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台灣人看見歷史教訓了嗎?

186

1989年4月7日,鄭南榕以身殉道;2016年底,這一天正式被行政院訂為「言論自由日」。當我們享有言論自由,不用擔心因為主張不同而遭國家暴力對待時,更不應該忘,鄭南榕一路走來,投身包括二二八平反運動、要求解除戒嚴519綠色行動、主張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其實都指向一個更崇高理想──希望台灣成為一個自由而獨立的新國家。

說穿了,言論自由乃是讓台灣成為自由國度的步驟與方法之一,台灣獨立才是鄭南榕念茲在茲的終極目標。警方攻堅行動,就是因為法院發出了「叛亂罪」傳票,指控鄭南榕意圖分裂國土。

令人難過的是,在擁有言論自由的今天,要人們在社群媒體公開寫下出「我支持台灣獨立」,仍不是件易事,可能立刻就會遭酸民、網軍及怕事者的嘲諷與抵制,可以想見1987年鄭南榕在面對生命威脅下,仍大聲說出主張,是件多麼令人佩服的事情。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從英國宣教師馬雅各來台開始算起,期間歷經所謂「朝代更迭」,看遍底層被統治者的悲哀與辛酸──更精確的說,「朝代更迭」仍是中國萬世一系的帝國語言,台灣是一個獨立島嶼、移民者尋找夢想的新天地,無情地被捲入清帝國、日本帝國、中華帝國的殖民統治中,至今仍無法脫離被殖民的自卑與扭曲,反覆迎合殖民者的品味與喜好。

30多年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勇敢發表〈人權宣言〉,就是體認到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之必要,唯有如此,才能脫離歷史宿命,治理上帝賞賜的土地,找回上帝所愛兒女的人性尊嚴。這些理念皆與當年鄭南榕等的主張不謀而合,無奈經過30多年奮鬥,台灣人仍在曠野沙漠中遊蕩。

今年3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取消自己的任期限制,又大動作公布所謂「中國惠台31項措施」,講好聽是在能源、水利、交通、環保、影視等方面讓利給台灣,但事實擺在眼前,只要被指為「台獨」,作品立即遭強制下架。所謂「惠台」,只不過是以主人之姿丟出的肉骨頭,希望寵物乖乖聽話,「順我者生,逆我者亡」的併吞野心,才是背後真正的意圖。

香港回歸之初,中國承諾50年不變,然20年不到已可看見中國野心;中國政府曾與西藏簽訂和平協議,如今圖博人悲歌響徹天際,搜捕、自焚、血統清洗等暴政隨處可見。這些教訓,台灣人看見了嗎?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