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寫見證

伊恩

最近教會門徒培訓的課程正在教導撰寫個人見證,兩堂課下來,我們透過逐步拆解見證的「常見格式」及幾個該避免的狀況,大致知道可以如何整理自己的生命故事,兄姊在課程中也自由分享自己信主、掙扎、跟隨的生命經驗,慣於邊聽課邊做筆記的我,也將所聽到的寶貴分享一一記錄下來。

最後牧者邀請我們要在一個月後把見證寫下繳回時,一時竟有些哀號猶豫之聲,其中一位執事阿姨舉手表示,自己用口說分享還可以,但是書面記錄可就難倒她了,聲音中透露自己的困擾。牧者溫婉地回應只要寫出來,都可以再慢慢修正,我心裡則想,或許可以把方才聽到的故事記錄下來,分享給阿姨,讓她可以憑著現有的素材再進一步拼湊。

主日當晚,我在通勤時便參考了略顯潦草、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筆記,將阿姨分享的信主歷程大致記錄在通訊軟體上,檢查無錯字後,分享給阿姨。隔沒多久,阿姨電話來了,起先打招呼還正常,之後聲音卻聽起來怪怪的,在兩方安靜的空檔中我察覺阿姨的不對勁,才知道她哭了……。

原來阿姨看了我寫的筆記,想起當初因為生命遇到極大的難關,那些作為人妻、為人母的苦楚彷彿又躍上眼簾,不禁心酸地哭了。我心裡有些抱歉,沒想到這些隨筆記錄的文字,會讓平常開朗的她這麼難過。等她情緒稍微平復,我們慢慢地討論著撰寫見證的深度,要將生命故事刨開多深,要揭露多少,才足以見證主基督耶穌在我們生命中做了多少奇妙的工作呢?

在火車與捷運行進的聲音、身邊乘客的講話聲中,我細細聽著阿姨一路走來的過程,關係、金錢、健康的失去,真實平安、真實喜樂、真實相愛的獲得,一來一往間竟度過了將近20年的歲月。實在難以想像,如今每週提早到教會,在聖殿做各樣清掃、禱告的她,過去竟然是家族中最會拜、一度是熱心當爐主的信女。

通話結束前,我打趣地跟她說,妳可以寫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寫哪一段都會是很美好的見證,我們可以見面時再好好討論,她則笑笑地再問候幾句才掛了電話。我繼續走在回家的路上,持續通話舉起的右手用痠麻提醒我剛才走了好遠一遭生命之旅。

我回想剛剛的對話,和說話坦率可愛又真實的阿姨,雖然她的生命故事還不曾寫成一篇文字見證,但她已用她這些年活出的生命,見證了基督耶穌在她身上、在她家人身上的奇妙大能,那是又真又活的見證,說明了主愛她、用她,讓她而今回到了主的家,持續地成為家族的守望者,歸榮耀於神!
(作者為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