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劍橋大學足球隊長萬榮華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火熱開打,即使在台灣這種足球風氣不太興盛的國家,收視觀眾也瘋狂追逐夢想中的「國家隊」,將情感投射在德國、巴西、阿根廷等國家足球隊員身上,對足球明星如數家珍,許多四年一度的「一日球迷」傾巢而出,在賽事期間談論的話題都脫離不了哪隊贏球、哪隊輸球。

說起足球在台灣發展的歷史,基督徒可能有所不知。當年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設立的長榮中學,不僅是台灣第一間西式中學,更是引進足球運動的先驅。長榮中學第三任校長萬榮華(Edward Band)牧師,1912年受英國長老教會差派前來台灣,他不僅畢業於人人稱羨的劍橋大學,求學時更是劍橋大學足球隊的隊長。同時也讓台灣人見識到一位優秀人才,不單是關起門來讀書,更具有使命與行動力、重視體育在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與台灣目前「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體育音樂放兩邊,數學英文擺中間」的教育態度截然不同。

李嘉嵩牧師在回憶錄中,提到當年萬榮華來到長榮中學擔任校長,對體育十分重視,不僅鼓勵學生踢球,每天下午甚至還會親自到學生宿舍催促在室內打盹的學生到操場上參加體育運動,當時已40多歲的萬榮華也會換上運動服,馳騁在操場。

在今年世界盃中,人口只有33萬人的小國冰島成為台灣球迷瘋狂追逐的焦點。小國小民的冰島,人口甚至比台灣還要稀少,長年被冰雪封住,一年中日照時光稀少,這一個國家竟然還能夠踢進世界盃前32強,甚至拚戰精神也讓對手肅然起敬。更神奇的是,冰島國家代表隊的球員,還同時擁有牙醫、導演、工人等雙重身分。雖然有人指出這只是冰島球員「曾經」擁有的職業,目前場上奔馳的選手多已選擇全職投入足球事業,但這也足以讓台灣人大吃一驚。

如果是生長在台灣,擁有牙醫執照的醫師,有能力及意願選擇足球作為生涯發展方向,幾乎是天方夜譚的傳奇故事,更遑論冰島幾乎每個球員都還有讓他人嘖嘖稱奇的「第二專長」。

世界盃期間,看看別人,想想自己。我們的教育,是不是只重視成績與分數,對其他項目完全嗤之以鼻?早年萬榮華等宣教師留下的美好傳統,看來值得再拿出來讀一讀,除了緬懷美好的往日時光,也可以成為今日教育扭曲發展的反省與修正。

我有話要說