歲以下的青年在執委會裡面得以占有25%。

〈阿克拉信仰告白〉發表至今已13個年頭,裡面描述的資本主義自由貿易帶來的負面影響非但沒有消失,反而變本加厲。WARC在經濟、性別和生態公義做了一個遠見示範;WCRC於萊比錫通過的〈女性受封信仰宣言〉則是對於性別公義的異象。

即使是基督教的普世宣教組織,也無法自外於全球金錢遊戲。因為外匯匯差關係一夕之間虧損將近兩萬瑞郎的WCRC,為了保全負責經濟、性別和生態公義事工辦公室,毅然決然將總部搬遷至德國。縱使多數人都認為搬遷的決定愚笨且錯誤,卻是讓全球改革宗教會可以繼續藉由WCRC,參與在上帝公義事工中的協商。

不管是普世性或地區性的教會組織,對事工若沒有異象、沒有「沒錢還是得做」的魄力、缺乏遠見或耽溺於權力與金錢交換利益的遊戲裡,這樣的教會組織存在只是刷存在感。有些事工必要存在、必須進行,並不是為了當下看得見的獲利或者好處,而是為了數年之後所結的果子。

作個有骨氣、有遠見和異象的教會組織,或拿人手短、在金錢遊戲裡起舞並放棄持續宣揚與捍衛上帝的公義、愛與憐憫,端看組織領導者的眼界和信仰層次了。只是,誰真的玩得起那金錢遊戲?誰又是最後的贏家?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