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基督徒學生運動的未來

鍾曉芬(WSCF執委亞太區代表,香港教會青年)

世界學生基督徒運動聯盟亞太區(WSCF-AP)4月22~26日以「21世紀普世學生運動的角色和相關性」為題,在斯里蘭卡舉行了能力建造培訓,並舉行了MBT會議和執委會會議。各SCM代表們和MBT成員參與其中,討論彼此困境和未來發展。

會議上,各SCM代表分享了目前的狀態和所面對的困難,我的觀察是整體的學生運動組織都有急速下滑甚至不再活躍的狀態(當然印度、緬甸和印尼還是很活躍,參與的學生人數很多)。還有個很特殊的狀態是,SCM漸漸跟YMCA走得很近,甚至出現雙重會籍的情況。像日本YMCA是WSCF的成員,除了YMCA不會有其他SCM團體出現在日本。

「為什麼?」這是我們要解答的問題,若不清楚找出答案,SCM的未來會有更多的不確定性。我在想,SCM急速下滑甚至不再活躍,是因為SCM已經不再吸引學生了嗎?還是這個世代的學生已經不需要SCM?我們沒有市場價值了,所以要關門了嗎?

我個人的想法是,如果SCM還有需要存在,SCM必須要轉型,因為我們身處的世代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一個運作了幾十年的學生運動需要更新──這個更新除了是方法上的更新,更重要的是重新檢視和省思指引SCM運動的基督信仰,我們走在一條什麼樣的信仰路上,我們的基督信仰有在回應當下社會的問題嗎?我相信基督信仰是活的,活著就必須定時更新。

WSCF和YMCA幾乎是一同合作走在普世的路上。但兩者的運動方法不同,以致後來分開發展。YMCA幾乎是走在市民運動的路上,而WSCF卻一直走在解放的路上。而不同的SCM在神學和運動層面更是走得前面。我同意也承認,YMCA是WSCF普世路上的好夥伴,但從最近的發展看,某些SCM漸漸併入YMCA,歐洲丹麥因為沒有足夠的學生會員參與SCM活動,而把會籍讓給丹麥的YMCA/YWCA。

我對這個發展抱有極大的問號,併入YMCA後,SCM的獨特性還能存在嗎?學生的參與性和主體性還在嗎? 併入YMCA背後代表的又是什麼?是YMCA比WSCF/SCM更有資源嗎?在這些討論中,我們必須深思YMCA會否漸漸取代了SCM?作為WSCF/SCM的領導者,有這種前瞻性嗎?

21世紀的學生運動真的不容易,除了財政困難外,我們的工作對象──學生,也正面臨各種不同壓力,幾十年前運動的方法已經不可能套在當代學生身上。SCM必須更新,創新一個符合也回應當代學生的新運動。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