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的宣教契機

陳建上

「一帶一路」是近年熱門議題,是利益的大餅,但從台灣的政治角度來解讀,似乎是個危機的風暴,因為台灣將被邊緣化,台灣的存在將不再被看見、不被重視。當許多的台灣人與政治人物都持否定或不要理會的心態,來看待「一帶一路」對台灣的發展,身為基督徒的我們好像也不在意。我們可以從「一帶一路」看見宣教的盼望在哪裡呢?

初代基督信仰快速傳遞,在使徒行傳中我們看見聖靈的大作為,有許多的神蹟奇事。因著門徒的同心合一,而引領許多人信主。聖靈的第一個大作為就是語言的神蹟,當許多人從不同的地方,集合到耶路撒冷守五旬節,聖靈如形狀像火焰的舌頭,讓每個人說起鄉談。

歷史學者將基督信仰的傳遞原因歸納於政治與文化因素,政治就是羅馬帝國的強大武力,當時羅馬帝國的興盛,讓福音的工人能夠透過這條管道通行到全世界。其次是希臘文化的辯證方法,讓人對過去傳統觀念產生思辨根基,有了討論與辯解的模式。

「一帶一路」可以看為近代的宣教契機,因為那是一種進入其他國家的方式,但不是以武力要其他國家敞開國門,是以利益的條件來誘使人投入當中,而這樣的過程就會有語言與文化的接觸,是一種以華人文化為了解彼此的核心對話。

過去宣教師來台灣宣教,受限於語言,因此努力在語言上取得認同,並以醫療、教育成為具體幫助,成為傳播福音的接觸媒介,這過程的艱辛真是無法以言語形容,只能從他們年紀輕輕就埋葬異鄉來想像與體察。

中國與台灣的文化歷史是相似的,除了戰爭的利益衝突讓這個關係有差異,在不同地方有自己的方言,如閩南話、北京話、客語等等,來傳承文化思想,但主要還是以儒家思想為根基在傳遞。特別在東南亞經商的許多僑胞,無論是說閩南語、華語或是客語的華人,在文化上還是有極大的共通點。

因此我們對東南亞國家傳福音的障礙,已較過去來台的宣教師有了語言契機,從信仰眼光來看,這是上主所給的機會,向東南亞不同信仰的百姓傳揚基督福音。而傳揚的首要對象是華僑,無論是講閩南語、客家語還是華語的僑胞,因為在語言的鄉談中,我們極容易找著敞開的窗,甚至是大門。不是再以學習他們的在地語言向在地人傳福音為第一步驟,因為這樣的過程常會因對在地文化的不了解,而產生信仰的高傲態度,讓彼此在誤解中關起了對話的機會大門。

但若是在同語言同文化的基礎上,就有了信任的第一步,而建構起信仰的灘頭堡。接續再努力讓在地華僑向在地的百姓傳福音,當信心的根基被建造,就可以鼓勵他們來台灣的神學院接受神學裝備,如此也讓台灣的神學教育單位的師資能夠有更好的發揮,當他們再回國去傳福音給當地百姓,就真正達到在地信仰扎根與建造的宣教盼望。

願我們有屬靈的眼睛看見屬天國的福音契機,不被政治轄制,而被聖靈提升我們屬靈的眼界,看見這一代屬天的異象。 (作者為關東橋教會牧師)

1條評論

  1. 「一帶一路」的宣教策略多出於華語教會系統,他們主張要加強中國宣教,以間接推動福音西傳至伊斯蘭地區。
    以台灣目前的國力及政治風向,其實走「南向宣教」方式比較適宜,無論是在語言、文化、經濟方面,台灣對於南亞國家都還能使得上力,特別是有數十萬南亞移工來台,他們離鄉背景隻身在台,如果能夠被教會接納接受福音,當他們回鄉發展後,勢必能成為福音的種籽,而台灣在宣教的戰略地位上也確實能有效的發揮作用,似乎會比跨海「一帶一路」要更好。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